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九百零四章 屠戮

作者:天蠶土豆
    嘩啦。

    蔚藍的海面上,十數頭血鯊飛速的掠過,在這些血鯊之上,十數名血魔鯊族的強者視線正四處掃視著。

    “隊長,有消息傳過來?!幣幻枳宓那空咄蝗喚終譜院K刑匠?,看向那最前方的一名鷹鉤鼻男子,大聲道。

    “什么?”那鷹鉤鼻男子聞言,目光也是看了過去。

    “夏統領說發現目標,并且動用追蹤術將其鎖定了?!?br />
    “哦?發現了么,查看一下那家伙的位置?!蹦怯ス潮悄兇友壑新庸荒ㄏ采?,忙道。

    一人迅速的取出一塊暗紅色的鱗盤,其上光芒流轉,而此時,在那鱗盤中,正閃爍著一個紅點。

    “咦?”那人望著閃爍的紅點,卻是忍不住的驚咦出聲。

    “怎么了?”那鷹鉤鼻男子眉頭一皺,道。

    “那人的位置,似乎與我們很近…不對,他在迅速的接近我們?!蹦茄枳宓那空呔艫?。

    “沖我們的方向來了?嘿嘿,也好,這可是送上門來的功勞?!庇ス潮悄兇輿腫焐恍?,旋即他抬頭望向一個方向,厲聲道:“都給我打起精神,只要完成任務,少不了你們的獎賞!”

    “是!”

    聞言,周圍的那些血魔鯊族小隊成員立即應道,旋即手掌一握,泛著寒光的三叉戟便是閃現了出來。

    咻!

    而就在他們準備動手之后不久,那不遠處的海面,猛的有著破風之聲響起,然后一道青光便是掠來,最后化為一道削瘦身影出現在了這些血魔鯊族小隊成員的視線中。

    “呵呵,果然沒找錯啊…”林動望著出現在眼中的這一支血魔鯊族的小隊,也是不由得一笑。

    “小子,這可真是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不過既然來了,那就給我留下來吧!”

    那鷹鉤鼻男子臉龐泛著冷笑的將林動給盯著,旋即眼中狠色掠過,手掌揮下:“給我抓住他!”

    “轟!”

    其喝聲剛剛落下,身后十數名實力皆是相當不弱的血魔鯊族強者便是暴掠而出,鋒利的三叉戟攜帶著濃濃的血光,直接對著林動周身要害席卷而去。

    “我可不是來闖地獄的,我是來送你們去地獄的?!?br />
    林動望著這些一動手便是殺招的血魔鯊族強者,臉龐上卻是噙著溫和笑容,旋即他仲出手掌,手掌抓住背后碩大的生死棺棺蓋,身形也是化為一道青光,陡然掠出。

    咻!

    青光猶如閃電,以一種無法形容的速度,直接是自那十數名血魔鯊族強者包圍之中掠過,而也就是在那一瞬間,一道低沉的悶聲,悄然的傳蕩開來。

    林動的身形,出現在那十數名血魔鯊族強者后方,然后便是頭也不回的一步步走向那鷹鉤鼻男子,而就在其步伐落到第十步時,后方的那些血魔鯊族強者身體竟是以一種驚人的速度變得灰暗下來,渾身的生氣,竟然是在此刻盡數的斷絕。

    噗通!

    人影從半空墜落,然后落進海水之中,他們的臉龐上還殘留著死前的狠辣與興奮之上,這一幕,看得人不僅有些詭異,顯然,他們的生機斷絕得太快,以至于那死前的恐懼,都無法浮現在臉龐上。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那鷹鉤鼻男子也是被眼下這幕駭得眼瞳緊縮,此時他方才明白,這主動送上門來,似乎并不是什么餡餅,而是一尊真正的殺神。

    “抱歉,誰讓你們想殺我呢…”

    林動沖著他微微一笑,手掌抓著生死棺蓋,然后輕輕揚起,漆黑的棺蓋之上,隱隱有著一種黑光流動。

    “嘭!”

    鷹鉤鼻男子面色劇變,腳掌一跺血鯊,那血鯊便是張開猙獰巨嘴,凌空躍起,直接對著林動噬咬而去,而其本人,卻是竄離血鯊欲要潛入海中。

    “這個家伙好生厲害,看來我一人吃不下,只能先匯合其他的人了!”在身形即將落進海水中時,那鷹鉤鼻男子眼中掠過一抹不甘與陰狠。

    “你的同伴都去了,你一個人獨活,怕是不太好吧?”

    然而,就在鷹鉤鼻眼中陰狠剛剛閃過時,一道笑聲,卻是突然在其耳邊響起,其瞳孔瞬間緊縮,陡然抬頭,正好看見那黑色棺蓋夾雜著一股近乎死亡般的波動,狠狠的轟來。

    轟!

