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亂情】(3-4)

作者:3.1415926
    29-03-17

    第3章

    「妹子,叫什么名字???看樣子還在讀書吧?」

    薛隊長無話找話。

    「長……長官,我……我叫林稚萍,逃出來前,讀初中三年,還沒讀完鬼子

    就打來了?!?br />
    叫林稚萍的女學生結結巴巴的回答。

    「哦,萍萍妹子,看你這氣質,也是出身富裕人家吧?」

    薛隊長若有所思,打量著萍萍問道。

    「長官,我父母是都是在中學里當教員的,談不上富貴,本來家里日子還將

    就過的去,可是鬼子來了以后……嗚嗚嗚,」說著說著,萍萍開始輕聲啜泣起來,

    「鬼子進城以后,到校園里來找女學生,說是要陪他們的軍官開舞會,爸爸媽媽

    為了阻止他們都被……」

    說著說著,萍萍哭的更厲害了。

    「好妹子,別哭了,你現在逃出來了就是萬幸??!家里還有什么人嗎?」

    薛隊長也動了惻隱之心,關切的問。

    「爸媽被害以后,我帶著妹妹跟幾個高年級的同學就逃出來了,一路從林子

    里走,不敢走大路,好不容易入了關,又跟著逃難的人流,一路到了長沙,同學

    們死的死,散的散,妹妹也走散了,現在就剩我一個了……」

    萍萍此刻已是渾身不住抽搐,淚流滿面了。

    「哎,我這苦命的妹子啊,你可真讓哥哥心疼呦!都是天殺的小鬼子做的孽!」

    薛隊長說著把萍萍摟入懷中,把她抱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憐惜的撫摸著這個

    命運坎坷,和自己小姨子有幾分相像的小可人的頭發和后背。

    萍萍雖然開始有些抗拒薛君山的摟抱,畢竟從來沒有男人這樣抱過自己,但

    心中漸漸感覺到了一種依靠,一路上的苦痛心酸好像突然可以有所傾訴,于是她

    勉強的接受了這種擁抱和撫摸,羞澀的感受這個看似粗魯的長官的關懷。

    過了一會兒,薛隊長感受到懷中女孩的哭泣漸弱,便輕聲說道:「妹子,剛

    才哥哥酒喝的有點兒多,現在呀有點兒坐不住了,咱倆去里面慢慢聊吧,里面有

    床,躺著說話舒服點?!?br />
    薛君山也不等女孩回答,起身順勢將身體輕盈的萍萍一個公主抱,向套間內

    屋走去,萍萍一個驚慌,雙手條件反射的摟住薛隊長的脖子。走進里屋,薛隊長

    將萍萍輕輕放在牙床之上,自己站在床前打量著床上這個穿著國中制服的女學生,

    身下不禁起了反應。

    「慢慢來,慢慢來,不能急,這種黃花閨女需慢慢品!」

    薛隊長在心中對自己說到。薛隊長不是沒玩兒過黃花閨女,但畢竟是物以稀

    為貴可遇不可求,偏偏今天這個女娃子姿色氣質可算一流,再加上又透著幾分和

    小姨子湘湘的相似……

    萍萍似乎覺得在一個男人面前躺著十分不雅,于是準備下床,剛坐起身來,

    薛君山就坐到床邊,雙手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下床。

    「萍萍,你剛才說你有個妹妹走散了?」

    薛君山看出萍萍的不安情緒,連忙說了個話題岔開她的注意力。

    「是啊,就在長沙城外不遠,當時逃難的人有很多,突然遠處日本人的飛機

    來了,人群一亂我就和妹妹散開了,等到飛機走了,我就再找不到妹妹了……也

    不知道她現在怎么樣了,她還那么小……」

    萍萍一說起妹妹,擔心和掛念之心涌上來。

    「嗯,原來是這樣啊。既然人流是進長沙的,那十有八九你妹妹也跟著進城

    了。別的我不敢打包票,在長沙城這一畝三分地,找個人對于我薛某人來說只是

    時間的問題!妹子你放心好了,這件事包在哥身上,哥一定幫你找到你妹妹!」

    「真的!長官,您要是能幫我找到妹妹,怎么感謝您我都愿意!求您一定幫

    幫我!」

    萍萍聽到薛君山竟能幫自己找到妹妹,一下兩眼放光,順勢就要在床上給薛

    隊長下跪磕頭!薛隊長連忙抱住萍萍瘦弱的身體阻止她的大禮。

    「呦,好妹子好妹子,你可折煞哥哥了,只要你聽話,一定幫你找到你妹妹?!?br />
    「嗯,長官,我聽您話,您一定要幫我?!?br />
    心中一下子有了希望的萍萍,此刻也忘了和一個男人同坐一床,并且身體相

