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旁觀窩邊草】(1)

作者:sun1983000
    29-03-14

    那時候還是24年初,我剛換了套房子,離單位近的地方買了個剛交房不到

    兩年的二手房,搬進去之前要裝修,就想著提前跟附近的幾個鄰居打聲招呼,我

    們這層兩梯四戶,有兩戶是老人在家,剩下一戶我摁了門鈴之后一個有點嗲的聲

    音問:是誰?

    我回答:我是隔壁的,要裝修,過來打聲招呼。

    一會開門,一個瘦瘦小小的人,163左右的身高,平板身材,長相中等偏上,

    素顏,瓜子臉,挺白嫩,看上去二十五六歲挺文靜的女孩,穿著很普通的家居服,

    開門后很和善的問我:您是?

    我回答:我剛剛買了隔壁的房子,最近要裝修,所以過來打聲招呼,要是有

    什么打擾到的多包涵,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就行。

    然后她說:啊,歡迎歡迎,終于有個年齡差不多的鄰居了,您怎么稱呼?

    我說:我姓武,武文,你好,以后就多叨擾了。

    「我叫林楓,搬過來之后常來玩啊?!?br />
    互留電話之后我就忙我的去了。

    這是和林楓的次見面,印象是一個正正經經的女孩,聲音很甜很嗲,

    本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原則我也沒再聯系過,裝修期間無話。

    第二次見面是我搬過來之后24年底的一個周末,我出門在等電梯,林楓和

    一個男的開門走了出來,男的懷里還抱著一個兩歲左右的小男孩。

    次見面,感覺這是很般配的一對,男的挺帥,175左右的個頭,白白凈

    凈,留著利索的短發。

    看到我,他們熱情地打招呼,我和林楓的老公也互相留了電話,約好有空過

    去坐坐。

    時間過得挺快,因為工作關系加上下班之后有去健身的習慣,所以很少見到

    同層的鄰居,而且現在的鄰里關系也并不熱絡,所以直到14年夏天才算正式認識

    林楓的老公,一天晚上我出門倒垃圾,看到他在我家門口走廊的窗戶那抽煙,便

    走過去聊了一陣,互相熟悉了一下,男人姓王,就叫他小王吧,知道他們結婚三

    年,家境都還行,所以倆人沒什么生活壓力,小王自己做生意,有了孩子之后為

    了多賺點奶粉錢平時出差才比較多,互相吐槽了一下生活壓力之后各自回家,小

    王臨走前囑咐我:文哥,我最近經常出差,家里雖然有老人幫忙看孩子,但是要

    有什么事還是得麻煩你。

    我說都是鄰居,不用客氣。

    國慶節因為相熟的幾個女伴都沒空,所以我幾乎天天泡在健身房里,有一天

    晚上我回家之后剛要準備脫衣服洗澡,剛脫了上衣的時候林楓來敲門,我沒尋思

    就光著膀子去開了門,她說是家里廚房的燈壞了,買了之后都不知道該怎么裝,

    所以過來求助,沒辦法套上一件T恤衫就隨她過去。

    這是我次踏進她家,收拾的很干凈,客廳有個看上去四五十歲的女人再

    哄著小孩,打個招呼知道是林楓的母親,五十多歲的人保養的不錯,很顯年輕。

    然后去了他們家廚房三下五除二解決掉燈的問題就準備告辭,林楓的母親很

    熱情的招呼我,因為一身汗粘粘的不舒服,我隨便聊了幾句就告辭離開,在門口

    的時候林楓問我:文哥你平時在哪健身???

