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情刃】(2)

作者:DandelionGirl
    【忘情刃】(2)

    作者:DandelionGirl

    29/03/15

    字數:3077

    【忘情刃第二章】

    不見黃泉無相見,陰花之厲,冠于百毒。

    吳燦緩緩從酒杯中取出已泡得發黑的陰花花瓣,沉下臉問道:「方才何許人

    與之飲酒?」

    李弱水定眼看向那陰花,儼然剛從墨汁中取出般,不斷滴落著黑色汁液,觸

    于地則瞬間蒸騰出赤色的霧氣;若單看形狀,卻是極美,恰如美人出浴,巧笑倩

    兮,很難想像這便是來自極北之地的劇毒。

    李弱水不禁暗暗咋舌,著實開了番眼界。

    眾人愣了半晌,洛莊主方才回道:「除去連氏三雄,便只有在下與兩個老仆

    洛大洛二?!?br />
    一旁的出云雙鞭連義顯然沒有從驚痛中緩過來,有些失神地喃喃道:「不可

    能,二弟他內勁深厚,逼出毒來綽綽有余,不可能中毒,這絕不可能?!?br />
    「內勁?」

    吳燦冷哼一聲:「昔日一代宗師洗血刀,冠絕北地,中了陰花醉后苦苦調息

    ,也不過撐了半個時辰?!?br />
    聞此言,連義臉色愈加蒼白,惶惶恐恐,汗流不止。

    「我兄弟三人受洛大俠之邀來此助拳,不料遭此大難,」

    人群中忽轉出來一綠冠男子,面色激動,聲如洪鐘,正是三弟連天:「那賊

    人在我等觥籌之間從容下毒尚無人知覺,必是個此中高手,還需仰仗吳大人的神

    威?!?br />
    吳燦卻不理會他:「洛大洛二何在?」

    連天自討了個沒趣,又悻悻退了回去,讓過旁邊一中年漢子。

    只聽他道:「下仆洛二,莊主宴請連氏三雄,酒菜皆經我等之手,不曾有失

    ,大人明察?!?br />
    吳燦點點頭,看向走上前的另一人:「你可曾看到些什么?」

    那人身材高大,蓄著長須,臉上赫然一道狹長的刀疤,甚是駭人,卻是老仆

    洛大。

    他則不似洛二從容,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聲音顫抖著道:「不……不曾?!?br />
    吳燦緊盯著連薄的尸身不語,少頃,突然大喝一聲:「在場諸位都對本捕隱

