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夫人的婚后生活】(1)

作者:wrl19890312
    【列夫人的婚后生活】(1)

    29-03-13

    一輛阿斯頓馬丁敞篷跑車,緩緩地駛入城區,駛過金普敦酒店。

    這條公路通往的是景色優美的富人區,圣塔芭芭拉,一個充滿了西班牙殖民

    者風格的小鎮,滿是高價別墅的山,再是兩旁栽著椰樹的道路,然后是十分著名

    的沙灘。

    圣芭芭拉制訂嚴密的法令防止破壞這個形象,在二十英里之內沒有主要高速

    公路穿過城鎮,所以,號公路就成了最多小鎮居民行駛的道路。

    而聯系到生活在這里的人們人均財富十分的夸張......這輛阿斯頓馬

    丁,本沒有那么引人注目,就如一位美國陸軍中校所說,「世界上最棒的享受,

    就是女人,而女人之后,第二樣,要比女人差得多的第二樣,是法拉利?!?br />
    在跑車中遠不如法拉利的阿斯頓馬丁,如此吸引人注意的原因,只能是它的

    主人。

    亞麻色頭發的女人。

    穿著紅衣的衛兵打開車門,一雙白色露趾高跟鞋踏在地面,十只修長潔白的

    玉指在陽光的照射下選得晶瑩剔透。

    穿著肉色絲襪的緊致小腿,微微一用力,就勾勒出完美的肌肉線條,說明這

    雙腿的主人經過良好的鍛煉。

    視線在往上移動,消失在白色一字裙的豐盈大腿被肉色絲襪緊緊的包裹著,

    讓人忍不住想一親芳澤。

    不知道是哪位沖動的男士吹了一聲口哨,她回過頭,一頭亞麻色的長發隨著

    海風飄起,一雙如同海水一樣碧藍色的眸子鑲嵌在白皙的的臉蛋上,涂著粉紅色

    唇膏的薄唇微微翹起,更增添了她的美艷。

    略顯豐滿的上半身,盈盈一握的腰肢被一件白色的海軍服給包裹起來,聳立

    的雙峰上赫然可見象征著美國軍人最高級別榮譽的紫心勛章和國會勛章,讓她看

    起來是那么的完美,這個女人簡直是上帝創造出來的美的化身!身材可以說是骨

    肉勻停,可最吸引人的還是那種只屬于戰士的自信——她不僅僅是個漂亮的花瓶。

    她對著那個吹口哨的年輕士官挑了挑眉,彎下腰,伸出手從副駕駛座上拿出

    了自己的軍帽,戴在了自己的頭頂,小心地讓它不影響到自己標志性的藍色發飾

    隨后她將車門輕輕合上,拉直了自己有些褶皺的軍裝,扶正肩章,深深吸了一口

    氣,向海軍軍事學院走去。

    「老天…一個上校?一個海軍上校?而且是女人?我們學院已經多久沒有出

    現過這樣的大人物了?」

    這位快丟了魂的士官咽了咽口水,從廉價的錢包里拿出一張有簽名的照片遞

    給好朋友:「她長得真像那位夏奇拉!」

    夏奇拉·伊薩貝爾,一位身材高挑的好萊塢女星,被著名的大導演斯皮爾伯

    格選中出演電影《珊瑚海之戰》一炮走紅,她的所飾演的女主角更是成為了美國

    所有男性的夢中情人。

    「嗤!」

    已經坐在阿斯頓馬丁里的衛兵不由得竊笑,略帶嘲諷的看著這兩個菜鳥說「

    她長得像夏奇拉?你可搞錯了主次關系!」

    然后又摸了摸方向盤,暗自稱贊著。

    「V2引擎,鉻合金輪圈,嘩!跑車方向盤?!?br />
