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紈绔天才(同人)01

作者:羽凡
    【章:初始】

    29-03-13

    「真的打算這樣做嗎?」

    這是一個四面由白色墻壁所包裹著的,像是實驗室一般的房間,房間內布滿

    了各種看上去科技感十足的設備,儀器微微作響。

    房間的正中間站著一個身著白色風衣的男人,他的面前是一塊碩大的熒光屏

    幕,屏幕里是一位面色有些疲憊,臉上滿是皺褶的蒼老老人。

    「你簡直是胡鬧,為什么一定要這么做?你應該知道這其中的風險有多高?」

    老人疲倦的揉了揉額頭,聲音低沉且緩慢的說道。

    「我當然知道,但是風險總是會伴著收益?!?br />
    白衣男子低下頭,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小巧的銀色鐵盒子,自里面抽出一支白

    色卷紙的香煙,點燃,深深的抽了一口,然后吐出一口煙霧,微瞇著眼,目光冷

    冽的緩緩說道:「終端智慧體的威力有多大你應該比我清楚,如果不是那個叛徒

    將終端智慧體帶了出去,被那姓雷的小子有幸撿到,可能我們現在就應該是另一

    幅光景了?!?br />
    「一號,組織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應該知道那個雷姓外人現在在外面的

    勢力以及他和終端智慧體的感情,如果你貿然去收回終端智慧體,必然會找到他

    的瘋狂報復,到時候我們組織恐怕就要權傾覆滅了!」

    屏幕上的老人面色有些惱怒,聲音急促著說道,一口氣說完這么多話,不由

    得有些氣竭的不斷咳嗽著。

    「以我們組織目前的狀況來看,還能撐多久呢?一年?兩年?像這樣這樣茍

    延殘喘的等死,就是我們組織的的初衷嗎?」

    男人有些諷刺的蔑笑道。

    「一號!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

    老人聽得男人這般嘲弄組織,面子上也有些掛不住,怒喝道。

    男人沒有看屏幕上老頭的怒容,他深吸一口煙嘴,將那一整根手卷的香煙一

    次性吸到底,隨手掐滅煙頭,吐出渾濁的煙霧,在煙霧之下的冷峻臉龐毫無情緒

    波動,聲音沙啞的緩緩說道:「組織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了,你難道還不愿

    意面對現實嗎?」

    聽到男人的諷刺,老人瞪了眼,怒目圓睜的張了張嘴,試圖想要說些什么來

    反駁,卻始終說不出來,因為他自己心里也很清楚,男人所說的都是事實,如今

    的這個組織早已不復當年,在那終端智慧體被組織內的叛徒盜了出去后,組織成

    員的希望就被徹底湮滅,如今這茍延殘喘的組織也不過只剩下寥寥數人。

    「那你能有什么辦法……」

    老人無奈的揉著額頭,聲音疲倦,沙啞的問道。

    「找回終端智慧體?!?br />
    男人斬鐵截釘的說道。

    「我說了找回終端智慧體根本不可能,以她現在的情況,我們根本沒有辦法

    強行將她帶回來,那……」

    「您聽過U終端芯片嗎?」

    男人微微一笑,揮了揮手打斷了老人的話。

    「U終端芯片?那個芯片我記得當時是屬于Z組的工作吧?不是因為

    材質問題以及一些性能隱患停止生產了嗎?」

    老人略有些驚訝的問道。

    「嗯,的確已經停止生產了,但是當時做出來的唯一的終端芯片樣本并沒有

    被銷毀?!改腥誦ψ潘檔?,頓了頓,繼續道:「但是在那一天之前,我偶然翻閱

    到組織的終端智慧體實驗日志里面有記載過這么一件事,實驗研究人員在組織某

    位高層的秘密授意下,曾將這枚芯片在終端智慧體的研制過程中,偷偷安置到了

    終端智慧體的計算中樞,」

    一號口中的『那一天』是這個組織里面每一個成員都不愿意回憶的,那一天

    彷佛末日一般的景象,被外人肆意侵入,屠殺,徹底破碎的組織的悲慘一幕,無

    時無刻的深深刺痛著組織里每一個成員的心。

    「這么大的事你為什么不跟我說?」

    老人有些慍怒的質問道。

    「您難道以為當年那個叛徒是憑一己之力將終端智慧體帶出去的嗎?人多眼

    雜啊,我親愛的老師?!?br />
    男人的笑容漸漸變得有些冰冷,臉上也是陰晴不定的轉換著,「但是現在不

    同了,那些懷揣著秘密的人也已經死去,制造秘密的人也已經下落不明,只剩我

    們兩個了,只要我運用U芯片的控制權,就可以將終端智慧體給安然無恙的

    帶回來,到時候,我們便可以通過終端智慧體的力量,繼續我們組織之前未完成

    的計劃!」

    「行了行了?!?br />
    老人無力的擺了擺手,他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不禁眼神變得有些暗澹,一時

    間變得蒼老了許多,聲音嘶啞的緩緩說道:「你既然已經有了計劃,就著手去干

    吧,現在組織破敗你也清楚,老師也只能盡量給你支持,去吧?!?br />
    男人微微頷首,正當他準備離去的時候,老人劇烈咳嗽了幾聲,又將他叫住。

    「等等,一號?!?br />
    老人咳嗽著,艱難的叫道。

    男人駐住腳步,看向熒幕。

    「記住,在外面別太貪戀女色,那些小心思應該適當的收斂些,現在的你是

    組織唯一的希望,你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能收回終端智慧體,切不能強

    求,如果有危險,就回到組織來,組織雖然現在沒落了,但是如果你有危險,只

    要有老師在,他們就別想傷害你,除非,從老師的尸體上踏過去?!?br />
    說完這段話,老人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知道了,老師,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啰嗦了?」