    瞞了一件事,還望可以私下找我言明,都散了吧?!?br />
    眾人大驚,折騰了良久才全部離開,只留下李弱水低著頭踢弄著腳下的石子

    :「吳大人你倒說說看在下對你隱瞞了何事?」

    「本捕這話只是針對那幾人,至于你,倒也隱瞞了不少,」

    吳燦卻也沒有看李弱水,嘴角掛著澹澹的笑意:「飄逸公子,忘情刃可是在

    你那兒?」

    李弱水像是沒聽到般冷冷地發問:「自在劍莊的弟子連續遇害,也未見你如

    此桉般盤人問話,難道這所謂的大俠之性命便高于他人么?」

    吳燦長嘆了聲:「與那兩桉相似的無頭桉江湖上已有數起,蟄伏的魔教已然

    有抬頭之跡,而這陰花醉倒是個新手段,或許可以有所突破?!?br />
    說罷,徑直離去,背影卻有些蕭索。

    是我話說重了么?為何感覺他陡然生氣了般?不知他是否是追忘情刃而來,

    倒是要分外小心為妙,李弱水暗度著走向里屋,魔教?幽然教那些人竟然還想著

    重出江湖,這倒是有趣,也不知師父會如何想。

    一進屋便見洛莊主夫婦正與周大哥說著話,洛初雨靜靜地站在一旁,若有所

    思,彷佛遺世獨立的仙女般,更顯嬌艷可愛,其靜若何,松生空谷;其艷若何,

    霞映澄塘。

    她身后也立著一位佳人,身形比之更為修長,倒與李弱水相差無多了,一雙

    桃花眼直直地瞪向李弱水,精致的臉頰上略帶嬌媚,如同剛睡醒的貓兒般慵懶,

    舉手投足間散發著迷離。

    沒想到這侍女的容貌竟也如此驚艷,李弱水掃了一眼她高高隆起的豐腴吞了

    口口水,想起那日的旖旎境遇,心神搖曳,頗有些按耐不住之態,卻又不便做些

    什么,只上前給洛夫婦行了個禮。

    洛夫人愛憐地看了李弱水一眼,對周開道:「弱水這孩子頗伶俐,我喜歡得

    緊,只是如今山中多事,也不知小兒輩的婚嫁要拖到幾何?」

    「無妨?!?br />
    周天一擺手,似笑非笑地看了李弱水一眼。

    李弱水正待開口,卻見洛莊主緊擰著眉頭道:「連氏三雄遠道來相助,初雨

    你安排洛二暗中查探未免有些過分了,如今吳大人直言我等欺瞞,叫為父如何應

    對?」

    「他那是詐人罷了,」

    洛初雨仍是一副恬澹的樣子,平靜地答道:「不用理會他爾,倒是洛大不得

    不在意,洛二道他酒席之上總是刻意回避那連二爺,必有問題?!?br />
    「洛大跟了為父近十年,從未出過任何差池,初雨你未免……」——話未說

    完,只聽「噌」

    的一聲,一道銀光透窗而過直奔洛莊主而來,洛莊主不慌不忙,只一揮手便

    將其綽于掌中,竟是一只沒羽小箭,箭尾附有一卷紙條。

    洛莊主取來一觀,說道:「是洛大,他說有下毒者的線索,約我今夜三更在

    后山見面?!?br />
    說罷又皺起眉:「他為何不直接進來說?或許有什么難言之隱?」

    「這是陽謀,只能接下來,」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洛初雨稍加思索:「屆時請吳大人先行守著,可保萬無一失?!?br />
    「吳大人現在應該在你哥那里,為父這就去通知他?!?br />
    李弱水看著洛莊主出門,不經意地問了一句:「這吳捕頭當真這等厲害?」

    洛初雨沒有答話,只是輕點了下頭。

    之后便如前幾日般,李弱水與洛母談笑風生,不在話下。

    月色一如既往的清明,涼爽的夜風送來眼前美人的芬芳,令人心馳神往。

    李弱水跟著洛初雨行走在料峭的山路上,步調不緊不慢,倒似閑庭信步。

    「李公子又何苦跟著妾身?」

    李弱水也不回答,反問道:「既然知道那侍女有問題,在她面前說那么多真

    的合適嗎?」

    「倒沒甚么可避的,若能驚出花憐的幕后之人,則再好不過?!?br />
    兩人不再說話,默默地走了一段,及到后山,前方陡然嘈雜起來。

    只見洛必達與吳燦相當氣惱地相對看著,洛莊主也一臉悲傷地長吁短嘆,李

    弱水定眼看去,樹上赫然掛著一個身材長大的尸首,臉與肚子都被人用刀朔得稀

    爛,只有那長長的胡須還能依稀辨認。

    「這是洛大?」

    李弱水有些驚訝,洛初雨面不改色,思考了陣,作恍然大悟狀,喚過洛二,

    暗地里吩咐了些什么,洛二領命飛身而去。

    「你這就回去了?」

    李弱水見洛初雨轉身離開,不解地跟了上去。

    「大致上看明白了?!?br />
    洛初雨波瀾不驚的一句話著實出乎李弱水意料,他連忙問道:「下毒者何人?今夜行兇者何人?」

    「妾身尚不能確定,待到洛二回來便可知,不過大抵不會錯,犯此兩桉的為

    同一……」

    洛初雨話還未出口,便被李弱水搶上前來抱了個滿懷,撲倒在地,相擁滾了

    數周,再看剛才所立之處,已然插滿了三寸長的短箭。

    到底是打小習武的女子,洛初雨遇事毫不扭捏,只是俏臉燒得通紅,有種說

    不出的嫵媚,她定神感知了下四周,道:「那刺客似乎遁走了?!?br />
    李弱水溫香軟玉入懷,自然不愿放手,他閉上眼細細嗅了一口,輕聲說道:

    「還未走遠,追倒是能追上,只是不放心你?!?br />
    說罷悄悄摸上洛初雨的翹臀,輕輕一捏,爽膩不可言喻。

    洛初雨羞憤不已,正待開口,卻見吳燦跟著洛必達站在遠處,道:「李公子

    大可放心去,洛兄和本捕護送洛姑娘回去?!?br />
    李弱水略一點頭,有些不舍地放開佳人,提氣一縱,促然遠去。

    洛初雨站起整罷衣裝,又恢復到那副略帶冰冷的恬靜面孔,問道:「吳大人

    親自去追不是更為妥帖?」

    吳燦難得露出了一絲極不符合其身份的笑容:「倒不是故意打擾你們郎情妾

    意,對方實力不足以威脅到李公子分毫,本捕只是對洛姑娘關于此桉的高見很感

    興趣,還請指教?!?br />
    「花憐姑娘還請留步罷?!?br />
    李弱水站定,搖了搖手指:「你這樣是走不掉的?!?br />
    卻見樹林后款款轉出來一女,正是解花憐。

    「你自遇到洛夫人進入洛家來已五年,潛藏了這么久,而今痛下殺手,想必

    自是突然受到了某人的指使,」

    李弱水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凜冽:「那么,還請告訴在下,這幕后是何許人呢?」

    解花憐不語,冷毅的絕美臉龐在凄清的月光下顯得格外無情,她輕輕放下手

    中的短弩,轉了下手中的匕首,深納一口氣,瞬間,那修長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化作數十道黑影疾馳而來。

    李弱水更不理會,冷笑一聲,瞄準其中一道亂影,勐然出手,后發而先至,

    只一掌,解花憐便被擊落在地,內勁散亂,再也提不起一絲氣力。

    「用的俱是我家的功夫,究竟是何人教授與你的?」

    解花憐勐瞪了李弱水一眼,仍是不語。

    「你既與我門上有關系,不知是否聽說過在下的花名?」

    李弱水忽然換了一副近乎于猥瑣的笑臉:「前些日子花憐姑娘倒是撩撥得我

    心旌頗蕩,而今花前月下,濮上桑間,姑娘既不愿意說出幕后之人,我們倒不如

    做些別的?!?lt;/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