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百四十三章 三個條件(下)

作者:打眼
    “我宋家怎么就沒出現這么個難纏的小子???”

    面對著自己這外孫,宋浩天哭笑不得之余,也是心生感慨,別看葉天的這些手段有些上不得臺面,但愣是讓自己只能乖乖的低頭。

    葉天的手段看似無賴,但偏偏就能掐住宋浩天的命門,葉天奇門中人的身份,的確帶給了宋浩天很大的忌憚。

    或許有人會說了,葉天再強也不過就是一個人,以宋浩天的身份,直接將他抓起來關了或者是殺掉,都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但是說這話的人,絕對是無父無母沒親戚朋友的,即使和葉天再不親近,那也總歸是宋浩天的親外孫,干出這事,宋浩天死后都會背上罵名的。

    別看葉天膽大妄為,剛才在門外甚至有出手殺人的想法,但他所要殺的也是那些對他有威脅的警衛,也是不敢動宋浩天一根汗毛的。

    “葉天,你第三個條件是什么?也一并說出來吧?!?br />
    宋浩天現在是真的有些后悔了,如果自己能早些關注一下這個外孫,他雖然不姓宋,但也能對宋家的發展起到很好的臂助的。

    “第三個條件?”葉天沉吟了一下,卻是沒想好要不要和宋浩天挑明了說。

    “你說吧,只要老頭子我能辦到,全都會答應下來的!”見到葉天有些猶豫,宋浩天心中也好奇了起來,這無法無天的小子,還會有什么顧忌不成?

    “宋家有人曾經多次暗殺過我,甚至雇傭傭兵組織對我進行追殺,這人……”

    葉天說到這里停住了口,眼神有些陰冷的看了一眼宋浩天,其中的涵義自然是不言而喻的,那股殺意就連宋浩天都有些禁受不住。

    愣了一下神之后,宋浩天大聲說道:“不……不可能,我宋家人是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從根子上來說,宋家一直都是在商業領域內活動的,進入政壇不過是近二十年來的事情。

    商家講究的是和氣生財,雖然商場也多爭斗,但基本上都有其所要遵循的規矩,而不能像是黑社會一般去打打殺殺。

    葉天所說的這件事,已經超出了宋浩天的心理底線,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宋家的人居然會墮落到這種程度了?

    “文軒老弟,葉天說的全都是真的,當時我就在場,如果不是遇到了我,葉天這條小命能不能保住還是兩說呢?!?br />
    說到這件事情,茍心家再也沒有維護宋浩天了,他對這些大家族的相互傾軋也是十分反感的,宋家人能使出這種手段,距離衰敗已經為時不遠了。

    “元陽老哥,您……您說的是真的?”

    見到茍心家點了點頭,宋浩天停止的腰背,忽然間變得傴僂了起來,整個人似乎在瞬間蒼老了許多,說話時嘴唇都在輕微顫抖著。

    一生致力于宋氏家族的融合與發揚光大,宋浩天卻沒想到,臨到自己的晚年,宋家居然會變成這副模樣了,他前半生所做出的努力,在此刻看起來是如此的可笑!

    進入政壇,只是因為某些政治上的需要,但是從骨子里來說,宋浩天還是更愿意做一個純粹的商人,只是他一生為之奮斗的目標卻在此刻完全顛覆掉了。

    這種打擊,讓宋浩天這種見慣了風浪的強人,都有些無法禁受。

    看到宋浩天的臉色十分難看,茍心家連忙說道:“文軒老弟,宋家太大,出現那么幾個敗類也是可以理解的,你也別那么生氣了?!?br />
    宋浩天深深的吸了口氣,感激的看向茍心家,點頭說道:“元陽兄,謝謝你,葉天,你說的人叫什么名字?這件事情我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我不需要你給我任何交代?!?br />
    葉天搖了搖頭,說道:“我自己的事情,一向不習慣別人幫我處理,宋老先生,我的條件并不是問您要交代的!”

    “那你……這是什么意思?”

    葉天此話一出,不僅是宋浩天有些摸不清頭腦,就連茍心家等人也莫名其妙的看著葉天,他說出此事,不就是想讓宋浩天出手干涉嗎?

    “別人欠我的債,我喜歡自己去討回來,不過這件事是由宋家引起的,我的要求是京城葉家,不要受到這間事情的任何影響!”

    葉天笑了笑,接著說道:“我這個人非常的小氣,也很記仇,身上毛病更是不少,但是有一點,誰要是傷害了我的親人,我會追殺他到九天十地,不死不休??!”