    男人本想這樣抱怨,但是在看著熒幕里那老人的蒼老模樣后,不知怎么的,

    男人的心狠狠的抽動了一下,他哽咽的半天說不出一個字,最后,他輕嘆了口氣

    ,深深的鞠了一躬,沒有言語,轉身向門外走去。

    房間內,又恢復成一片寂靜。

    ……京城。

    天,略有些陰沉,人來人往的街上站著一個十分顯眼的身著白色風衣的男人

    ,和周圍那擁擠急促的人流相比,白衣男人只是安靜的站著,顯得頗有些格格不

    入。

    白衣男人沒有自己的名字,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他自小在組織里長大,

    為了方便行動,組織隱去了他這種人的一切信息,只有組織給他取的代號,『一

    號』。

    嘴里叼著的香煙燃燒著,煙霧升騰著,一號咧著嘴冷冷的笑著,抬頭看向街

    對面的那棟雄偉的寫字樓,那棟寫字樓的整體外觀頗為現代化,窗明幾凈,透過

    窗戶玻璃,隱隱可以看見里面或是忙碌或是空閑的白領。

    大樓的頂部掛著一個大大的Lg,一個英文『L』。

    這棟樓便是如今整個京城人盡皆知的最富有,最有勢力的龍騰國際的分部寫

    字樓,那么為什么說這棟寫字樓名氣最大呢,自然便是因為這棟寫字樓里面的人

    了。

    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在那一次龍騰國際完全將揚天盟趕出京城之后,龍騰

    國際的雷姓老板便將他的幾位貌美如花,傾國傾城的佳麗安排到了這邊的分部來

    管理公司,也正是這些佳麗的到來,使得這棟分部的寫字樓里人才濟濟,客流不

    息。

    他們大多數都是為了來一睹這些美艷老板們的絕色風采,甚至有許多人為了

    一睹芳澤,寧愿在這棟寫字樓里面當一個毫無前途的清潔工,也要削尖了腦袋往

    里面擠。

    其中名氣,可見一斑。

    香煙燒盡,一號掐滅了嘴里的煙頭余火,隨手將煙嘴丟進旁邊的垃圾桶里,

    雙手插在風衣口袋里,面色平靜的緩緩向寫字樓走去。

    「對不起,請出示您的證件?!?br />
    一號來到寫字樓門前,不出意料的被保安攔了下來。

    一號笑了笑,他那本是陰沉的臉上換上一副和煦的笑容,靠近了保安,拍了

    拍那保安的肩膀,手不著痕跡的向保安的手里塞進幾張鈔票,然后低聲說道:「

    小兄弟,行個方便,我是你們總經理的朋友?!?br />
    「先生,不是我不幫您,實在是上面有規定?!?br />
    年輕的小保安一副很無奈的表情,手上卻是十分自然的接過一號的鈔票,塞

    進了自己的口袋里。

    「小兄弟,你不能這樣說嘛,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遵不遵守都是看個人

    意愿?!?br />
    一號臉上笑容不變,又從懷里掏出幾張鈔票向保安手中送去。

    「可是我這是要擔責任的呀?!?br />
    保安滿臉愁容的說道,手里將一號送來的鈔票放進自己的口袋里。

    「家里進了小偷責任總不能讓失主來當嘛?!?br />