    磅礴的元力,幾乎是在此刻毫無保留的自那鷹鉤鼻男子體龘內暴涌而出,不過,那黑色棺蓋卻是對此不聞不顧,依舊是這般拍了下來。

    咚!

    低沉的聲音再度響起,彌漫著黑光的黑色棺蓋,重重的落在鷹鉤鼻男子身體之上,海水當即炸裂而開,百丈水柱暴沖天際,一股死亡般的波動,也是在那一霎,勢如破竹般的沖進了鷹鉤鼻男子體龘內之中。

    噗嗤。

    一口黑血從鷹鉤鼻男子嘴中噴出,他面目滿是駭然,而后他便是感覺到眼前開始迅速的黑暗,體龘內的生機,直接是被那種侵入體龘內的死亡波動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切斷,體龘內的生氣,也是失去了任何的修復療傷效果。

    “生死…棺蓋,怎么會在他的手里?”當生機徹底斷絕時,這句話,是鷹鉤鼻男子心中最后的意念。

    林動腳踏半空,他目光淡漠的看了一眼生機盡數斷絕的這鷹鉤鼻男子,旋即低頭看了看手中那生死棺蓋,眼中忍不住的掠過一抹贊嘆之色,這生死棺蓋的殺傷力,恐怕只有當他將焚天鼎的“焚天門”煉制出來后方才能夠媲美…

    “巖,第二支最近的血魔鯊族小隊在哪里?”解決掉這支血魔鯊族的小隊,林動再度抬頭,在心中問道。

    “西北方向?!?br />
    林動點頭,也不多說,身形一動,化為青光再度暴掠而出,既然那夏統領打算聚結人馬后對付他,那他也只能先幫他將這些爪牙,盡數的砍掉了...

    半個小時后,西北海域一處,林動低頭望著那些滿臉猙獰的血魔鯊族小隊,卻是微微一笑,也不廢話,抓著生死棺蓋便是沖了下去,數分鐘后,海面上,卻是多了十數具呈現暗灰色的浮尸…

    嘭!

    生死棺蓋夾雜著詭異的波動,快若閃電般的轟至一名生玄境小成的血魔鯊族隊長身體之上,狂猛力道爆發而出,那道身影直接是被生生的拍進了海水之中,再度浮起來時,卻是生機全無。

    “第四位生玄境小成的隊長了啊…”

    林動瞥了一眼那失去生機的血魔鯊族強者,淡漠一笑,也不逗留,身形再度掠出。

    一場毫不留情的殺戮,悄然的在這片海域中上演,那道青光身影所過處,所有的血魔鯊族強者,幾乎是生機盡數斷絕,卻是沒有一人,能夠從那猶如殺神般的削瘦身影手中逃脫。

    這是一場一面倒的屠戮盛宴。

    “這個人類雜碎!”

    一片海域中,夏統領望著海面上的浮尸,面色卻是異常的鐵青起來,最終忍不住的仰天咆哮,咆哮之中,充斥著怨毒。

    “夏統領,我們十名生玄境小成的隊長,現在已經有六人死在了那個家伙手中…而且六支小隊,也是全軍覆滅了?!痹諳耐沉焐硨?,是一名好運跟他匯合在一起的隊長,只不過此刻他的面色卻是有點發白,他知道,如果不是因為他正好距離最近的話,恐怕現在他也是被那殺神找上門來了。

    “現在是七個人了…”夏統領眼神陰沉得可怕,甚至連聲音都是變得沙啞了一些。

    “又被找上一個了么…”

    聽得此話,先前那名隊長面色再度變了變,旋即他看了看身旁的另外兩名隊長,嘴巴不由變得有些干澀起來:“那現在…他幾乎把除我們之外的所有小隊都干掉了…”

    “夏統領,我們該怎么辦?”另外一名隊長膽顫心驚的道。

    “要不我們先暫時撤退,從族中叫來援兵…”一人小心翼翼的道。

    “砰!”

    然而,他的話音剛剛落下,那面色猙獰的夏統領便是一拳轟在其腦袋之上,直接將其一拳轟飛了上百米。

    “那個小子位置停止下來了,跟我走,我要親手把這個小雜碎的腦袋捏爆!誰敢再說撤退,我廢了他!”

    夏統領滿臉煞氣,而聽得他那暴戾之言,其余那些血魔鯊族的強者連連點頭,再不敢廢話。

    “王八蛋,待你落到本統領手中,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夏統領手掌一揮,腳下血鯊頓時呼嘯而出,在其身后,數十名血魔鯊族的強者也是急忙緊隨而上。

    他們此次的前行,僅僅持續了十數分鐘,然后便是逐漸的停下,接著一道道目光抬起,望向了前方海面,那里,一名身影削瘦的青年,正背著一面巨大的黑色棺蓋,笑瞇瞇的將他們給盯著。

    在他的那種笑容下,即便是他們這些狠人,心中都是泛起了寒氣?!頸菊拘巒罰簑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