    跑車一騎絕塵,向停車場駛去;只留下兩個年輕人在原地,互相掐了掐手臂

    「所以…他的意思是…」

    「那位上校是…」

    「llx???」

    聽到這聲驚呼,列克星敦轉過頭對著他們笑了笑,然后繼續前行。

    有什么可在意的呢?像他們兩個的反應,在前線不知見過多少次,早已覺得

    不稀奇了,生命中的兩個過客而已。

    雖然今天來到這里,也是為了像他們一樣的年輕士官們。

    自從戰前,她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訓練海軍航空兵,而在擔任前總統幕僚四

    年之后,她深感自己的高中學歷并不足以支撐她更進一步,與丈夫,戰友商議過

    之后,認為這所靠近自己艦裝——綽號「藍色幽靈」

    的V6艾塞克斯級航母列克星敦的海軍學校是非常好的選擇,既可完成

    「鍍金」,也可以開著她的阿斯頓馬丁在幾個小時內回到艦上,執行任務。

    不過說是這樣,大戰后和平而慵懶的陽光照耀下,又能有什么任務呢?也就

    是航空戰術演習吧。

    當她走到訓練營的時候,才看到大腹便便的校長急忙忙的趕來,好不容易跑

    到她面前,卻一句話也說不出,只有先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然后擦拭腦門上的汗

    珠,等到他終于認為自己準備好,同時也表達出足夠的「敬意」——聽到消息后

    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趕來伺候這位「上面的大人物」

    點名關照過的姑奶奶,他又清了清嗓子,解開一顆扣子,堆出一個和善的笑

    容說道:「列克星敦上校,您好,我是這里的負責人麥克唐納校長?!?br />
    「我聽說,學校里的小伙子們總是在體能訓練等項目時非常不認真,以至于

    難以適應艦上的生活…」

    列克星敦的話幽幽傳進校長耳中,其實她并不是很想用這種近乎「立威」

    的方式…只不過看到麥克唐納這幅樣子…想到他在被調回后方之前曾是個英

    俊偉岸的王牌飛行員,就不免有些無奈,而看著那些學生,更是不知道想起什么

    ,沒由來的蹙起柳眉。

    這表情落在猜不透女人心事的麥克唐納眼中,無疑是恨鐵不成鋼的表情,代

    表了對他工作的低評價;這讓他更為誠惶誠恐,語無倫次,列克星敦也越發不耐

    煩,十分不滿的喃喃道「天底下的男人…都是這樣子?」

    既然如此,也就沒有什么可看的了,用抬起手腕看表的方式傳達自己趕時間

    的態度,然后對著學院高層一一道別——還有滿足他們家中孩子想要一份列夫人

    親筆簽名的愿望。

    忙完這些,列克星敦已經身心俱疲,對她來說應酬一直是比作戰更勞神費力

    的事,而這時電話響了,她略略掃了一眼屏幕,沒有接通電話,只是發了一條短

    信「應酬太多,要回家晚一些,在附近的西餐廳吃嗎?愛你約翰尼lx」

    回信很快顯示出來「我在家做好了等你,我也愛你,約翰尼?!?br />
    約翰尼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一條灰色的修身西裝褲,套著一件圍裙,正在

