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1260章 【九龍窠】

作者:霉干菜燒餅
    對于楊烈好似完全沒事一樣的大方問候,楊辰與林若溪難免都有些不習慣。

    楊辰面無表情地點了下頭,并不想多說什么。

    楊烈好似也不介意,一臉輕松的笑意,走進屋后,目光很快落到被楊公明抱著的藍藍身上。

    微微一愣神后,楊烈立馬笑道:“這就是我那寶貝侄女吧,是叫藍藍?來,給叔叔抱一抱吧?!?br />
    藍藍睜著一對烏溜溜的大眼睛,從楊烈出現就一直在盯著看,但是小家伙一見楊烈要過來抱自己,趕緊扭頭抓緊了楊公明。

    楊烈伸著兩只手,卻是落了空,僵硬在半空,有些許尷尬。

    “藍藍,怎么了?”楊公明問。

    小肥妞嘟囔著嘴,“不要抱抱……”

    郭雪華笑吟吟地道:“藍藍乖,這是你叔叔啊?!?br />
    藍藍還是一個勁搖頭,眼眸中流露幾分驚慌。

    這一幕,讓楊辰與林若溪不免都微微疑竇,藍藍向來是迷迷糊糊,膽子也大,不怕生人,有誰要抱她,幾乎都不會拒絕,少有竟然這么不愿意被一個人抱。

    眼看著愣是不給抱,楊烈便把手放下,灑然一笑道:“可能我身上有酒味兒吧,小孩子不喜歡?!?br />
    楊公明頗為深意地看了楊烈,笑笑說:“行了,可能是不喜歡你身上的味兒吧,走,去內廳吃飯?!?br />
    眾人自然應下,唯獨郭雪華幾分遺憾,再她看來,若是藍藍能跟楊烈走近些,楊辰也會和這個弟弟多有些交流。

    等眾人到了內廳落座,楊破軍不等開飯就不滿地道:“臭小子,又去哪鬼混了???”

    “爸,我只是應酬,可沒鬼混,要真鬼混,哪能掐著點回來迎接大哥大嫂啊”,楊烈無辜地說。

    楊公明眼神示意了下兒子,吃飯時間別吵鬧,才沒讓楊破軍繼續炮轟發問。

    用餐期間,在座的大大小小,免不了都要給楊公明敬酒,不過楊公明把大量心思都用在和曾孫女聊天上,也是沒怎么搭理。

    藍藍一開始吃烤鴨,倒是什么都不怕了,小嘴撐得鼓鼓的,粉嫩的唇口油滋滋亮晶晶,那胃口無限好的模樣,把楊公明逗得老懷大暢。

    林若溪頗為邀功地偷偷朝楊辰揚了揚臻首,意思很明白,她當初收養藍藍是多么明智的決定,這一老一少其樂融融的畫面,任誰看得都很窩心。

    楊辰心里則是對楊烈身上透露的古怪,多方猜疑,并無太多心思停在宴席中,也只好勉強應付一下。

    吃到一半,楊烈忽然朝楊辰一舉杯,“哥,我敬你一杯,以前都是弟弟不懂事,這次回燕京洗心革面好好在軍中效命,以后力有不逮,還希望大哥不計前嫌地幫一把?!?br />
    楊烈的話說得頗為豪邁和謙遜,倒無毛病可挑,楊辰再不怎么樂意,再肉麻,也只好舉杯跟他碰了碰。

    “我一個閑散人員,只會插科打諢,就不用跟我客氣了”。

    楊烈擺手道:“話不能這么說,大哥是根本不屑做一些尋常人做的事,這我懂。其實當初嚴不問死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自己做的一切,仔細想想,才發現,是我自己過于叛逆,大哥一直都網開一面,手下留情,兄弟我真是很感激?!?br />
    聽到楊烈說這些話,一旁的郭雪華眼角都開始濕潤,笑著對楊辰道:“楊辰,聽見沒,你弟弟懂事了,你們是親兄弟,以后多搞好關系,媽也希望你多教教你弟弟?!?br />
    楊辰苦笑,這一切顯得如此美好,但自己為何越發覺得不真實。

    “媽,放心吧,大哥不是那種斤斤計較的人”,楊烈轉而又笑著對楊辰道:“大哥,昨天我碰見郭躍表弟了,他聽說你跟大嫂回來,說今天要過來見個面,之前都沒機會跟你一會,讓我帶話呢?!?br />
    “郭躍?是誰?”楊辰一頭霧水。