    我說現在剛剛在附近的萬達那的健身房辦了卡,去了還沒幾次。

    林楓說:啊,我也在那辦的,大半年就去了三四次,不知道怎么練,你練的

    可真好。

    說著還湊過來戳了戳我的二頭肌和二頭肌,我倆相差25公分左右,離得近了

    她仰頭的樣子顯得特別乖巧。

    兔子不吃窩邊草,因為麻煩,所以我只好說有空多去鍛煉,貴在堅持嘛,說

    完我就回家洗澡了。

    健身房是個充滿荷爾蒙的地方,不乏有練得好的互相交流,一來二去就熟悉

    了,跟幾個教練也沒以前那么見外,見了之后也不再給我推銷這個那個的產品,

    而是改成吹牛打屁,其中一個姓李的教練還托我幫他家辦了個不大不小的事。

    一天我練完準備回家的時候在健身房看到了林楓,一個人在跑步機上溜達,

    黑色的緊身褲,黑色的長袖緊身T,反襯的她更加的白,不過屁股和胸都沒什么

    料,好在細胳膊細腿整個人都顯得嬌嫩,我撇撇嘴過去打招呼,林楓看上去很開

    心:文哥,你要走啊,教教我怎么練吧,我什么都不懂。

    我說:那就先跑步吧,循序漸進,把心肺提上去,其余的再說,記得跑完步

    之后拉伸一下,免得第二天酸疼。

    說完沒一會覺得無聊就準備離開了,走的時候一個平時相熟的教練小李過來

    問我:剛才那妹子你認識???我說:我鄰居,不過不是妹子,是少婦了,干嘛你

    要推銷課嗎?他嬉皮笑臉的說:業績啊,文哥,要恰飯的嘛,你不帶她練的話我

    就去推銷一下下咯。我知道他們幾個不是省油的燈,就打趣道:你這一臉青春疙

    瘩豆的可別嚇壞了我那鄰居,別亂勾搭啊,隔壁鄰居,萬一出了事,麻煩得很。

    他立馬領會了我的意思,說:文哥沒問題,我不喜歡老的!

    隨后的日子里,隔三差五就在健身房見到林楓,她下班比我晚,所以每次我

    走的時候她還在運動,偶爾看到小李在指導她一些器械。

    一個月以后的一天,我拉伸完之后看到林楓和小李走到拉伸區,我跟林楓說:

    最近很積極啊,不錯,加油。

    她白皙的臉紅了一下,用甜得發膩的嗲嗲的聲音跟我說:你也很積極啦,經

    ??吹僥?,你練得很認真哦。

    我有些奇怪,發出這種聲音的女人一般是發騷了,我回頭看了她和小李一眼,

    她面色正常只是稍微有些發紅,小李詭異的朝我眨了眨眼,我沒太在意,這小子

    年齡不大,蠻機靈,也挺上進,近期托我辦了些事,我就當是跟我打招呼。

    轉頭回去拉伸完之后就收拾東西走人,轉頭看小李在給她拉伸,林楓臉埋在

    手臂里沒抬頭。

    突然有一天我發現很久沒見到林楓了,只是小李教練見了我有些拘謹,不知

    道為什么。直到有一天我回家看到小王在樓道的窗戶那抽煙,就過去聊天,聊到

    健身的話題,他說:你們健身的真是有癮啊,我老婆自從去健身之后,現在幾乎

    天天去啊。我:眉頭一皺,感覺事情并不簡單。并不是沒聽過健身教練勾搭女學

    員的事,莫非小李也做了?!心里有心事,我應付了幾句,抽完煙就回家了。

    第二天,我下班之后早早地趕到健身房,直接抓到小李,拉到他們辦公室,

    問:你和林楓怎么回事?他低頭,不敢看我,我說:臥槽,你把她上了??!他說:

    文哥,也說不上誰上誰,我覺得我是被上了。我:……

    「具體是怎么一回事兒吧,你跟我說說,我看她不像那樣的人?!?br />
    我找了個椅子坐下,小李走過來坐在我對面,認真的跟我說:文哥,這事說

    真的不怪我。

    然后跟我說了經過,林楓次來的第二天,小李看到她一個人在跑步機上

    散步,就主動過去走了走健身房教練的流程,做做體測什么的,順便推銷了自己

    的私教課,可以先上一節體驗課,林楓健身小白,覺得可以,就跟著上了一節體

    驗課,熱身,力量,有氧,拉伸,一套下來,問題就出在體驗課的第二天,渾身

    酸疼的林楓第二天來到健身房,自然是沒法練,小李正好沒事,就權當是看我面

    子上帶她練練,問了問就腹還好一點,倆人就去練腹肌,不一會兒林楓就嗲嗲的

    喊著這兒疼哪兒疼,懸垂舉腿的時候,小李讓她夾緊腿,忽然看到林楓顫抖了一

    下,為了?;ぞ蛻焓窒敕鱟∷?,恰巧她那個時候松了勁兒,小李就一把扶在了林

    楓的左乳上,林楓突然啊啊的低聲叫了幾聲,雙腿站在地上顫抖了幾下,然后幾

    秒鐘之后蹲了下去,把臉埋在手臂上,剩下一臉懵逼的小李教練。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怎么了?」