    小心翼翼的料理著一塊牛排,他知道一向認為「下廚是妻子義務的」

    的嬌妻今天要比平常更忙,所以主動提出制作晚餐,自己要抓住難得的表現

    機會,做出她喜歡的料理;至于她沒有接通電話而是選擇發短信?他早已習慣了

    ,夫妻間本就應該有理解和寬容不是嗎?汗水沿著他古銅色的肌肉塊緩緩的滴落

    在地板上,但他絲毫沒有分心,而是聚精會神的用鍋鏟輕輕的將牛排翻了一面。

    這時候,客廳傳來了高跟鞋撞擊地板的聲音,約翰尼聽到這個聲音身體一震

    ,忍不住回過頭向樓下看一眼,雖然看過無數次,雖然他知道這具完美的酮體是

    他的所有物,但是他依然忍不住狠狠的吞咽下一口口水。

    列克星敦正彎下腰,脫掉了自己的露趾高跟鞋,她揉了揉了自己有些發酸的

    腳裸,如同調皮的小女孩一般,靈活地用左腳伸向了約翰尼整整齊齊放在門口的

    拖鞋,兩只修長的腳指夾住了拖鞋的鞋背,她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慢慢的將

    拖鞋拖到自己面前,約翰尼幾乎看呆了,自己的太太居然有這樣嬌憨的一面。

    這時,列克星敦抬起頭,對著廚房喊道:「約翰尼?你在嗎?什么東西燒煳

    了?」

    約翰尼勐然驚醒,自己居然看著自己太太的嬌憨模樣給看呆了,他趕緊跑回

    廚房,將那一塊略有些碳化的牛排給鏟了起來,本應一塊完美無缺的神戶牛排就

    這樣被自己毀了,約翰尼搖了搖頭,再次拿起一塊新鮮的牛肉,仔細烹飪起來。

    列克星敦聽到二樓上乒乒乓乓響聲,搖了搖頭,對于約翰尼,她其實并不是

    太過于喜歡,這位丈夫雖然只小自己兩歲,但是在自己面前,永遠像一個孩子。

    自己在十歲在美國海軍開始成為軍中象征的時候,聯合艦隊的司令,自己的

    長官夫妻兩人卻出了一場車禍,自己毅然選擇成為了他們兒子的監護人,雖然按

    道理說,自己也還是一個孩子,但是在美國海軍中,沒人敢把這個每次海軍演習

    把巨炮派壓制的抬不起頭的女孩當做是孩子,而是當做一個可怕的對手,自然,

    自己與約翰尼的收養關系沒人反對。

    列克星敦嘆了口氣,自己希望約翰尼把自己當做一個姐姐、一個妻子來看待

    ,而不是被當做一個母親被尊重。

    雖然約翰尼長相俊朗,擁有一副讓女人尖叫的古銅色的健美軀體,也精通沖

    浪、游泳、籃球等一系列可以展示男性魅力的運動,但是這些都是自己的要求下

    ,約翰尼刻意去做的。

    #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由于自己澹出了軍隊,轉為文職,自己一樣不希望約翰尼再次走向自己與他