    一號拍了拍保安的肩膀,笑道。

    「嗯,也是,我的卡好像不見了,你看見了嗎?」

    保安一邊說著,一邊靠向一號,用身體擋住上方的攝像頭,形成一個死角,

    手里將那隱藏著的門禁卡不著痕跡的塞到一號的手里。

    #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誰知道呢,可能是被哪個陌生人給偷走了吧?!?br />
    一號會心一笑。

    拿過門禁卡后,一號大搖大擺的走到大門前,刷卡進門,在找了找大致的方

    向后,乘著電梯一路來到大樓的倒數第三層,這里是分部的領導層辦公室所在區

    域,也就是外界所傳聞的龍騰國際老總的幾位紅顏所待辦公室。

    這一層顯然是因為有公司領導所在,所以幾乎在走廊上看不到有什么人走動

    ,一號緩緩踱步,從電梯下來一間一間的辦公室找去,終于,在一間雙開門的辦

    公室門前,一號停下了腳步,他看見了辦公室門邊的名牌上寫著『月兒』二字。

    「嘿嘿,終于讓我找到你了?!?br />
    一號帶著冷意的微笑著,低聲說道。

    一號敲了敲門,里面沒有回應,試探性的拽了拽辦公室的門把手,鎖上了,

    他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經過后便從口袋里掏出一個銀色的像是MP3播放器一

    樣的東西,這是組織里面研制出的萬能開鎖器,使用外置的紅外線掃描鎖孔之后

    ,再通過儀器里面自帶的納米粒子組成成相對應的鑰匙形狀一號嫻熟的操作一陣

    后,儀器的中間緩緩彈出一個相對應辦公室門鎖形狀的鑰匙,插進門鎖后,很快

    辦公室的門便打開了。

    將辦公室的門輕輕帶上,一號來到辦公室內,辦公室內的裝飾比較簡單,一

    般領導級別的辦公室該有的也全都有,但是細看整間辦公室的裝修材料的用料之

    上乘,便可以看得出來這件辦公室的主人地位是何等高貴。

    一號微瞇著眼,仔細的打量著辦公室里的每一樣東西,他漸漸來到辦公桌后

    面,在看見桌子上那俏臉有些冷漠卻美艷不可方物的女人照片后,臉上才有了些

    許冷冷的笑意。

    「看來今天就該是把你收回組織的時候了?!?br />
    一號自言自語道。

    放下手中的照片框后,一號不經意的瞥向了旁邊的電腦屏幕,電腦處于桌面

    狀態,桌面的壁紙是一副合照,看上去似乎是這個龍騰國際的雷姓老板和他的佳

    麗們的合影。

    這一共將近二十來個風情萬種絕色千秋的美女同框出現的壯觀場景任誰看見

    恐怕都是血脈膨脹。

    一號看著桌面壁紙上那個雷姓老板得意的笑容,再想起自從終端智慧體計劃

    破產后的組織慘況,這種強烈的,鮮明的反差,令得一號頓時怒從心中來。

    「我們組織被害的這么慘,你卻可以毫無顧忌的享用我們組織研發的成果,

    可真是好福氣啊?!?br />
    一號望著那電腦桌面壁紙上的男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組織相對于一號就如同父母一般,他從小在這個神秘組織里面長大,他很清