    小李蹲下問,聽到林楓低低的啜泣聲,隨后她站起來一溜煙就跑了。

    晚上小李微信問林楓發生了什么事,林楓羞答答的一直不說:總之就是很丟

    人的事。

    「明天你還來嗎?」

    小李問。

    「去!」

    林楓回答的很干脆。

    林楓再來的時候有點晚,健身房十點半關門,但是九點半左右的就基本沒人

    了,林楓就是這個點來的,小李關心的問:林老師(我們這邊對人的尊稱,估計

    有人已經猜到哪了),還疼嗎?

    林楓臉紅了紅是,說:還好啦,今天繼續昨天沒練完的吧。

    然后徑直走向做懸垂的器械前,小李跟過去,做了沒幾個,看到林楓突然要

    掉下來,一著急去托的大腿和屁股的地方,林楓臉紅的能滴出血,小李也愣住了,

    屁股上是濕的,黑色的緊身褲不仔細看看不出來濕痕,但是摸上去很明顯,不是

    汗,小李秒懂,然后沒控制住中指勾了一勾,這一勾,林楓墮入深淵。

    林楓站到地上之后,小李的手還在她屁股位置,她低著頭,頭發擋著臉,看

    不到表情,兩條腿和屁股都崩的緊緊的,夾著小李的中指,突然林楓抬起臉,直

    愣愣、沒有焦距的對著小李說:我要尿了!

