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狗血大劇之獨家試愛 第一部(01-03)

作者:zhangyamei33
    部

    1

    離開半年的孫彥終于可以在今天從日本回來跟自己的老婆孩子團聚,想想心情就激動,這一刻的到來實在是太漫長了。

    在兩人分離的半年里,雖說他們可以通過越洋電話或視頻電話來告知各自的近況,進而交流傾訴各自對對方的思念,可是在這無形中的溝通總覺到好像那么有一條線將他們隔開,心里的思念被它阻隔著。這種情況的出現已經不是一兩次了。

    早在三個月前,陳潔就開始變得與孫彥說話不超過兩分鐘就要掛斷,有時通話到一半就掛了甚至不接孫彥的電話,這讓孫彥很是疑惑。

    他不是沒有想過往壞處想過,可是一想起兩人這一路走來,他還是選擇相信自己的眼光,也愿意相信陳潔不是那種人,但事情一旦發生地太過于頻繁,在天各一方的孫彥又會怎么想。

    終究到底還算是夫妻,講究的是信任。在日本的孫彥所想的一切,陳潔當然不可能盡知,可是女人的第六感讓她知道,自己這樣下去,終究會被孫彥察覺。

    可每次在孫彥心里有了亂想時,一方面會讓自己心里難受,另一面也覺得陳潔不是那樣的人,為對方開脫的同時,其實是開解自己,他在努力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會差在哪。

    這一天,是7月11號,也是孫彥離開日本回國的前一天,陳潔難得一次給孫彥打來電話。兩人聊了不到幾句,話題轉到日程這里來。

    “老公你明天坐幾點的飛機回來?”

    “八點”

    “老公,我好想去接你,可是家里的孩子我放心不下,你不會怪我吧?!?br />
    “怎么會呢?有個這么懂事的老婆,我高興還來不及呢?!?br />
    “老公,謝謝你?!?br />
    “謝我什么?”孫彥裝煳涂道。

    “討厭,你總是這樣,老公,你幾點到家,到時我給你燉湯喝?!?br />
    “我也不是很清楚具體時間,大概要三四個小時吧?!?br />
    “好的,老公,你回來是不是要獎勵我呀,我給你生了白白胖胖的男孩?!?br />
    “這怎么可以讓你費心提醒我呢,我早就準備好了”

    “我就知道我老公對我最好了a哎呀?!?br />
    話題聊到這,陳潔的哎呀一聲讓孫彥有了驚嚇,以為老婆出什么事了。

    “老婆你怎么了?”

    “老公,他拉屎了?!?br />
    “誰,誰拉屎了?!?br />
    “你兒子?!?br />
    “我以為是什么事,嚇我一跳,換一塊紙尿片就行了?!?br />
    “我知道,可是老公,我以前好不懂事,現在我才知道知道養兒不容易,做母親更不容易。媽媽走之前,我都沒有好好孝順她,我,我,嗚嗚?!?br />
    “老婆,別哭了,媽媽在天之靈知道你會這么想一定會很高興的?!?br />
    陳潔孩子出生以后,被想像中還要難纏,原本的生活幾乎有了個孩子,生活節湊全打亂了。不養孩子不知道,養了孩子才知道為人父母的辛勞,這一說,又讓陳潔想起了她的往事。

    2

    陳潔是在一個單親家庭里長大的,在她還在她母親肚里的時候,她爸爸就消失不見了。

    在她的成長中,時不時被她母親挨罵,時常拿她老爸來說事,那是在她⑤歲那年,已經稍微有點懂事了,在外面經常被人笑她是個沒爸爸的孩子。為此她還跑回家里責問母親爸爸去哪了。

    這話不說則好,一提起就令她母親大罵陳潔,說你想你爸干什么,媽有什么對你不好的地方,你吃我的住我的,你爸呀從你出生到現在,比光速還快。

    陳潔那時很委屈,她不過是想問問她有沒有爸爸,爸爸去哪了,哪知道會惹母親如此大的反應。母親在一旁的責罵讓她更難受,一氣之下跑了出去。

    那時陳潔的母親也很難過。

    陳潔母親叫李菲兒,年輕時是個美人,追求他的小伙子很多,最后卻被陳潔他爸泡到手了。與他在一起的那段時光,可以說是李菲兒最開心的日子,由最開始被他破處的痛楚到后來享受到性愛的樂趣,李菲兒覺得人生百味不過爾爾,能跟自己心愛的男人做愛,純粹享受肉欲的性愛之旅是一件人生快樂事。

