章節目錄 第634章 【摘下】

作者:霉干菜燒餅
    634

    李鈍搖搖頭,“是開國初期一名高手在組建的時候取的,已經無從考證了,以前我也想過是什么意思,可-怎么解釋都不大通順,想來也是當初那位前輩的一時興起,反正已經習慣,就一直沿用”

    楊辰不可置否地笑了笑,也不多說什么

    終于來到了一間空閑出來的練功房,也不知道是誰走漏了消息,不少訓練基地的鈍刃士兵知道了團長要跟傳說中一般的海外回來的“冥王”切磋,人群飛快地聚攏到了練功房內

    幸好房子也夠大,擂臺周圍站了數十名戰士,也不會太擁擠

    李鈍還是很慎重對待的,走上擂臺前,把外套都脫下,并且活動了下筋骨,才表情凝重地面對楊辰

    楊辰其實很隨意,但為了不讓李鈍覺得自己是看輕他,也裝模作樣地轉了轉腰身,偷偷打了個哈欠

    李鈍擺出了一個起手式,整個人的勢,在要動手的那一刻,發生了巨大的轉變,仿佛原本是沉睡著的獅子,驟然醒來,渾身一股子睥睨勁氣涌起

    楊辰微微皺眉,這家伙估計在戰場上也殺了不少人,殺氣發生了質的變化,已經轉而煞氣

    李鈍顯然也是內家高手,不然的話,純粹練硬氣功是不可能年紀輕輕威震燕京,成為雙王之一的

    雖然不知道李鈍練的是哪門哪派的內功,但楊辰可以感受到,那是種極為剛烈的法門,因為此刻,李鈍一運功,仿佛空氣都開始變得暴躁起來

    見楊辰一直不動,李鈍里寒芒一現,“不客氣了”

    轉瞬間,李鈍的身體已經從原地消失,這度,已經讓楊辰覺得有點像當初在游輪上碰見的高天原總將,那個叫滑瓢的家伙

    周圍的那些軍團戰士,都大聲叫好,他們雖然聽說過楊辰的名聲,但之前卻沒接觸過,總覺得徒有虛名,真要跟他們的團長一比,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此刻李鈍展現出霹靂般的爆發力,引來所有人的歡呼聲

    楊辰悄然地挪動了一個腳步,這一挪動,仿佛是不經意,但就在站穩的同時,李鈍的一記拳頭已然劃過了胸膛,撲了個空

    李鈍并沒認為這一下就能打到楊辰,整條橫在楊辰身前一米左右的手臂,猝然間迸發出了一股子爆炸般的氣勁

    一聲空氣的悶響,振聾發聵

    楊辰也不禁小小驚訝了把,竟是真氣外放?

    之前沒很仔細地查探李鈍的修為,如今看來,他已經堪堪踏入了先天境界,只不過還只是皮毛,但就憑這境界,已經是不遜色于云淼師太、楊烈等人,要說到作戰的靈活度跟素養,則高一層

    怪不得能稱作“燕京雙王”,要知道炎黃鐵旅里,到現在都沒真正的先天高手,可能李鈍也是近期才突破了那道坎,不然的話,也不會以前聽云淼師太說什么先天高手近乎絕跡之類的話