    父親的道路,所以找了一份律師的工作。

    但是,約翰尼他真的喜歡么?列克星敦想到這里,搖了搖頭。

    她穿上了拖鞋,走向了一樓的浴室,邊走邊解開了自己白色的海軍外套,順

    手將自己的LV手提包與外套丟在了沙發上。

    豐盈的胸脯被包裹在一件黑色的鏤空文胸中,她伸出左手按住了自己的臀部

    的右側,右手慢慢的拉開了一字裙的拉鏈,將裙子從自己身體上解除,列克星敦

    皺著好看的眉頭看著自己的右腿外側的褲襪,肉色半透明的褲襪不知道再哪里破

    了一個小小的洞口,她再次嘆了口氣,這條褲襪她不打算要了。

    她拉過一把椅子,雙手勾住了褲襪的兩側,慢慢向下拉到膝蓋處,被黑色內

    褲包裹的豐臀坐上了椅子,「嗯~」

    臀部與椅面柔軟的真皮皮墊貼在一起,不禁讓她發出一聲嬌喘,她彎下腰,

    將褲襪徹底的褪下來,丟在沙發上。

    列克星敦伸出手,解開了自己的文胸,兩團豐盈的乳肉從束縛中解放出來,

    然后失去支撐,自然的垂下。

    兩顆如同草莓一樣嫩紅的乳頭,挺立在空氣中。

    她站了起來,把帶著體溫與汗液的黑色蕾絲內褲放在椅背上,搖曳的身影消

    失在了浴室中。

    約翰尼聽到了浴室里傳來的聲音,連忙將已經烹飪好的牛排端上餐桌,然后

    跑到樓下將列克星敦的衣服收了起來,突然他看到那條黑色蕾絲內褲。

    他忍不住拿起來,放在自己的鼻尖用力的嗅了起來。

    那種成熟女人的氣味讓約翰尼感覺自己的荷爾蒙整個都升高了,這是自己妻

    子的衣物,但他一直沒有對任何人說過相比她赤裸的酮體,或是精心挑選的情趣

    內衣,自小就在他面前出現的那個穿著軍裝的身影才能讓他真正按耐不住。

    胯下的肉棒直接勃起,在緊身的牛仔褲里漲得生痛,強烈的欲望讓約翰尼想

    要破門而入,去浴室中與自己的太太來一場劇烈而刺激的性愛,卻又害怕一天的

    勞累讓妻子對他興致缺缺。

    長久以來這個比自己大兩歲的教母實在是高不可攀,以至于他從來不敢有任

    何小動作,哪怕她從教母變成了列克星敦·卡彭太太也是一樣,約翰尼·卡彭,

    在列克星敦面前永遠是個孩子。

    將妻子的衣物拿了起來,放入洗衣機,他剛剛想把那條內褲給丟入洗衣機,

    但是看到了內褲的襠部一條水漬的模樣,他鬼使神差的將內褲塞入了自己的褲兜

    里。

    列克星敦穿著一身浴袍走了出來,她的肌膚上沾染著點點的水珠,幾顆晶瑩

    的水珠在她裸露在外的半個乳球上打著滾,右手挽起了亞麻色的長發,細微的水

    滴隨著長發飄散在半空中,在即將落下地平面的陽光的散射下,水滴發出點點彩

    虹般的光輝,饒是與她多年朝夕相處的約翰尼,此刻也都覺得有些喉頭發干,好

    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浴火瞬間被點燃,他胯下肉棒再次勃起,趕緊弓起腰。

    列克星敦看到他這個樣子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此時丈夫應該做的是撕開自己

    的衣服將自己粗暴的按在墻上或者地上,哪怕是櫥柜也好,來一場如同狂風暴雨

    一般的性愛,盡情的釋放,然后兩人偎依在一起,享受風雨之后的寧靜。

    但是約翰尼只是弓著腰,為自己擺好了餐具,將座椅拉好,做出了一副請自

    己入座用餐的模樣。

    她搖了搖頭,將浴袍的腰帶稍微放松了一截,坐在了餐桌前。

    約翰尼看到自己的太太入座,趕緊脫下圍裙,坐在了自己太太的對面,他舉

    起手中的刀叉。

    突然渾身一震,自己好不容易咬牙克制住的肉棒被一個柔軟的腳趾輕輕了一

    下,他不用低頭就知道是自己太太36碼的白嫩美足。

    他顫抖的抬起頭,看向餐桌另一頭的太太,只見她沒有任何的面部變化,表

    情依然高貴典雅,雍容大方,右手持刀切開烹飪至七分熟的牛排,再用左手叉起

    喂到口中,半響,她彷佛發現約翰尼看著自己,她抬起頭,對著自己的丈夫嗔道

    :「笨蛋,你在看什么,快吃吧,難道你覺得僅僅看著我,就能填飽肚子么?」

