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五十七章 莽荒

作者:皇甫奇
    “弟子明白了,只是,掌教‘那張佛門的藏寶圖最后被佛門之外的人奪走,會不會影響到我們的計劃?”

    姑射郡主想起方云突然出手,搶走奪寶圖,立即問題。

    “無妨!”上古殺戮劍派的神秘存在淡淡道:“這件藏寶圖只要經過佛宗傳人之手,藏寶圖上,遠古佛主附加的那股左右氣運的力量,就會從我們殺戮劍派頭上消失。而且——一能從佛宗傳人手中奪走藏寶圖的人,他的來歷也絕不簡單。除了力量要強大,還必須有具備抗衡甚至壓制佛宗的氣運!”

    “佛宗的氣運何其強大,當年上古有十萬宗派,三千大宗派,排名第一的是上古劍宗。連雄霸天下的上古刮宗,都壓制不了佛宗的氣運。仙兒,你覺得那小子的來歷,真的只是一個王侯之子那么簡單嗎?我放他一碼,可關不是因為你的緣故那么簡單!”

    這上古殺戮劍派的神秘掌教,只是輕輕一句話,立即說得姑射郡主臉色大變。

    “這個小賊子,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連掌教至尊居然都對他如此看重?!?br />
    姑射郡主心中此起彼伏,萬萬不相信,方云舟來頭,居然比自己還大。

    ,“仙兒,你以后看事情,切不可如此而簡單。很多事情,往往看似簡單,但其實背后的因果絕不簡單。一一仙兒,你在上古就是我殺戮劍派的核心弟子,天份極高。我把你的魂魄封印,幾萬年之后,送入皇室轉生。就是因為我們上古殺戮劍派,殺氣太重,氣運太薄,希望借助你身上皇室血脈沾染的那一絲鴻運,扶助我殺戮劍派。仙兒,你萬萬不可讓我失望!”

    青銅大門后的神秘強者,語重心長道。

    姑射郡主立即以頭頓地,神態恭敬而虔誠:“掌教至尊放心,仙兒就算粉身碎骨,也要將掌教至尊及眾師兄弟,解救出來?!?br />
    “嗯,”青銅大門后的聲音漸漸渺渺:“仙兒,我們殺戮劍派就靠你了…*……”

    聲音越來越小,終于巨大的青銅大門“砰“的一聲關閉,再沒有一絲縫隙。在縫隙閉合的前一刻,一件黑乎乎的東西,穿過青銅大門”掉落在姑射郡主身前。

    那是一只空間袋!

    距離殺戮劍派洞府所在空間數千里外的地方,一股潮汐般的力量,從虛空中涌過,金光一閃,十幾名佛宗中人出現在一座山峰頂端,為首者,正是頭戴半截金色面具的華服年輕人!

    他手掌一張,虛空中,那顆抵擋了殺戮劍派掌教一劍的金色佛陀舍利,失去能毒后,立即跌落他的掌心,被他收入懷中!

    “主人,佛主遺寶的寶藏圖,被“陰陽秀士”奪走了,我們現在怎么辦?要不要立即去追回?”

    沙門大長老陀因一落地,立即道。

    “不用了“,神秘的佛宗傳人擺了擺手:“我做事向來講求保險,一定要萬無一失。一一剛剛出來的時候,我已經將大圓滿的般若佛力輸入其中,把這張寶藏圖顯現的真正秘密記入了腦海。我們現在要做的,只需等待時機就走了”,

    眾毒門互相望了一眼,恭聲道:“是!”

    “走吧!”

    華服年輕人大手一揮,立即帶領眾沙門從峰頂掠下。臨走前,華服年輕人回頭看了一眼北方,目中掠過一絲異色:

    “方云,你果然不錯!居然能把我的身份猜個八九不離十!也不枉我去年元宵,抄子你一首詩詞!一一佛說,一報還一報。我抄了你一首詩詞,就要用一張藏寶圖來還!果真是報應不爽”,

    這個華服年輕人,赫然是去年元宵,抄了方云一首“千門開鎖萬燈明,正月中旬動上京。三百內人連袖舞,一進天上著詞聲,”并以此獲得元宵文試第二的神秘士子!

    山峰下,一行人幾個閃爍,立即消失不見!

    三天之后,大雪紛紛。

    方云往東而去,一路所見,盡是大地山川,銀妝素裹,一片蒼茫。

    ,大雪紛紛,天寒地凍。大周朝的武風強盛,軍隊雖然不畏嚴寒,但軍糧運輸可就不一樣了!心一這場妖族剿伐,看來要不了了之!”

    方云仰望天空,動念之間,就給這場莽荒的妖族征剿戰爭,下了斷語。

    從上京城到東部莽荒都有一萬多里,更別說其他的地方了。在這種大雪紛紛,天寒地凍的時候,如同螞蟻搬家一樣,歷經數萬里之遙,將軍糧從大周各地運輸到莽荒,絕不是僅僅是“困難,,兩個字能形容的。

    馬匹長途跋涉,運輸軍糧,每天消耗的糧草比平常要多許多。在這種天寒欺東的天氣,單單是解釋馬匹的糧草問題,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現在就看莽荒軍營里儲存的糧草,能不能支持到開春了!”vi

    方云心中想到。是人就要吃飯,武者也不能免俗。

    餓上十天,就算地變級強者,也要暴斃!