    他們從傳統的傳教式到觀音坐蓮,再到老樹盤根,老漢推車,到后來的倒灌蠟燭,各種各樣的姿勢嘗了一個遍,做得那叫一個歡樂啊。

    其中最讓李菲兒印象深刻的,莫過于是吃熱狗與被男人舔陰。她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在她的教育里,從來沒有看過什么色情影片,也不知道什么是手淫自瀆的。

    自從被陳潔父親追到手后,他時不時就要說些下流話來引逗李菲兒,那時的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聽了那些話下麵會癢癢,會難受,也會流口水,而且還是一發不可收拾那種,那叫的可是春情蕩漾啊。

    李菲兒在罵走了陳潔之后,她又一次想起了她的老公,那個窩囊廢的男人,一想起他,就不由得想起他的那根肉棒,大大的,又長又硬,火紅的鐵棒子,灼熱得很。她很清楚記得自己次被他捉著自己的小手去握那里,嚇得她趕緊閉住眼睛。

    那根骯髒丑陋的東西好像一摸,就有了自己的意識,在她手里會跳動,李菲兒握著緊緊的,生怕一個不小心,被它跳了出來,跑到她那里去,十七年的的貞操就被奪取了。李菲兒剛開始摸著那根肉棒的時,它的熱量已經從手心傳達到她的心臟,噗噗跳個不停,最要緊的是她那時緊閉的雙眼微微睜開一條縫隙,“我的媽呀,這么大,能放得進尿尿的地方么?”

    李菲兒次看到這么大的肉棒確實嚇到她了,還要放進她的身體內,無論如何,總該撐破那里吧。想到這里,李菲兒的手又是一緊。在她手里的肉棒已經從最初的海綿體進化到了完整的形態,斗氣昂揚,像個威武的戰士一觸激發。

    往事不堪回首,李菲兒頭腦稍微冷靜了一些,知道剛才不好,不應該對女兒大吼大叫??燒飧齦盟賴吶?,讓她想起了她該死的的丈夫,這么多年來,李菲兒一直沒有再嫁,是源于她的保守,認為女人要從一而終,她不是沒有想過她的丈夫有一天會回來,可是這么多年過去了,他還是不見身影。

    那時的李菲兒正值三十來歲的年紀,恰恰女人最美好也是性欲最旺盛的時期,不是有人說么,女人三十如狼似虎,四十坐地能吸塵。

    她在罵過女兒一頓后,讓她回想起這么些年來的寂寞日子,想想甚是可悲。尤其是生完孩子以后,每次她有需求后,要么用自己的手來解決,要么拿黃瓜來慰藉自己心靈的孤寂。

    李菲兒此時在做著一些少兒不宜的動作,殊不知躲在窗邊的陳潔目睹了這一切,幼小的陳潔當時并不知道母親在干什么,她只是好奇母親在罵她一頓過后,為什么要把手放在撒尿的地方擠按,甚至還要拿跟黃瓜來往那里捅。

    想必那里應該很痛吧,可事實沒有按照陳潔所想的那樣,她的母親還從嘴里哼出“哈啊啊”的嬌喘來,聽起來又舒服又難受。以后這樣的日子時不時都有發生,這在陳潔看來已經見怪不怪了。

    在陳潔18歲那年的成人禮上,李菲兒積蓄了一筆錢,說是給女兒訂個大蛋糕慶祝一下,在那場生日慶?;嶸?,陳潔次聽起母親說起他爸的故事來,后來還她說了,你也長大了,要學會?;ぷ約?,千萬不要讓男孩子欺負。

    “媽媽,什么叫?;ぷ約?,不讓男孩子欺負?!背陸轡誓蓋?。

    “女兒,當年媽媽就是不懂這個,就是讓你爸占了便宜,結果生出你來了?!?br />
    “媽媽,你被爸爸欺負了,可以找奶奶爺爺他們幫你出頭?!?br />
    “傻孩子,這事怎么可以到處說,還丟人不丟人?”

    “媽媽,這怎么就丟人了,爸爸欺負你,難道不能跟其他人說?”

    “傻孩子,媽媽跟你說,爸爸這是愛媽媽才這樣的?!?br />
    “媽媽,我又不懂了,爸爸愛你,怎么會弄出我來呢?”

    “女兒,這說一時半會你也不明白,不如媽媽來教你,這樣以后你也有經驗了,知道什么是欺負,什么是愛了?!?br />
    陳潔不明白母親的意思,可是她分明看到了母親在她眼前脫衣服,這讓陳潔嚇一跳,“媽媽,你這是干什么呀?”