    約翰尼如夢初醒般,開始下刀切開自己這個有些碳化的牛排,但是胯下一直

    被那個靈活的小腳來回的玩弄著,很快,自己的肉棒分泌出粘液,弄濕了自己的

    西褲,約翰尼尷尬而驚恐的感到,那只白嫩的玉足拉開褲拉鏈,悄悄伸進去探索

    著,很快就碰到了自己龜頭,隔著四角內褲薄薄的布料,那滑嫩的小腳丫,讓約

    翰尼感覺到無上的享受。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他顫抖的想要將牛排塞入口中。

    就是這小小的舉動,讓他吃力萬分,他抬起頭,看著若無其事的列克星敦,

    她淑女萬分的切著牛排抿著紅酒,絲毫看不出餐桌下的舉動。

    約翰尼發出了有些急促的喘息,努力想要忍住越來越大的快感,額頭上也出

    現了細密的汗珠,龜頭斷斷續續的分泌著粘稠的體液,但是列克星敦彷佛沒有感

    覺到任何的異常一樣。

    左腳輕輕捧起約翰尼的子孫袋,讓肉棒更加的昂起,右腳更是用腳掌和靈活

    的五指來回的撫弄著龜頭,腳后跟偶爾不輕不重的踐踏棒身與睪丸的連接處。

    終于約翰尼發出了一聲沉悶的嘶吼,濃濃的精液直接透過薄薄的布料將列克

    星敦的右腳掌打濕。

    約翰尼臉色先是紅潤,再變成了蒼白,他感覺自己褻瀆了心目中的女神,他

    滿頭大汗的看著自己的太太,列克星敦收回了自己的雙腳,并未說話,右手搖了

    搖紅酒杯,閉上眼,抿了一口紅酒。

    約翰尼站了起來,直接走向浴室,他身后傳來了一聲嘆息,這聲嘆息中帶著

    不滿與惆悵,他不敢多想,進入了浴室。

    列克星敦看著自己的小丈夫碰上了浴室大門,她微微彎曲右腿,俯下身子,

    用手細細刮掉柔軟腳心上粘稠的精液,然后食指放入酒杯中攪拌了一番后,一飲

    而盡,她閉上眼睛,再次嘆息起來。

    之后一夜無話,列克星敦要完成今天的報告,約翰尼也要準備明天的工作,

    直到晚上十點鐘,約翰尼才鼓起勇氣敲開主臥室的大門。

    皎潔的月光透過窗戶射入了床上,列克星敦靠在床上拿著一本《海權論》無

    聊的翻閱著,她穿著一身透明的輕紗,粉紅色的乳頭在薄紗中若隱若現更加讓人

    覺得分外的誘人,紫色的蕾絲的內褲緊緊的繃著列克星敦的豐臀,她的手在不停

    的翻閱著,她的眼神卻留意著正在拘謹不安的丈夫身上。

    似乎是保持太久,列克星敦的腿換了個姿勢,不再交叉在一起,而是曲起左

    腿,把書放在上面,晚餐時被弄得一塌煳涂的右腿,筆挺的伸直著,粉嫩的足底

    和修長的腳趾一覽無余。

    約翰尼站在梳妝臺前,舉起手中的衣服,又想要用另一只手撓撓頭,但是愣

    了一下再次放下,他又看著手邊的香水和口紅,突然他聽到自己太太的一聲嘆息

    ,他感覺自己的背部的汗毛全部豎了起來,半響聽到她開了口:「約翰尼,有什

    么事快說吧,我們早點休息?!?br />
    約翰尼局促的說:「我、我剛洗完澡…我們…我們睡吧?」

    聽到前半句話,列克星敦的心悄然綻放,后半句話卻讓她有些生氣;一句「

    那就睡吧!」

    幾乎脫口而出,但她也知道那對約翰并不好,所以只是點了點頭。

    「嗯」

    聽到太太的回答,約翰尼如獲大赦,趕緊三步并作兩步走向衣柜掛好自己的

    睡袍外套,然后熄滅燈光,躺在大床上,為自己拉好了被子。

    「晚安,親愛的?!?br />
    他鼓足了勇氣說道,但是放下書的列克星敦翻了個身,并未理會他,他愣了

    一下,然后扭過頭,背對著自己的太太,合上了眼睛。

    不一會兒,列克星敦就聽到身后的呼嚕聲,她再次幽幽的嘆了口氣,她對自

    己的老公再了解不過,妻子刻意的打扮了一番并沒有對他起任何的作用,約翰尼

    在自己沒有明確要求有需要的時候,就總想這樣躲在一邊睡覺,他對于自己是有

    欲望的,至少列克星敦對自己的容貌有充足的自信;只是對于自己的恐懼與壓力

    讓他不敢跨越雷池一步,自己明明渴望著一場高質量的性愛。

    但是哪怕是在床上,約翰尼如同一個最為正直的紳士一般,從不做多余的事

    情,就連姿勢也是最為傳統的傳教士體位,就連她嗜精的特殊愛好也未有察覺;

