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45章 【鮮嫩爽口】

作者:霉干菜燒餅
    在數百海里外的波塞冬、克莉絲汀四人,卻是沒半點法子,眼看著那最后一記太清神雷落下,都默默地閉上雙眼。

    還在冰涼徹骨的海水之中,楊辰毫無知覺,就說是“死了”也不為過,身體里除了丹田內的《往念衍生經》急速運作,無半點生氣,甚至心臟的跳動也變得微弱。

    “喤??!喤喤??!轟隆隆……”

    終于,雷云之中,一道比先前還要*數倍的太清神雷,宛若雷龍咆哮,嘶吼著張開了血盆大口,朝著千丈海洋之中的那個渺小身軀,噬咬了下去!

    藍忙普照下,海水比之天空下時,還要蔚藍深邃!

    云朵被染上了一層妖艷的藍白色,就好似燦爛的絲帛,將整個蒼穹籠罩??!

    一道足以讓小型島嶼連根拔起的沖擊波,反卷出浩蕩的海浪,激蕩開了數百丈高的浪潮,呼嘯著席卷了上千海里的海域!

    這一刻,太平洋是灰白的!

    這一刻,太平洋是死寂的!

    ……

    一分多鐘后,風平浪靜。

    天空中的雷云,悄然地散去,露出一輪皎潔霽月,明亮而無暇。

    清風中,帶著淡淡的海腥,誰也無法想到,就在一分鐘前,這里是如何的駭然光景。

    “結束了……”波塞冬面無表情地立在半空中,淡淡道。

    已經跪在那兒抽泣的克莉絲汀猛然抬起頭,死死盯著波塞冬:“都是你??!涅普頓??!你看你到底做了什么???為什么不聽解釋就大打出手???就算你不認可他是哈迪斯,難道就非要把他打到輪回才甘心嗎???這對你有什么好處???”

    波塞冬將頭上的高聳廚師帽摘了下來,露出一頭灰褐色的卷發,隨手一扔,廚師帽順著海風飄落去遠方。

    回過頭,波塞冬淡淡道:“阿芙蘿狄忒,注意你的言辭。我只是用實力,讓這個家伙明白,空間法則絕對不會遜色于華夏的修士。至于惹來天劫的,是他自己的修為,既然他的修為已經到突破化神巔峰,要進入渡劫期,那么早晚都會有天劫,這與我又有什么關系?!?br />
    “如果不是你迫使他只能使出全力,怎么會這么快引來雷劫???”克莉絲汀憤慨道。

    “哼,他若是肯早點認輸,也就不會發生這種事。何況,我又怎么知道他的修為到了何種程度,簡直莫名其妙”。

    “好了好了!”艾莉絲趕忙勸架,“都數萬年交情了,這種時候你們還真能吵得起來,快去看看楊辰怎么樣了?!?br />
    “還能怎么樣,被三道太清神雷擊中,就算數萬年前那些渡劫高手,法寶護身,也得重傷,他能有一絲機會輪回,就是萬幸了”,波塞冬冷冷道。

    克莉絲汀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不再多說,朝著楊辰所在的位置,瞬間移動了過去。斯特恩兄妹與波塞冬也緊隨其后。

    當來到神雷落下的核心點位置,四人具是呆呆說不出話來。

    只見到,在海洋上正緩緩漂浮著一個焦黑的人體,這具身體的主人,自然是楊辰無疑,可此時的狀況,卻好似被扔在烤爐里燒烤過一番,皮開肉綻不說,皮膚都處于焦黑狀態。

    “他的身體,竟然還完好???”波塞冬忍不住一聲感嘆,嘖嘖稱奇。

    其實在四人心里,對于找到楊辰“尸體”,也沒抱多大希望。

    四人都是經歷過數萬年前那場大戰,雖然不去修煉華夏的功法,沒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對于華夏的修煉一途多少了解一些。

    如此惶惶天威的神雷,竟然在沒有任何法寶的情況下,愣生生沒把楊辰劈的煙消云散,著實不敢相信。

    “好奇怪……”斯特恩一蹙眉,“為什么我感覺……他體內沒任何形式的能量”。

    “你說的沒錯”,波塞冬那對灰藍色的眼眸里閃過一絲疑惑,“他還有生機,并沒死,但他的修為,好像已經廢了……”

    “可是不對啊,如果他全身修為被神雷廢掉了,那就等于成了普通人,但他的身體,分明在自我修復啊”,艾莉絲忙指著道。

    “修復?”