    隨后一股熱流涌了出來,澆濕了小李的手,沿著腿流到灰色的Pegasus33上,

    時間仿佛凝固,過了一會林楓踩了踩灌滿了尿的鞋,說:這是我老公給我買的。

    然后離開地下的一攤尿,站到旁邊,小李趕緊的找來拖把。

    收拾完之后說:我下班了,送你回去吧。

    說完對著林楓彎了彎那根沾過尿的手指,林楓低下頭,倆人沒洗澡就直接出

    了健身房,在停車場她的車前,倆人站了很久,隨后小李拉開后座的門,林楓低

    著頭鉆了進去。

    當關上門之后,興奮起來的小李發現林楓渾身都在顫抖,他看著瘦小嬌弱的

    人妻突然有種施虐的快感,抬起林楓的左腿,脫下被尿浸濕的鞋,然后是襪子,

    白皙的腳趾濕涼的,小李拿著被尿浸濕的襪子開始涂抹她的臉,林楓仰著通紅的

    臉,任由他很有儀式感的均勻的抹了一遍,「張開嘴?!?br />
    林楓聽話的張開嘴,薄薄的船襪塞進去之后小李像個主人一樣靠著后座,掏

    出粗壯的發硬的散發著汗臭味的雞巴,林楓又開始顫抖起來,一眼不眨的看著這

    個雞巴,小李問:「想讓我操你嗎?」

    林楓點頭:「操死林楓!」隨后她慢慢把緊身褲褪到膝蓋的位置,屁股對準

    雞巴慢慢的往下坐,林楓的逼很濕,但是小李的雞巴對她來說有點大,她試了很

    久才讓龜頭找對洞口,「你被幾個人操過?」

    小李問,林楓猛地往下套住雞巴一桿到底,劇烈的刺激讓林楓想大喊出來,

    但是嘴里的襪子仿佛堵住了聲音,于是便一邊模糊的哼哼一邊回答:「兩個,和

    初戀做過兩次,剩下的都是和老公?!?br />
    因為褲子的關系,林楓的逼特別緊,小李很費勁才插到底,林楓開始慢慢的

    上下活動,小李看著她含著襪子鼓鼓的腮,聽著她悶悶的喘息和叫床聲,充滿了

    成就感,他伸進手去摸林楓的奶子,很小,「媽的,A?!?br />
    另一只手去探索她的屁眼,三點夾攻之下沒一會兒林楓就一抖一抖到了高潮,

    歪倒在小李懷里。

    小王掏出她嘴里的襪子,說:「回家吧?!?br />
    「你還沒……」林楓欲言又止。

    「來日方長嘛?!?br />
    小李一邊摸著她消瘦的屁股一邊用力捏了一把她的奶頭,捏緊奶頭時,逼夾

    得特別緊。

    送林楓到家的時候已經十一點了,樓道里很安靜,在林楓家門前,小李一邊

    掏出雞巴,一邊輕聲問:「你老公在家嗎?」

    「不知道,應該在?!?br />
    然后就在自家門前跪下去,含住了又硬起來的雞巴。

    「就這些?」

    聽完這個故事我久久沒從震驚中緩過來,「那不能夠,這只是個開始,文哥,

    后面你就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了?!?br />
    小李有點炫耀的跟我說。

    「你吃定她了?」

    我問,小李臉上的青春痘閃著紅光,得意的說:「吃的死死的,她自己送上

    門的,文哥,我不吃獨食!」

    說著拿出手機:「我給你看個刺激的?!?br />
    點開封面是林楓臉的一個視頻,視頻里林楓在自己家的臥室做自我介紹:

    「我叫林楓,28歲,現在在XX公司做行政主管,我自愿被小李教練玩,玩我的嘴,

    玩我的奶子,玩我的逼,玩我的屁眼我是個欠操的賤狗,隨便被小李教練玩的賤

    逼,小李教練是我親爹,我奉獻我的所有給小李教練,如果以后我反悔,小李教

    練可以隨意發布這個視頻,我不追究任何責任,我就是這么賤?!?br />
    說完掀開自己的上衣,露出小小的胸部,乳頭很大像兩顆棗,應該是喂孩子

    之后長大的,然后坐在床上,脫下褲子,陰毛修理過,很整齊,林楓細長的手指

    掰開淡褐色的陰唇,露出里面的濕漉漉的嫩肉和黑洞洞的陰道,然后攝像頭繼續

    往下,蠕動了幾下屁眼,鏡頭最后定格在臉上,林楓面無表情,但是眼睛里透著

    一股病態的瘋狂,臉旁邊舉著一張身份證和一張工作證,證件里的人青澀、恬靜

    的看著鏡頭。

    我抬頭看著小李,他分辨:「文哥,不是我強迫她拍的,次結束后,第

    二天她跟我說以后會主動找我,囑咐我要小心,要是暴露了就沒法繼續玩了,我

    說我主要是怕你跑了,她說我永遠不跑,然后就拍了這個視頻給我,還跟我說這

    就叫授人以柄,文化人兒啊?!?br />
    小李有點怕我誤會,「文哥,我不喜歡年齡大的,您要是覺得不行我就和她

    斷了,不過我覺得她還會物色別人,她有點瘋?!?br />
    我覺得有點頭大,實在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因為我和林楓一家雖然是鄰居,

    但真的只是點頭之交,我無奈:「你先玩著吧,起碼我對你知根知底,別害了人

    家?!?br />
    小李點頭:「文哥,雖然是我操她,但是我覺得主動權在她手里,一步步的

    都是她引導著我呢?!?br />
    「哎,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先這么著吧,我回去消化一下,這意外收獲

    太突然了?!?amp;amp;#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臨走的時候,小李追出來,塞給我一個手機:「哥,這是我和她聊天用的手

    機,她買給我的,我今晚有約會,你替我和她聊聊,說啥都行,我實在抽不出時

    間?!?br />
    我有點懵逼,等回到家才想起來,我該和她聊啥?!

    到了我家樓層,電梯門剛打開,看到林楓的丈夫匆匆忙忙的鉆進電梯,我有

    點反應不過來,畢竟剛剛看了人家老婆的裸體,「出去?」

    我試探著問了一句,他急急忙忙的回答:「武哥,你回來了,有點公事,我

    得去一下公司?!?br />
    道別之后我回到家,手機里已經有了幾條未讀信息:「親爸爸,你下班了嗎?