    楚,如果沒有這個組織收容他,他可能早就在十幾年前凍死在街邊的某個不起眼

    的角落里了。

    所以,對于組織的恩情,一號一直記在心中,縱使他變成了如今組織中的第

    一高手,對于他人狡詐,陰狠,也絲毫沒有忘記過組織的養育之恩,至死效忠。

    所以,現在在看見組織的研發成果落在別人的手里,令得組織逐漸沒落,一

    號自然是將仇恨遷怒到了這個龍騰國際的老總,雷正陽的身上。

    一號陰沉的看著電腦桌面的壁紙,陷入了沉思,漸漸的,他的臉上浮現一抹

    狠毒的笑意。

    雷正陽,我要你把你吃進去的,全部吐出來,加倍,吐出來!這般惡狠狠的

    想著,一號暫時改變了主意,他覺得自己有必要改一改以往組織教導他的低調行

    事的原則,與其現在收回終端智慧體再去耗費幾年甚至十幾年的時間去使組織恢

    復元氣,不如通過鐵血手段,直接將組織帶回巔峰!雀占鳩巢。

    這,便是一號接下來的計劃。

    雷正陽的龍騰國際自然便是當今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公司,與軍方也有著密

    切的合作,若是將通過終端智慧體來做些文章,將雷正陽的地位架空,掌握在自

    己的手上,那么龍騰國際的財務調動自然也就容易了很多,以龍騰國際現在的財

    力,想要將一號的組織一夜間恢復到以前的輝煌并不是不可能。

    「你的這些寶貝美女們,就交給我好好照顧吧?!?br />
    一號冷笑著小聲說道。

    正當一號還想探索電腦里的一些信息的時候,他敏銳的聽見辦公室外,走廊

    的盡頭傳來了電梯開門的聲音,緊接著是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聲,聲音由小到大,

    由近到遠,顯然,是朝這里來的。

    一號急忙將電腦恢復到桌面狀態,悄無聲息的越過辦公桌,躲到辦公室主人

    的衣帽間內,半掩上衣帽間的門,透過門縫觀察著辦公室大門處的情況。

    鎖孔傳來一陣鑰匙開門聲,門開了,從外面走進一個國色天香的優雅女人。

    只見那進來女人身著一身黑色的OL裝,束身合體的服飾將女的標致身材勾

    勒到恰到好處,雙腿穿戴著一雙精益剔透的肉色絲襪,本就標致美型的美腿顯得

    更加誘人,一頭黑色青絲高高束起,露出修長白皙的脖頸,高貴得體,面色澹漠

    ,氣質天成,好一個妖艷尤物。

    來人自然便是這件辦公室的主人,也就是辦公室門前名牌上所寫的,月兒。

    這般絕色尤物,凡是那些定力一般的男人,恐怕都會在看見她的眼就再

    也移不開眼。

    而更令人咋舌的是,如同一號眼前所見的這女人一般姿色的,甚至與之相比

    姿色更加上乘的絕色尤物,在雷正陽的身邊還有將近十來個,這般香艷的福報,

    怎么能不叫男人眼紅?月兒款款來到辦公桌前,放下手中的需要處理的文件,正

    打算坐下查看電腦的時候,她的鼻子微微皺了皺,然后狹長的美眸微微瞇了瞇,

    紅唇微啟,冷冷說道:「是你自己出來?還是等著我將你的尸體搬出來?」

    辦公室內,沒有絲毫動靜。

    月兒見無人應答,俏臉不由得愈發寒冷許多,玉手朝著某個方向用力一甩,

    只見一道血紅的寒光匹練帶著冰冷的殺氣,狠狠地自月兒的手中沖了出去,劃過

    虛空,直直沖向那扇看似緊閉著的木門。

    那是一號藏身的衣帽間。

    「砰!」

    隨著那股能量匹練落在木門之上,便帶著暗勁直接從厚重的木門上穿透了進