    又過了幾天,方云終于到達了莽荒。只見大地盡頭,層巒疊嶂,一座座高聳的大山,屹立在地平線處,這些大山,磅礴而大氣,每一座都有數千丈之高,有的甚至底部綿延達數百里。

    方云遠遠的望了一眼,立即一股古老而蒼涼的氣息,迎面而來。如同一頭龐大的史前巨獸,在時間中載沉載浮,卻永恒不變!

    東部莽荒,除了山還是山。這里是妖族的樂土。莽莽的群山里,也不知生活了多少強大的妖物。有些妖物,其存在甚至可以追溯到上古時代。

    “先探探妖族大軍的虛實!”

    方云氣貫雙目,朝莽荒望去。頓時,眼前的世界一變。無數道氣運精芒沖天而起。紅色的、赤色的、灰色的、紫色的!各種各樣的氣運精芒,密密麻麻直沖云霄,整個莽荒,完全變為一個五彩精芒的世界。

    “唯!”

    當方云望向莽荒深處時,不禁倒吸了一口氣。只見近百道深紫的氣運精芒沖霄而起,這些氣運精芒最中心,更有一根精芒氣柱,半徑達數里,貫通天地,給人一種天皇貴胄,尊貴無比的感覺!周圍所有的紫色氣運精芒,在這道氣運精芒面前,頓時黯然失色。

    “妖族中,居然有這樣強大的存在??!恐怕我周皇室,都沒法與之相比。怪不得,妖族歷經無數王朝,始終屹立不倒!”,

    如此強大的氣運,只此一道,就足以鎮囧壓整個妖族的命脈了??吹秸獾榔司?,方云心中一動,立即知道,大周朝的實力雖然非常強大,但要想鎮囧壓了妖族,那完全是癡心妄想!

    “武穆運籌,算無遺漏!這次圍剿,恐怕一開始,就不是要剁滅妖族。而是要借此,震懾妖族!之所以選擇在寒冬,正是要以此為借口,將一場聲勢浩大的征剁,大事化小,消彌于無形。即重創了妖族,宣揚了大周的武威,又不會丟了皇室的面子。不讓大周陷入和妖族的苦戰中,白白便宜了其他勢力!”

    方云想至此處,立即對武穆有種諱莫如深的感覺!

    一場戰爭還沒開始,在許多人還摸不著頭緒的時候,這位大周軍神就已經替它規劃小好了經過和結局。只此一點,武穆就比忠信侯高了一籌不止!

    雷厲風行,震懾妖族,炫耀武威,終止戰爭!用兵如此,已經可以稱神了!

    如果不是看到這場大雪,方云也瞧不破武穆,早已替這場戰爭,規劃好了一切!

    “有武穆操持,我是多此一舉了!一一還是先去和周所他們匯合”,

    空間袋里的食物,這十天早已被方云耗盡。沒有了食物,方云是現在不去軍營,也要去軍營了。

    莽荒里白雪皚皚,數百萬的大軍,在群山之中,建起了一道綿延數千里的鋼鐵防線!

    方云并沒有冒冒然闖入軍營,觀察了一陣,找準第二十七軍所在地后。方云等到天黑,立即摸了過去。以他以變級的修為,做到這點并不困難!

    “呼!”

    牛皮帳猛然掀起,一股寒風卷著積雪,涌入帳篷內。

    “誰?”周聽盤坐在帳篷里,身前擺著一張地圖,正挑燈夜讀。

    驀然感覺到這股寒風涌入,眼神一跳,立即暴喝一聲,大手一抓,立即按在桌旁的長劍上。

    ,“我!”

    寒風一止,方云一身鎧甲,抖了抖身上的積雪,站立周聽身前。

    “大人”,

    看清了身前的人影,周聽霍的站起,眼神一片驚喜,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是我!”方云微笑著,點了點頭。

    “大人,發生什么事了?”就在此時,一陣鎧甲的振動聲,從帳篷外傳來,一名哨兵在外面問題。

    方云搖了搖頭。

    周聽會意,立即道:“沒什么,只是風吹進了。一一你立即去把管大人和楚大人叫過來。就說我有要事相商?!?br />
    “是”,哨兵會意,立即踏著沉重的步伐離開。

    管公明和楚狂的營帳,離得并不遠。不一會兒,兩人就到了。兩人還沒進來,方云就聽到管公明標志性的大嗓子:

    “周昕,這么晚,你叫我們,到底一一”

    “大人!”

    管公明的聲音戛然而止,望著站在營帳里的方云,滿臉的激動。

    “嗯,“方云頜首:“我回來了!辛苦你們了!”,

    聽到這句話,營帳里的三個人,百感交集,都有種歷經煎熬,再世為人的感覺!【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