    你的小婊子林楓已經洗干凈等你了?!?br />
    「親爹,你有空就理理我,老逼林楓要癢死了?!?br />
    我沒回復,決定先看看他們的聊天記錄。記錄是從他們次發生關系的第

    三天開始的,條是小李發的:「為什么買個手機給我?」

    「是我孝敬爹的?!?br />
    「我不吃軟飯!你別叫我爹,我沒那么老!」

    「我喜歡叫你爹,你操了我的逼,你就是我親爹?!?br />
    「我看不出你還是這樣的人,你先給我介紹一下你怎么變成這樣的吧?!?br />
    林楓沉默了很久才回答這個問題:「我一直比較瘦小,小時候也很安靜,不

    引人注意,其實我很早熟,上小學的時候就聽到爸媽做愛,我就有感覺,五年級

    的時候班主任因為成績罵一些學生是豬,我突然好興奮,特別想別人罵我是豬,

    但是我太老實了,別人找我做朋友也是因為我安靜的性格,我不敢墮落,只能當

    一個正常人,我從小就不正常!」

    林楓有些語無倫次。

    小李繼續問:「你以前談戀愛的時候呢?」

    「我從來就是個乖乖女,我次做愛的時候是我的初戀,我希望他能一邊

    踩著我的頭一邊狠狠的戳破我的處女膜,他如果這樣的話,我就奉獻我所有去伺

    候他,天天家暴我我都愿意,可是他太溫柔了,次之后我哭他還以為是疼的,

    其實我是失望,所以第二次做完之后沒多久我就選擇分手了,雖然我們談了好幾

    年戀愛,我不覺得后悔?!?br />
    「你和你老公呢?」

    「我們是相親認識的,我爸媽覺得他不錯,我也覺得按照標準來說是個好老

    公,我看了很多心理學的書,我管住了自己內心的欲望,選擇了結婚,但是我知

    道我總有一天會爆出來?!?br />
    「你是選的我?」

    「不,我沒有選擇,遇到的就是你,我自慰會夾腿,那天練腹肌,我次

    知道練腹肌竟然會夾腿,而且很爽,我兩次都爽尿了,你看到了,所以才是你,

    我沒有選擇,我不想有那個權力?!?br />
    「我不接受怎么辦?」

    「我就求你,各種方式求你操我,我現在有家庭,我不想破壞家庭,不然你

    玩別人老婆的樂趣就沒有了,以后我喊你爸爸,喊你爹,不過最好是我主動找你,

    安全起見?!?br />
    「也就是你想結束就結束?」

    「不,永不結束,你想操我就給我打電話,不要發信息,我看到之后會回復

    信息,為了表示我的誠意?!?br />
    后面就是我看過的那個視頻。

    手機一直在收到信息,我沒法繼續看下去,決定假裝小李和林楓聊聊天:

    「你老公不在家?」

    「不在,綠王八老公今晚公司突然有事,他要去處理?!?br />
    想起她老公匆匆忙忙去公司的身影,我一陣惡寒:「剛走你就開始發騷?」

    「因為我賤啊,我這么賤,你快罵罵我?!?br />
    我實在不知道怎么出口,就轉移話題:「介紹一下你家吧?!?br />
    很快,傳過來一張照片,照片里一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女人在抱著孩子看電視,

    林楓涂著指甲油的晶瑩剔透的腳在中年女人的大腿上。林楓打字:「這是我媽和

    我兒子,老母狗和我跟王八老公生的狗兒子,我在他們旁邊。你要操我媽嗎,親

    爹,我把我媽給你操,我媽毛比我的多,逼也不黑,奶子比我的大?!?br />
    「怎么操你媽?」

    「我給我媽下藥,給你開門進來,你操完了射進去,然后我把精液給舔干凈,

    行嗎,親爹?!?br />
    「我操你是親生的嗎?」

    「是,是親生的才會這么便宜這個老逼?!?br />
    「平時在家你都做什么?」

    「遇到你之前都是想象,遇到你之后無時無刻不在想你操我?!?br />
    我開始覺得這么聊天很有意思,以前也經常聊騷,但是這么賤的女人還是第

    一次遇到,于是我決定再深入一點:「有沒有自己罵自己?」

    「有,親爹,我經常自己罵自己,我手淫的時候都是罵自己才能到高潮的?!?br />
    「真是個賤婊子,你老公就一點都沒發現?」

    「沒有,生孩子之前我們還經常操逼,生了孩子之后一個月都做不了幾次,

    我的大騷逼都快長蜘蛛網了?!?br />
    「去你臥室,戴上婚戒,把戴婚戒的手指塞到逼里?!?br />
    沒過一會,林楓就發過一張照片來,左手無名指深深插到陰道里,手指根部