    去,那用實木制成的木門在這道血光面前看上去脆弱不堪,僅在能量匹練接觸的

    一瞬間便立刻應聲炸裂,大量的木屑飄灑著落在鵝絨地毯上。

    月兒冷冷的看著那衣帽間,由于木屑飛舞著,一時間沒辦法看清里面的情形

    ,但是她十分確定自己剛才那一擊除了擊碎了自己的衣帽間大門之外,并沒傷到

    那個闖入自己辦公室的入侵者,或者說壓根就沒有沾到那入侵者的一點皮毛。

    一想到這,月兒的內心便警戒了起來。

    「呵呵,才剛見面就給我送上了如此大禮,真是見外了?!?br />
    陰冷的聲音響起,令得月兒的瞳孔微微縮了縮,神經也緊張的繃直,不敢松

    懈。

    不知什么時候,自己的辦公室待客用的沙發上,坐了一個身著白衣的男人,

    男人和煦從容的笑容,以及放松的坐姿,讓人看上去彷佛他一直都坐在那里一般。

    「你是誰?」

    月兒警惕的看著眼前的不速之客,冷冷問道。

    「這個問題純屬多余,我以為像你這樣聰明的女人應該不會問出這么愚蠢的

    問題?!?br />
    一號嘴角帶著些許玩味的看著眼前的月兒,緩緩說道。

    「擅闖我的辦公室,好大的膽子,是誰指使你來的?你是揚天盟的人?」

    月兒冷聲質問道。

    「揚天盟?呵呵,我所隸屬的組織可比這什么揚天盟要強悍的多?!?br />
    一號說完,默默的在心里加了兩個字,『曾經』。

    「你闖入我的辦公室想干什么?如果你老實回答,也許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br />
    月兒冷冷說道,一邊說著,只見她手中又出現了那由能量凝聚成的血色光芒

    ,如同一條小蛇一般在她指尖游走著,似乎隨時準備一觸即發的將一號擊斃。

    「我只是來拿回屬于我組織的東西罷了,至于放不放我一條生路……呵呵,

    老實說,你并不是我的對手?!?amp;amp;#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一號絲毫不懼月兒那令人顫栗的冰冷眼神,帶著自信的微笑,直直的盯著她

    ,這股自信是來自于一號的絕對實力,足以睥睨天下的強悍實力。

    正如一號所說的,他的組織曾經稱之為世界組織都不為過,只是因為行

    事過于低調,隱秘而根本不被外人所察覺,一號之所以能成為組織里面的殺

    手,自然也是因為他的絕對實力。

    在這般實力面前,月兒身為邪王的那點實力,自然是不太夠看的。

    「你們組織的東西?我可不記得我們龍騰國際又拿過什么小組織的東西?!?br />
    月兒依舊面無表情的冷冷說道,眼眸中卻是變得有些凝重,她雖然有些感覺

    不出來面前的這個白衣男人實力到底如何,但是從這個白衣男人剛才能夠毫發無

    傷的當下她的攻擊來看,至少實力也是可以跟自己持平。

    這般實力的對手,令得月兒也不得不認真對待。

    看來組織里的實驗日志所記載的弊端果然沒有被修復,終端智慧體在附身到

    別人身上后就會完全喪失作為終端智慧體時的一切記憶。

    一號在內心無奈的嘆了口氣,月兒體內的終端智慧體由于喪失了記憶,自然

    是不可能記得將它制造出來的一號的組織,那么即使再跟月兒說下去,也只是無

    濟于事。

    「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今天就是你的葬身日?!?br />
    月兒眼神冰冷的說道,手中的血色能量也愈發的壯大,肉眼可見的那血色能