    眾人仔細一查看,果然發現,楊辰的身體雖然通體焦黑,但皮下的組織,卻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地滋生蛻變,將那些死去的細胞組織替換成全新的組織。

    因為全身已經沒了衣物,這樣的蛻變,看得格外清晰。

    “這是怎么回事……明明感受不到絲毫的能量波動,怎么他的身體還能恢復,難道他體內有什么變化我們察覺不到?”斯特恩疑惑道。

    克莉絲汀卻是等不急了,飄然地落到海平面上,虛空一抬,將楊辰的身體緩緩放到她雙臂上,穩穩抱住。

    當感受到楊辰身體的脈動,克莉絲汀的眼角噙滿了淚花,低聲笑罵道:“就知道逞強,這下吃苦頭了吧?!?br />
    楊辰昏沉沉地就這么躺在金發美人的懷中,臉上的皮膚已經褪下了大半,露出白皙的新面孔,表情似乎很是愜意,沒絲毫痛苦的樣子。

    克莉絲汀看著熟悉的面貌,抿嘴笑了笑,“被雷劈了都沒變帥,你也夠倒霉的?!?br />
    斯特恩兄妹也落到其身邊,看著昏迷中的楊辰,都露出不解的眼神,但也都面帶笑意,對這個家伙沒死掉感到慶幸。

    “阿芙蘿狄忒,你不會喜歡上哈迪斯了吧,怎么,喜歡鮮嫩爽口的小弟弟?”艾莉絲咯咯玩笑道。

    克莉絲汀彎眉輕揚,“我又不像你,阿爾忒彌斯妹妹,我可沒有戀兄癖?!?br />
    “哼!”艾莉絲皺了皺瑤鼻,一把抱住兄長的臂彎,作出小鳥依人的姿態,顯然不屑于克莉絲汀的嘲諷。

    斯特恩干干地笑了幾聲,摸了摸妹妹銀色的秀發,“話說……到現在也就我們幾個在,除了阿瑞斯那家伙,其他幾個好像都沒覺醒?”

    “誰知道呢,畢竟這里靠近美國,沒準是覺醒了也懶得過來,畢竟有這個沒心沒肺的家伙在,大老遠過來也沒意義”,克莉絲汀瞟了眼后方的波塞冬,言語間頗為諷刺。

    波塞冬卻是滿臉的疑竇,看著克莉絲汀懷中的楊辰,似乎在努力地思考,為什么會出現這么神奇的狀態。

    “阿芙蘿狄忒,你打算帶哈迪斯去哪?總不能這么送回華夏去吧”,斯特恩問道。

    克莉絲汀點點頭,“我帶他去我住的地方,等他醒來再說吧?!?br />
    “那……滅掉美軍艦隊的那個人,到底……”艾莉絲猶疑著不知道怎么說。

    “不是他”。

    這次,倒是波塞冬開了口,坦然道:“他的空間法則運用特征,跟視頻上的那個人并不一樣。而且,他的氣質也跟視頻上的人不同。再加上他既然愿意跟我拼命一樣地使盡全力過招,那就不會是要準備什么陰謀詭計的人,因為他自己清楚,不是我對手?!?br />
    “不是他?那是誰,怎么跟哈迪斯長得一模一樣?而且還會空間法則,不是地球上只剩下我們十二個了么?”斯特恩納悶道。

    波塞冬搖了搖頭,“我也不清楚?!?br />
    克莉絲汀咬牙切齒道:“涅普頓!你什么意思???你明明早看出來了不是楊辰,還非把他打成這樣!”

    波塞冬頭一瞥,一副懶得解釋的樣子。

    斯特恩忙勸架道:“阿芙蘿狄忒,你歇歇氣,都數萬年了,你還不知道這家伙什么脾氣么。除了宙斯和雅典娜,他誰也不服,跟木頭一樣。你還是快點帶楊辰去休息吧,清洗一下。他現在體內一點能量都沒有,真不知道怎么做到讓身體恢復的,可別出現什么異常后遺癥才好?!薄頸菊拘巒罰簑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