    葉天的這番話說出來,宋浩天頓時明白了,敢情這小子拐彎抹角的說了半天,卻是要自己保證宋家人的安全。

    要是旁人用這種打打殺殺的口吻和自己說話,宋浩天絕對會一笑置之,只會認為這孩子不成熟,但從葉天口中說出,他就要慎重對待了。

    因為如果宋浩天答應了葉天,他就必須要做到,否則葉家人要是受到了什么傷害,那這還不講理的小子,肯定會把帳算到宋家頭上的。

    “好吧,我答應你,我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幫你護得葉家人在北/京的安全!”

    沉吟了好一會,宋浩天終于點頭答應了下來,他雖然從領導崗位上退下去了,但是安排一些人對葉家暗中照料,這絕對沒有什么問題的。

    只不過答應了葉天這個條件之后,宋浩天心里頗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

    因為就在二十多年前,葉宋兩家還是生死仇敵,可眼前自己卻是想方設法的要去保全葉家人,世事之難預料,盡在此中了。

    “好,既然宋老先生答應了,葉宋兩家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

    撇開母親的因素不談,宋浩天能答應這三個要求,也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雖然葉天心中怨氣未消,他還是舉起了酒碗,遙遙對著宋浩天舉起,說道:“小子今日多有冒犯,想必您大人大量,是不會和我計較的吧?”

    花花轎子人抬人,葉天已經表現出了自己對宋家的不滿,如果再繼續強橫下去,那就做的過了。

    葉天雖無意相認這個外公,但畢竟對方已經是七八十歲高齡的人了,總歸要給其一個臺階下,這也是為人之道。

    “我……我和你計較?”

    宋浩天被這個無賴小子氣得哭笑不得,他把自己當成三歲的小孩子不成了?打一個巴掌再給顆甜棗吃?

    “行了,文軒老弟,照我說,你這也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還操心那么多家族事情干什么???”

    見到葉天終于和老友談妥了,茍心家也是松了口氣,一把拉過了宋浩天,說道:“來來來,好好給我說說你這些年的經歷吧!”

    “好,回頭你也說說,這胳膊到底是怎么回事?”總算是將葉天心頭的疙瘩解開了一點,宋浩天也是心情舒暢了許多,端起酒碗與茍心家等人喝了起來。

    而葉天此時卻是有些尷尬,正想著是不是要回后院的時候,中院廂房里忽然想起了電話聲。

    “師兄,你們先喝著,我去接電話!”葉天起身走進了廂房,他這院子里靈氣彌漫,手機是打不通的,能打到座機上的,都是與葉天關系比較密切的人。

    “葉天,你這臭小子惹什么麻煩了?為什么院子都被人給圍起來了,我……我連進都進不去了???”

    剛剛接起電話,里面就傳出葉東平的怒吼聲,這連自己家的家門都進不去了,換成誰心里也是火大啊。

    “咳咳,爸,您別急,我這就出去接您!”聽到老爸的聲音后,葉天掛斷電話就往走,不過剛走到四合院的門口就停住了腳。

    葉天剛才條件提出之后,看到宋浩天答應的痛快,他也是順口就幫老爸化解了葉宋兩家之間的矛盾。

    不過此時葉天才想到,敢情自己還不是葉家的家主呢,如果老爸不同意的話,那這事兒該如何收場呢?

    “得,管那么多干嘛,老爸不爽讓他去和宋老頭講理去!”左右沒想出什么好辦法,葉天干脆是管殺不管埋了,直接打開了四合院的側門。

    葉東平正在門口和伏錚明理論著,見到兒子出來,連忙喊道:“葉天,這是怎么一回事???”

    “那是我爸,讓他進來!”

    葉天橫了一眼伏錚明,嚇得這哥們連連退后了幾步,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敢和首長針鋒相對叫板的人,即使打了他那也是白打。

    “爸,您這段時間忙什么呢?怎么這會過來了?”

    從葉天回京之后,葉東平就第一天露了次面,一直都不知道在忙活什么,這會冒著大冷的天跑過來,葉天心里著實有些奇怪。

    把葉東平拉進院子后,葉天看了一眼老爸的臉色,眉頭頓時皺起來了,開口問道:“爸,您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我看您的氣色可是有點不對啊?!?br />
    葉東平苦笑道:“是遇到事了,你老子這次麻煩還不小,這不過來和你商量下嗎?”

    “您等等?!?br />
    葉天擺手打斷了老爸的話,說道:“院子里還有個更大的麻煩呢,等先解決那個再說吧?!薄頸菊拘巒罰簑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