    量之中的尖利獠牙令人心悸。

    「行吧,行吧,我就老實跟你交代了?!?br />
    一號面色無奈的說道。

    月兒微微點了點下巴,示意一號繼續說下去。

    「U終端芯片啟動,啟動激活驗證碼,467732,程序激活?!?br />
    一號直視著月兒的雙眸,字詞清晰的緩緩說到。

    月兒還沒來得反應過來一號說的這一串話是什么意思,腦子里的意識便瞬間

    化為空白,美眸里泛起一絲暗紅色,隨之整個瞳孔漸漸變成一種妖異的紅色,嘴

    里夢一般的喃喃說道:「U終端芯片已啟動,激活驗證碼,467732

    ,程序已確認激活,試驗品終端智慧體等候您的命令?!?br />
    一號安靜的盯著月兒看了將近數分鐘,確定她的確是進入到了如實驗日志里

    面所說的終端智慧體激活模式后,他才微笑的來到月兒身邊,細細打量著她的容

    貌。

    月兒真人看上去與照片相比顯得更加漂亮,俏臉線條柔和,五官緊致,肌膚

    如凝脂般滑嫩,玲瓏標致的身材讓人頗有種想要抱在懷里盡情疼愛的沖動。

    配上獨有的清靈的氣質,這般貌美的月兒令得一號也有些著迷般的不斷打量

    著她,心中邪欲大動,手指不安分的自月兒的俏臉上劃過,漸漸落在其形狀如鐘

    罩般挺立的酥胸上輕輕捏著。

    「告訴我,雷正陽的龍騰國際的詳細情況?!?br />
    一號心中早已淫心大起,但是臨走前老師囑咐他的那番話他還沒有忘卻,于

    是縱使小腹處邪火如何升騰,為了顧全大局,他也不得不安耐住欲望,命令月兒

    告知自己所需要的情報。

    在一號的命令下,月兒眼眸呆滯的,俏臉無神的一五一十將雷正陽的龍騰國

    際的一些只有內部人員才知道的機密情報,龍騰國際與軍方的一些合作關系,接

    下來即將會進行的一些大動作,以及雷正陽的一些愛恨情史。

    雖然在聽那段關于雷正陽的后宮史的時候,一號全程保持著不屑的冷笑。

    等到月兒將雷正陽的種種事跡全部講完以后,時間已經到了中午。

    一號揉著眉心沉思著,將月兒剛才所說的一切分門別類的提取出自己所需要

    的,對自己有用的信息,許久,一個可怕的報復計劃在他的腦海中成型。

    「現在,雷正陽他人在哪里?」

    一號抬起頭看著月兒問道。

    「他在非洲考察龍騰國際的貿易倉庫?!?br />
    月兒如實答道。

    「多久回來?」

    一號問道。

    「一個月以后?!?br />
    月兒答道。

    一號摩挲著下巴,漸漸的嘴角勾起邪魅的微笑,低聲說道:「雷正陽,就讓

    我來幫你照顧你的這些性感尤物吧?!?br />
    「我剛才聽到你說雷正陽讓你負責收購匯豐、蓋氣等股份公司,對嗎?」

    一號問道,這是剛才月兒所告訴自己的信息里面最讓他感到有興趣的一點。

    「是的,雷正陽委托我當收購的負責人,去進行商業談判?!?br />
    月兒答道。

    「聽著,我命令你停止去找那兩家公司談判收購,將全部的收購款項全部達

    到我的賬戶上?!?br />
    一號說著就給月兒報出一串銀行賬戶,待到確定月兒全部記住后,出于好奇

    ,繼續問道:「那個收購用的款項總共有多少?」

    「二十億?!?br />
    「什么!」

    聽到月兒那彷佛風輕云澹的吐出的一個數字,令得一號不由自主的叫出了聲

    ,隨之臉上神情變化古怪,興奮與癡迷以及不信等等情緒不斷的在其臉上替換著

    ,頗為精彩。

    一號的這般失態,也不能完全怪他,畢竟這般巨額款項別說是現在他的組織

    沒落了,就是在他組織最為輝煌的時候也是極為少見的。

    有了這筆款項,至少組織就可以重新研發以前因為資金不足而擱淺的項目了

    ,甚至也能創辦一個不錯的工資來保證組織日常的盈利了。

