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六章 帝釋天VS帝仙仙

作者:觀棋
    “我叫帝仙仙,讓帝釋天給我滾出來!”靚麗女子眼睛一瞪道。

    “帝仙仙?”云長老神情一動。

    四處,因為血脈上位者壓制而匍匐在地的狼族們,此刻一個個快速回憶出了這個名字。

    北洲狼族的至尊?

    帝仙仙?

    “原來是北洲狼尊,稍等!”云天賜面色復雜道。

    很多狼族不清楚帝仙仙和帝玄鎩的關系,但是,云天賜作為釋天圣境長老,豈能不知?而且云天賜還知道,數月之前,北洲的月華狂泄,就是眼前帝仙仙弄出來的。

    可,就在云天賜調頭之際!

    釋天圣境入口之處,緩緩走出十三道身影。

    為首之人,正是狠族至尊,帝玄??!

    “云長老,你是怎么駐守釋天圣境門戶的?驚擾到了至尊知道嗎?”其中一個狼族叫道。

    云天賜沒有說話。

    “你別告訴我就是她?那個黃毛丫頭?”那狼族不屑道。

    “哼!”帝仙仙一聲冷哼。

    周身氣勢沒有絲毫遮蓋,丟然間爆發而出。

    “嘭!”“嘭!,…………………。

    云長老,還有剛才叫的極兇的長老也陡然變化成巨狼。轟然間匍匐在地,跪拜而下。

    “嗚嗚嗚嗚嗚!”

    一眾長老嗚嗚直叫,驚駭的望著天上的帝仙仙。

    怎么可能?這血脈氣息?這是什么血脈氣息?怎么可能比至尊的還高?

    萬狼朝服!

    此刻,只有帝玄鎩立于空中。

    帝玄鎩不受帝仙仙的血脈壓制,或許也有,只不過對帝玄鎩來說弱出了很多。

    “你居然自己送上門了?”帝玄鎩面露古怪道。

    帝釋天壓制住了帝玄鎩的意志,帝釋天很想得到帝仙仙的血脈,因此,幻想過很多辦法,可惜,大崝防御太嚴了,鐘山若是離開凌霄天庭,帝仙仙就轉移到陰間。因此一直無從著手。

    就在數月前,帝釋天更是見到月華灌輸之景,以為得到帝仙仙越來越難了,可是,帝釋天怎么也沒能想到,這,自己送上門了?

    帝仙仙面色復雜的看著帝釋天。

    來的時候還不覺得什么,可是,就在看到帝玄鎩的一霎那,帝仙仙鼻頭猛的一酸,淚水差點掉下來。

    心中吶喊:“爺爺,我是仙仙??!”

    爺爺就在眼前?可這不是爺爺!

    借著對萬狼的一聲冷哼,才止住要冒出的淚水。

    咬著嘴唇,帝仙仙神情一陣復雜。

    有的時候,太容易得到,反而會讓人難以接受,就好像現在,千方百計算計帝仙仙的,可帝仙仙忽然送到面前來了?

    這?

    帝釋天頓時警覺了起來。

    身體未做出大的動作,神識卻探向四方,這難道是圈套?

    神識一探,并未探出異常。

    哼,圈套就圈套了,既然來了,就別想走了!帝釋天眼睛一凝。

    “小丫頭,你知道這是什么地方嗎?”帝釋天淡淡道。

    “我自然知道!”帝仙仙神色復雜道。

    探手,帝仙仙取出一塊綠色的石頭!

    “還記得,這是什么嗎?”帝仙仙問道。

    “嗯?”帝釋天臉色一沉。

    按道理說,帝玄鎩已經與帝釋天融合,二者記憶重疊才對,既然仙仙問了,說明這石頭帝玄鎩認識,可是,此刻的帝釋天卻回憶不起來?

    “帝玄鎩還有東西瞞著自己?”帝釋天臉色極為難看。

    帝玄鎩居然能對自己隱瞞記憶?那不是說,帝玄鎩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脆弱?

    “這是什么?”帝釋天套話的問道。想要挖掘出帝玄鎩的秘密,繼而徹底摧毀帝玄鎩的所有意志。

    “這個東西,你不知道?這是爺爺你給我的,你說,這是我爹、我娘死前留給我的,你忘記了?”帝仙仙神情復雜道。

    “你的父母?”帝釋天沉聲道。

    “你不是爺爺,你要是爺爺就好了,爺爺知道的,小時候,我天天坐在爺爺腿上,爺爺給我講爹、娘的故事,爹娘被害死了,爺爺殺了所有壞人,說要好好?;は上傻?,現在卻沒在仙仙身邊!”仙仙說著說著,沒忍住,眼淚出來了。

    “可笑!”帝釋天冷笑的看著帝仙仙。

    “噗通,噗通!”

    帝釋天的心臟一陣不規律的跳動,好似很痛苦一般。

    帝釋天眉頭一挑的看向自己胸膛。

    “哼,等我拿下這丫頭,煉了她記憶,你就無處可逃了!”帝釋天冷聲道。

    “爹、娘,你們等著,我一定將爺爺從這個壞蛋手中救出來!”帝仙仙看著綠色石頭說道。

    說話間,帝仙仙也一臉殺氣的看向帝釋天。

    “呵!”帝釋天一臉不屑。

    “呼!”