    郭雪華忙道:“傻孩子,姓郭是你的表弟,當然是媽娘家的人啦。郭躍是我大哥,你大舅的兒子,跟烈兒同歲,是在審計局工作的,挺能干的一孩子?!?br />
    正在談話間,外頭傳來傭人的通報聲。

    “老爺,郭躍少爺來了”。

    楊公明呵呵笑道:“真是年輕人急性子,來得可真早啊,讓他進來吧?!?br />
    不一會兒,一個穿著白色西裝,戴著條紋紅色領帶,衣冠楚楚的男子就笑瞇瞇地走了進來,手上還捧著一個硬木盒子,似乎裝著什么禮品。

    男子的頭發梳理地油光發亮,面白無須,也就一米七三左右的個子,人未到,聲先入耳。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心急了來早了,元帥爺爺可別介意啊”!

    郭躍很是討好地先走到楊公明面前,露出很不好意思的表情。

    楊公明顯然也是知道他這一貫的套路,“行了行了,跟你說過了,不要叫什么‘元帥爺爺’,聽著怪變扭?!?br />
    “可您就是老元帥啊,我爸媽一直教導我,要多向您討教,只是我也不敢太冒昧”,郭躍滿是認真地說。

    人非圣賢,總歸喜歡聽好話。

    饒是楊公明這輩子聽慣了追捧的話,晚輩這么奉承,心里也知道這都是小伎倆,也還是頗為開心。

    “元帥爺爺,這兒是一點小禮物,來的時候匆忙也沒想好,希望能喜歡”,郭躍乘機把盒子遞上。

    楊公明也不會扭捏客氣,掀開那木盒,就見得里頭有一精美紅色茶葉盒子,只是有一篆書落款,卻也不見半點其他圖紋。

    “正宗九龍窠的武夷山大紅袍,好東西……你這禮物,可不像沒想好啊”,楊公明也是識貨的人,認出后不由瞇了瞇眼。

    “知道您就好一口茶,上才從武夷山托朋友帶的,一直沒機會送您”,郭躍很自然地將盒子遞給旁邊的下人。

    對于這種有錢也未必能搞得到的“茶中之王”,楊公明自然是喜歡的,看郭躍的眼神也舒緩了許多。

    郭躍拍完楊公明的馬屁,才正式地看向楊辰與林若溪,這么一看,目光不由停留在林若溪臉上,有些難以挪開。

    被該稱為表弟的人這么直盯盯地瞧,林若溪不免尷尬,霞面緋紅,心有抱怨又不好說什么。

    郭躍的嘴隙張,目光中貪婪之色一閃而過,過了五六秒鐘,忽然哈哈笑道:“這就是楊辰大表哥,和大表嫂吧,曾經去中??疾斕氖焙?,就聽說中海商界的第一美女非玉蕾總裁莫屬,只可惜表嫂工作繁忙的沒機會得見,今天算開眼了,哈哈,表哥好艷福?!?br />
    這么一說,倒是又給自己掩飾了下失態的尷尬,面不紅,心不跳,也是沒什么疏漏。

    但楊辰哪會漏過這幾秒鐘的真實狀況,敢對自己的女人起色心,楊辰對這個家伙已經沒多少好感。

    “知道是我的福,你他嗎就別給我瞪出了眼珠子看”。

    念在郭雪華的份上,楊辰忍下了動手把這貨丟出去的想法。

    氣氛瞬間一凝,沒人想到楊辰竟會這么不客氣,還是第一次見面的情況下。

    林若溪不好意思地在桌下揪了揪楊辰的褲子,為她這點事鬧矛盾她也不好意思,再說被人盯著看也不是一次兩次,只是這回竟是表親,才會格外尷尬。

    郭躍臉色白了白,見楊公明并沒幫自己說話的意思,心知楊辰在這個家里的地位,絕對不是自己可以去頂撞的,悻悻然地道:“表哥別誤會,實在是大嫂驚為天人,有點失控?!?br />
    “是啊,楊辰,夸你媳婦兒好看呢,自家人別太較上勁”,郭雪華不由幫襯了句,畢竟一個是自己親哥哥的兒子,但也是有些恨鐵不成鋼。

    楊辰并不理會,繼續啃手上的大閘蟹。

    郭躍眼珠子一轉,立馬笑著道:“表哥,其實我也帶了一份禮物送給你和大嫂,等用完餐不如跟我出去看看吧?!薄頸菊拘巒罰簑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