    想歸想,既然李鈍都這么賣力了,楊辰總得尊重人家的付出

    感受到那熾熱的真氣迫近,楊辰雖然知道即便被正面擊中也沒事,可還是手一揮,將那股子氣勁撇開

    李鈍沒想到,自己猛烈的驟然發力,被楊辰輕易化解,斗志勝,一通看不見拳影的招數,再度朝著楊辰門面打去

    楊辰的兩只手則早早擋在了面前,每次拳頭的落點都像是被安排好了一樣,空氣中全是“噼里啪啦”爆豆子似的聲音

    而讓所有的士兵們感到震撼的是,遠遠看去,竟然是李鈍上竄下跳地左右朝楊辰進攻,而楊辰,從頭到尾都是站在原地,僅僅轉變方向接招罷了

    其實對于楊辰來說,這場戰斗的意義,僅僅是交李鈍一個朋友,別的真沒意思

    若是剛回國的時候,可能李鈍有現在的水平,還能跟自己在不“解封”狀態下打一場,可現在的自己,就連“解封”隱隱都不再是多么高的境界了

    楊辰有興趣出手的,是燕三娘和鴻蒙那個凌虛子,要對付李鈍,眼皮都不需要動一下

    可是,楊辰也不能太輕易把李鈍打倒,畢竟周圍這么多人看著,都是他手下,要是李鈍被瞬間干掉,太打擊人家的威信,所以,楊辰盡可能多讓李鈍攻擊一會兒,順帶著讓李鈍發揮極限戰斗力,或多或少,幫他提升一些實力

    逐漸的,李鈍渾身的先天真氣散發到了極致,遠遠觀去,仿若一團火焰包裹住了楊辰,整個練功房數百平米,都已經溫度高了起來

    可越是這樣,所有的士兵們越覺得被包裹著的楊辰著實恐怖了點

    從頭到尾,楊辰依然是巍然不動,不管李鈍使出什么招數,楊辰都是照接不誤

    終于,李鈍一個飛身躍開,跳到距離楊辰十多米開外的地方,喘著粗氣,汗水流淌過面頰,露出一抹快意的笑容

    “雖然知道你很強,但沒想到強到這種地步”,李鈍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道:“已經很久沒摘下過了,但今天,我可以毫不顧忌地摘下了”

    摘下?摘什么?

    楊辰聽到李鈍說沒頭沒腦的話,有點不解

    而周邊圍觀的那些士兵,有些發出了驚呼聲,顯然知道李鈍說的“摘下”指什么

    李鈍要摘的,是他的眼罩

    這個年輕人的右眼一直戴著眼罩,有點像海盜,楊辰一直以為他是戰場上受傷眼瞎,可沒想到,是故意戴著一個眼罩,想掩蓋掉什么

    “我的右眼在我五歲那年出了些問題,失明了,完全檢查不出病因,醫藥和手術都無從下手最后由一位高人指點,我爺爺把我送去了藏區密宗的一位老活佛處接受治療那位活佛,也是我后來的師尊,我的一身本領,都是他老人家傳授的”,李鈍說話間,已經將眼罩摘下,丟到了一旁

    那只閉著的右眼,終于慢慢開始睜開……

    黑色完全是黑色

    楊辰發現,李鈍的右眼沒有眼珠,只是一個徹底的“黑洞”,完全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的右眼最后還是沒有治好,但在師傅一些密宗藥方的治療后,突然發生了轉變……我的右眼復明了,可以看見東西……但是……也帶來了別的東西……”

    李鈍話音落下的瞬間,楊辰卻是察覺到,自己的腰間仿佛有什么東西迫近

    楊辰幾乎是本能地測了側身,但還是晚了些,一個拳頭,擦過了自己的腰間,真氣將身上的襯衫微微撕開了一道口子

    第一次,楊辰被打中了,即便是衣服

    而恰恰同時,原本十米開外的李鈍,身影才剛消失

    楊辰這回真的吃驚了,剛才說話的,竟然是李鈍的殘影?

    李鈍的度也好,力量也好,竟然在露出那只奇怪的右眼后,發生了質的飛躍

    能創造“殘影”的楊辰自身也很清楚,不是度快就能真的在戰斗中用出“殘影”這樣的技巧的,哪怕殘影,也是分檔次的

    李鈍的殘影,幾乎瞞過了自己,那是需要無比強悍的身體素質才能做到,因為身體在移動中需要頂受的大氣壓強,就不是普通的“強壯”能承受的

    如果說單眼的李鈍是先天初期高手,那么此刻蛻變了的李鈍,完全可以勝任成先天中期,成為真正合格的先天高手了

    可說到底,能碰到楊辰,主要還是楊辰沒做什么準備

    李鈍一記得手,露出一抹笑意,“因為我的右眼過于特殊,所以除非生死時刻,我是不會用右眼,那樣會阻礙我真正的進步,可現在,我不會留手了”【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