    “媽媽這是教你,為你好呀,你也知道媽媽這么多年一直供養你不容易,是時候讓你報答媽媽了?!?br />
    “媽媽,你這是要哪個么?”

    “什么哪個?”

    “就是要用手啊?!?br />
    李菲兒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原來我的女兒早就明白了,這樣也好,待會兒你就知道了?!?br />
    “媽媽,不是你想得那樣,我只是小時看你做過?!?br />
    “沒事,你放鬆點就行了,你自己脫衣服,還是媽媽幫你脫?!崩罘貧嫡饣笆?,早已把自己的衣服脫得剩下三點式,還打算把陳潔的衣服也脫倒是讓陳潔拒絕了。

    “媽媽,我自己來?!?br />
    陳潔沒有想過,在她十八歲生日那天,是以這樣的方式來慶祝她的成人禮,從小被母親責罵慣的她,怎能反抗,不過陳潔必須承認,跟母親做那些事,比起男人的肉棒插進自己的身體,還是女人與女人之間的愛,才是真正的愛,因為女人與男人做愛是因為你有才華,或有錢,或可以終身依託,性生活好像是她們送給男人的賞賜??膳巳粗皇俏靄靄?,出于最原始的需要。

    3

    陳潔想起母親李菲兒時,倒不是懷念她的母親,在三年前,她的母親就因病去世,那時的陳潔終于可以緩出了一口氣,終于可以擺脫母親的魔杖了。她自由了,像個小鳥在天上亂飛。無人管束,無人關心,那段時間里,她靠著母親留下的一點點遺產揮霍了一段時間,后來錢不多,她跟她的幾個好姐妹覺得出去外面闖闖。陳潔憑藉著母親遺傳給她出色的外貌,辦事能力圓滑,很快就做到了辦公室秘書的位置上。

    直到在一次公司的聚會上,陳潔才與孫彥結識。兩人的相識過程就像熱帶雨林的某種植物,隨著光合作用的下,在認識兩個月后,他們就結婚了?;楹蟮某陸啻塹裊俗約旱墓ぷ?,專心做好自己的家庭主婦。

    這次陳潔的來電徹底打消了孫彥的疑慮,這讓孫彥時不時有些自責,不應該懷疑自己的老婆,陳潔為這個家付出得太多了,實在是不應該啊。

    直到第二天上機的前一分鐘刻,他還跟陳潔通話,可他這次明顯感到陳潔的敷衍,說話不斷兩句就掛掉了。這點小小的不愉快很快就被他很快就能自己的老婆孩子了打掉了,他心情無比激動。在飛機上的那幾個鐘頭,幾乎興奮地睡不著覺,剛一下機走出就看到自己的好兄弟李歡在等他。

    “兄弟,走,哥們幾個開好的房給你慶?;毓??!崩罨兌徽蠹ざ桶閹镅灞Я爍黿崾?,“沒怎么變么,身材還是那樣的結實,看來島國的妹子不給力啊。不能把你榨干,哈哈”

    “說什么呢?”孫彥看下四周,發現周圍并沒有什么人留意這邊,“你以為我是你呀,整天想著玩女人,玩著玩著,別到時把自己玩沒了?!?br />
    “哈哈,瞧你說的,哥是不倒翁,懂?”

    “就你這小身板,看你堅持不了三分鐘?!彼镅搴鶯蕕卮蚧魎環?。

    “切,”李歡頓時來氣,“要不要比試比試,今晚開好了房,叫幾個妞來,咱兩比比看?!?br />
    “去你的,整天說這個,我是有家庭的人了?!?br />
    “喲,有家庭又怎樣,難道我們的大情圣轉性了。讓我看看陳潔把你身上那里改造地服服帖帖?!崩罨堆酃獯由賢麓蛄懇環?,最后目光盯著一處,看著孫彥毛骨悚然。

    “我不搞基,謝謝?!?br />
    “誰跟你搞基啊?!崩罨恫恍嫉?,“我看吧,陳潔把你這兒改造了吧。全身結結實實,就這有點軟,哈哈?!?br />
    “找打?!彼镅搴鶯蕕馗艘患僑防罨兜募繽?,打得李歡哎喲一聲。

    “說正事,今晚真不去那了?”

    “不去了,有老婆孩子,拿能像你這么胡鬧,你也老大不小了,是時候找個女孩?!?br />
    “得,得,別說了,你一說這個我就頭疼?!?lt;/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