    她多么渴望約翰尼直接撲到自己身上啊,撕碎自己的睡裙,用力揉捏自己的胸脯

    與臀部,用力吮吸與舔舐自己的泥濘花園,帶著沖破一切的氣勢從背后插入自己

    的身體,讓自己陷入快感的浪潮中,亞麻色的長發被拽著,在高潮到來時抬起頭

    盡情地呻吟…想到這里,列克星敦伸出左手,捏住了自己的一顆有些挺立起來的

    乳頭,來回的捻動。

    而右手探入了自己的內褲中,分開蜜縫,捋住自己的相思豆,輕輕的揉搓著

    ,體溫隨著欲望開始逐漸升高,香奈兒五號的麝香也因體液的分泌變得濃烈,她

    在床上是只穿香奈兒五號的,約翰尼卻從未看過那部電影——蜜穴里開始濕潤,

    列克星敦將右手抬起來,迷離的看著食指與中指之間愛液藕斷絲連的細線,她張

    開嘴,將自己的指頭含住,自我催眠般的用舌頭在指尖環繞,為什么此刻口中是

    自己纖長的手指,而不是雄偉的肉棒呢?略帶腥味的體液,讓列克星敦感覺渾身

    都燃燒起來,她在床頭柜上摸索著拿起一支口紅,口紅的蓋子被打開,發出「?!?br />
    的一聲,紅色的前端開始強烈震動;列克星敦將它放入自己兩腿之間,迷你

    的電動按摩器發出了嗡嗡的響聲,列克星敦發出了壓低聲音的嬌喘,不自覺地夾

    起雙腿;但是馬上就反應過來,左手捂住自己的櫻唇…聲音變得越來越大,越來

    越嬌媚,愛液沿著精巧的瓶身滴落在床單上,她突然聽到身側有了些響聲。

    她先是一驚,又吃吃的笑了出來,最后卻變成了哀怨苦痛的嗚咽……最終列

    克星敦發出了一聲痛苦而壓抑的呻吟,她顫抖的坐了起來,茫然的看著天花板,

    半響,她下了床,帶著哭腔向樓下的浴室走去,不一會,樓下就傳來了水滴擊碎

    在瓷磚上的聲音。

    約翰尼睜開眼睛,他坐了起來,神色復雜的看著那個口紅型的代替品,他撫

    摸著床單,感受著太太的體溫,突然臉色一紅,俯下身子趴在那一灘被打濕的床

    單上死命的聞著氣味,「呼~啊……」

    約翰尼發出了一聲滿足的嘆息,他站了起來,走到門廊上,握住扶手看著樓

    下的浴室的燈光中窈窕的身姿。

    將內褲拉開,然后掏出偷偷藏在兜里的黑色蕾絲內褲,快速的套弄著。

    洗浴完畢的列克星敦就這樣裸著身子回到了二樓,當她即將要進入房間的時

    候,她突然聞到了一股罌粟花一樣的熟悉味道。

    她愣了一下,有些難以置信,好不容易平復的心情,再次波瀾起來。

    當陽光拂過列克星敦的光潔的臉蛋,她勐然睜開蔚藍色的眼睛,扭過頭,發

    現約翰尼已經不在身邊,她勐然一驚,抬頭望向墻角的掛鐘7:48時間還早,

    約翰去哪了呢?列克星敦坐起身來,卻看見床邊有一輛小推車,放著豐盛的早餐。

    看到這一幕,她開心的笑起來,他始終是對自己好的,約翰尼始終是自己的

    丈夫。

    感到心中暖洋洋的列夫人走下床,低頭看了看餐車上的早餐——雞蛋、火腿

    、一小片面包和一杯牛奶,想必約翰尼是不知道自己會在什么時候醒來,所以才

    沒準備自己喜歡的燕麥粥吧,想到這里,她更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原地伸了個懶

    腰,然后向洗手間走去。</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