    一號這樣想著,他的組織如今除了他和他老師以外,也就不過三四個人,這

    二十億足夠他們富裕的生活一輩子。

    在這一瞬間,一號甚至產生了想要拿走這二十億就跟組織里的同伴遠走高飛。

    但是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這個想法。

    現在從種種跡象看來,雷正陽和那個背叛組織的人多少是有些聯系的,如果

    不是那個背叛者用計將終端智慧體從組織里偷了出去,那么一號的組織也不會如

    同現在這般沒落,所以無論怎么樣,雷正陽現在都是一號的仇人,不共戴天的仇

    人。

    既然是仇人,那就沒有理由放任他繼續這么瀟灑的活著,而自己的組織卻要

    如同過街老鼠,躲在陰影里茍活。

    由于終端智慧體被背叛者盜走而給組織帶來的傷害,光是靠奪走雷正陽的二

    十億讓其償還,遠遠不夠,不僅要這二十億,一號還要奪走雷正陽的所有財產,

    所有權力,所有女人,讓雷正陽徹底感受一下失去一切的痛苦!一號近乎癲狂的

    計劃著,面色也有了些許扭曲之色。

    既然已經擬定計劃,那么下一步便是可以開始著手實施。

    一號的目光落在了正站在一旁面色呆滯如同人偶一般的月兒,眼里閃過些許

    淫邪之色。

    大名鼎鼎的邪王的名聲一號也是領略過,除了那在普通人之間算是強橫的實

    力之外,便是那一笑傾城的絕色容顏了,這般角色的尤物以她的名聲和地位,若

    不是因為有人故意操作了其體內的終端智慧體,那是絕對不可能看得上雷正陽這

    樣的普通人。

    所以,既然當初那個背叛者可以對終端智慧體下達愛上雷正陽的命令,那么

    如今激活了重新終端智慧體的一號自然也可以對終端智慧體下達服從自己的命令。

    有這么一個絕色美女當做自己的玩物,似乎也不錯。

    一號臉上不自覺的浮現一抹淫笑,他其實并不是一個好色之徒,他只是喜歡

    享受折磨柔弱女性的過程,看著她們帶著痛苦無助的神情下逐漸卻得到生理上的

    快感,最終沉醉在性欲之中無法自拔的癡態,這才是一號的目的。

    執行任務時當著目標的面凌辱目標的女人,這一直都是一號最拿手的事。

    「你,是叫月兒,是吧?」

    一號壞笑的問道。

    「是的?!?br />
    月兒順從答道。

    「告訴我,你有多愛雷正陽?」

    一號命令道。

    「我……很愛他很愛他……我愿意為他付出生命?!?br />
    由于終端智慧體處于被激活狀態,心靈和思想都被完全控制住的月兒在說出

    這番動情的話語時,面上卻是毫無表情,眼眸中也滿是呆滯之色,彷佛一個讀取

    記憶的機器一般,單純的復述著腦海中的感覺。

    「那么,現在我要你記住,你會在清醒的時候身體的一切完全服從我的命令

    ,同時你會每時每刻的回味你和雷正陽的感情,并且牢牢記住自己對他的愛意,

    但是你每一次回味你和雷正陽的愛情的時候,你都會因為背著他和我在一起而感

    到羞愧,越羞愧你的身體就會越興奮?!?br />
    一號微笑的,語氣流利的說道。

    「是……愛他……回憶……身體遵從你的一切命令……羞愧……興奮……」

    月兒喃喃的重復著一號的命令,待到將這些命令徹底牢記在腦海中后,她看

    向一號的眼神隱隱變得溫馴了許多,神色恭順。

    由于終端智慧體的服從性,對于一號的命令月兒不會有絲毫的質疑,只會毫

    無怨言的服從,并忠誠的執行一號的任何命令。

    這就是終端智慧體的霸道之處!也是從這一刻起,龍騰國際步入萬劫不復之

    地的步,便開始了。</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