    帝釋天掌心,陡然出現一個月牙狀的金輪。剮世金輪!

    “既是如此,那就用你爺爺成名法寶,拿下孫女吧!”帝釋天忍著心臟的亂跳冷笑道。

    “剮世金輪?哼!我也有!”帝仙仙眼睛一冷。

    探手一招,帝仙仙面前,陡然也出現一個剮世金輪,不過,帝仙仙的剮世金輪是白色的。

    一樣的煞氣,一樣的殺氣!

    一金一白,兩輪旋轉!

    “哦?”帝釋天雙眼一瞇。

    “呼!”

    兩輪幾乎同時飛出。

    “轟?!?。!”

    兩輪相撞,徒然間相撞而回。虛空猛的一晃。

    “嗯!”帝釋天眉頭一挑。

    一次碰撞,帝釋天也半斷出了帝仙仙的實力,看著帝仙仙模糊的實力,帝釋天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果然是我要的血脈!”帝釋天滿意的看向帝仙仙。

    “呼!”

    帝釋天身形一晃,直射而去,速度快到了極致,瞬間到了帝仙仙面前。

    “咻!”

    帝仙仙臉色一變,瞬移,陡然消失。

    “咦?”帝釋天抬頭看著上空。

    “瞬移,他的神通,你也繼承了?好!”帝釋天轟然沖天而上。

    “轟!”帝釋天身后,陡然出現一百零八道剮世金輪。

    一百零八道剮世金輪,劃破虛空,隨著帝釋天追殺而去。

    “轟隆??!”刻世金輪的不斷膨脹。

    帝仙仙且戰且退,眼中閃過一股凝重之色。

    “哼,剮世金輪,爺爺也交給我了,你會,我也會,你有我也有!”帝仙仙叫道。

    “嘭!”

    一百零八道白色刻世金輪,轟然間撞向金色剮世金輪。

    “轟隆??!”

    刻世金輪所過,撞碎一個個星辰,虛空更是戈,出大量的口子。

    二人都是祖仙十二重天,盡皆擁有大毀滅之力。

    一個龐大的黑洞乍現。

    布仙仙、帝釋天,戰于星空之上。

    兩大絕世強者沖入星空,釋天圣境外的萬狼,也能起身了。

    一個個站起身來,神情極為復雜了起來。

    “長老,這,這怎么回事?”一個紅狼走來道。

    “狼祖血脈!”云天賜神色復雜道。

    “是至尊的血脈?她說她叫帝仙仙,我就知道了,北洲的狼族至尊,好像是至尊的孫、女,以前如來傷到了她,至尊前往中洲,刻了如來,滅了大雷音寺!”紅狼說道。

    “是至尊的血脈,但是,她血脈變異了!”云天賜復雜道。

    “變異?什么意思?”

    “她血脈變異成了狼祖血脈,初代狼祖的血脈!”云天賜神色復雜道。

    “初代狼祖?”無數狼族看向云天賜。

    一時間,一個個神情茫然,難道帝釋天,不是初代狼祖?

    “云天賜,你知道什么?什么初代狼祖?我狼族的先祖,不就是帝釋天嗎?”另一個長老沉聲道。

    云長老搖搖頭道:“狼族是天下傳承最久的妖獸種族之一,很多遠古信息已經沒了,但是,在下剛巧知曉!陳長老、紫長老,你們也都知道吧?”云長老說道。

    眾人看向另兩個長老,看過去的目光極為尊重,顯然,這二人在狼族威望也極高。

    “狼族,忘記先祖,的確是我等過失,不錯,帝釋天是二代狼祖!”一個長老說道。

    “二代?那初代是誰?”一群狼族好奇道。

    “初代先祖名諱,太陰!”云長老沉聲道。

    “太陰?”

    “就在那!”云長老指向東方!

    呃?看到云長老的手勢,眾人臉上無不一陣古怪,什么意思?就在那?初代狼祖還在?

    眾人望去。

    東方,一輪明月緩緩升起!

    “那是?月亮?”眾狼驚訝道。

    “那就是我們先祖,先祖尸身所化,庇佑我狼族千秋萬代,狼族力量源泉,先祖既是死了,也無時無刻不庇佑著我們!”云長老神色復雜道。

    “怎么可能?”好幾個長老驚叫道。

    云長老不再多說,其它人都看向德高望重的幾名長老,而他們的目光,居然也是肯定的意味。

    陰間,昌京!影軀鐘山書房!

    “天帝,狼神疆域錦衣衛傳信,帝仙仙抵達狼神疆域!”

    “天帝,錦衣衛傳信,帝仙仙與帝玄鎩見面了!”

    “天帝,錦衣衛傳信,帝仙仙與帝玄鎩開戰了!”

    一條條信息,快速通過老鼠傳信傳到鐘山之處。

    “呼!”鐘山神情極為凝重。

    “帝釋天,你要是敢傷害仙仙,我讓你形神俱滅,永世不得超生!”鐘山眼露狠戾道。

    陽間,地洲,一片大海之上。

    “天兒,加快速度,全力調動天地大勢之力!快,快,快!”鐘山第一次露出焦急之色。

    “是!”鐘天繼續帶著鐘山颼射向釋天圣境?!頸菊拘巒罰簑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