    是一顆閃閃發亮的鉆戒,隨后又是一個視頻,林楓用這無名指在陰道里抽插,一

    邊抽插一邊聽到她小聲喘息:「看到沒,我在用綠帽老公送的戒指插逼,他真可

    憐,找了我這么個騷逼老婆,還不會大力操,我稍微一夾逼,他就射出來了。逼

    里面出漿了,戒指都涂滿了,真舒服,親爹,你真會玩,用戴戒指的手指操逼真

    爽?!?br />
    我雞巴硬的發燙,脫下褲子一邊擼一邊跟林楓聊騷:「舔過幾根雞巴?」

    「就舔過親爹你一根,我平時很老實,就只在你面前發騷,親爹,我是個乖

    寶寶?!?br />
    「賤寶寶吧,你這騷樣,哪兒乖了?!?br />
    「親爹你說我啥就是啥?!?br />
    「你是個大騷逼,大傻逼,大賤逼,腦子里裝尿的垃圾?!?br />
    「我是,我是」林楓忙不迭的承認,我說:「垃圾,給我看看婚紗照?!?br />
    「有,爹你等著?!?br />
    一會又發過來幾個視頻,畫面里是小王和林楓的大幅婚紗照,掛在床頭,一

    會兒林楓細瘦的裸體出現在婚紗照旁邊,站著分開細細的腿,彎腰屈膝讓逼對著

    鏡頭,雙手拉開陰唇,擺著這個很丑的姿勢,問:「親爹,你看到了嗎,我這個

    大傻逼和婚紗照的合影?!?br />
    說完伸手從陰道里掏了兩下,然后用粘在手上的淫水給照片里老公頭上涂了

    個圈:「讓這個綠王八沾點便宜?!?br />
    隨后從床上下來,拿起床頭的合影,一男一女加一個小孩子,都笑得很幸福,

    林楓停頓了一下,沖著照片呸呸吐了兩口唾沫,一陣鏡頭晃動之后她跑進主臥的

    洗手間,戴著婚戒的手掰開自己的陰唇,一會兒一股水柱從胯下沖了出來,尿在

    了合影上,尿完之后,林楓一邊刺溜刺溜舔著相框上的尿,一邊嫵媚的看著鏡頭。

    視頻看完,林楓打字問我:「親爹,我還想更賤一點,怎么辦?」

    「我大雞巴插到你逼里,你就知道該怎么賤了?!?br />
    「親爹,操我,一邊罵我一邊操我?!?br />
    「一邊揍你一邊操你,捅爛你的騷逼和屁眼?!?br />
    「爹啊,我的騷逼和屁眼快著火了?!?br />
    「狗逼,去舔你家馬桶泄火去?!?br />
    「爹,你啥時候操我,我想舔被你尿過的馬桶?!?br />
    我擼了一會決定結束這段聊天,畢竟不能替小王教練約她,萬一他沒時間就

    抓瞎了,于是發信息給林楓:「賤婊子林楓,今晚不許手淫,不許高潮,明天求

    我操你,我高興了就去日日你的逼?!?br />
    「好,親爹,我難受,我忍,我想你的大雞巴,你是我親爹,你操了我我再

    讓你操我媽。我明天求你?!?br />
    「我要睡了,滾吧?!?br />
    「親爹,我給您磕頭,晚安?!?br />
    說著發了個在地上尿液里咚咚磕響頭的視頻。

    結束后,我握著手機,看著朋友圈里林楓安安靜靜巧笑嫣然的臉,這張臉下

    面,是怎樣的一種瘋狂。

    (待續)</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