    擁的尷尬。

    「好妹子,既然你說要聽話,那……」

    說著,薛隊長放開懷中的女學生,撫上她的臉頰,用手在少女的小臉蛋上緩

    緩撫摸。

    此刻萍萍想躲開,但又不敢掃了這個能幫助自己的長官的興,只得忍著羞臊

    承受。

    「只是摸摸臉而已,畢竟他能幫我找到妹妹!況且……他的手還很溫暖。嗯,

    畢竟只是摸摸臉而已……」

    萍萍心中這樣想。

    薛君山的手從少女的臉蛋逐漸滑到后頸,另一只手從后繞過去拖著她的后背,

    一下將女孩拉向自己,順勢親上女孩的脖子。

    「???!你做什么?!好癢!」

    女孩驚呼到,同時想把男人從自己身上推開??墑撬庋桓鍪嗨甑納倥?,

    哪能推開薛君山這個孔武高大的成年男人?

    薛君山感受到少女的抗拒,反而更加摟緊了她瘦小的嬌軀,從女孩的脖子吻

    到她的下巴,雙手在她的后背撫摸。

    「??!求你!不要這樣,求你了長官!啊……」

    萍萍哪受過這種攻勢,不住委屈的求饒。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趁著萍萍張口求饒的空子,薛君山吻上萍萍的嘴唇,嘴巴一下子覆蓋住萍萍

    的嘴唇,舌頭伸進少女的口中。

    「??!嗯……唔……唔……」

    萍萍從未想過,自己的嘴巴會被一個男人的舌頭探入,他的舌頭竟然在自己

    的嘴巴里攪動!他竟然還在吮吸自己的舌頭和唾液!萍萍此刻無法掙脫,只得不

    斷的回想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妹妹,用這些轉移從自己小小嘴巴蔓延開的羞恥感。

    薛君山品嘗夠了處女嘴巴里的瓊漿玉液,壓著萍萍的肩膀把她按倒在床并騎

    在姑娘身上。薛隊長急切脫去自己的制服與襯衫,粗魯的扯開萍萍的衣領,擒住

    她的手腕伏在她的身上,在姑娘的鎖骨和脖子上親吻。萍萍的雙手被控制著無法

    掙扎,雙腳無助的胡亂蹬著,腰部用力的扭動想要掙脫。

    「用力,再多掙扎掙扎,等用盡了力氣,等會兒辦正事的時候就沒力氣掙扎

    了!」

    薛隊長心里想著,他深諳對付處女的技巧。

    「長官……叔,求你別弄我了,我還沒有過,我不想,不行啊,求你了,嗚

    嗚嗚?!?br />
    萍萍淚流滿面,絕望的祈求著。

    薛隊長不理姑娘的祈求,撕開了她的上衣,露出藕白色的肚兜,少女剛剛發

    育沒多久的小胸脯在肚兜的包裹中上下起伏。薛隊長騎在姑娘的大腿上,趴在她

    的胸口貪婪的吮吸少女的味道,張開嘴隔著肚兜啃咬乳房。

    「??!不要!痛??!」

    萍萍痛苦而絕望的哭訴,但是身體的掙扎已經弱了下來,她已經沒有力氣了。

    薛隊長感覺到身下女孩的反抗漸弱,知道是進一步的時候了。他熟練的從女

    孩身后解開肚兜的系帶,將肚兜撩上去,女孩小巧白嫩的乳房呈現在他的面前,

    不知是否因為營養不良,萍萍的乳房并不大,像是平原上鼓起的小山包,但是反

    而更顯青澀可人。乳暈很淡,淡粉色的乳頭只有花生粒大小。

    乳房次袒露在一個男人面前,萍萍驚叫一聲忙用雙手護在胸前,薛隊長

    抓住女孩兒的手腕按在床上,從乳根開始舔吮,繞著乳房一圈圈的向圓心進攻,

    萍萍小小的奶子被舔的濕漉漉的,乳頭終于被男人吸入口中。

    薛隊長像吃豆腐腦一樣品味著萍萍的乳房,把乳頭吮入口中,舌尖繞著乳暈

    轉動,快速撥動乳頭,時不時將乳頭緊緊吸住,用牙齒輕輕磨咬。

    萍萍的嗓子已經嘶啞,此時只有絕望而羞恥的淚水滑落,從乳頭傳來蔓延全

    身的酸麻瘙癢傳遍全身,渾身好似脫力一般,完全無法掙扎了,而下身隱約的奇

    怪感覺更是讓她奇怪而又有一絲期待。薛隊長坐起身解下皮帶,將萍萍的雙手捆

    住,撩起她的校服裙,白色長筒襪和內褲之類一截滑嫩的大腿看的薛隊長不住舔

    舔嘴唇,抱起兩條大腿,薛隊長從大腿根開始啃咬親吻,最終將臉埋在少女兩腿

    間最羞恥的部位,深深陷入其中。

    薛隊長不滿足隔著內褲品嘗少女的恥丘,慢慢的扯下萍萍的白色內褲,未熟

    的肉丘暴露出來,干凈可愛,小陰唇包裹在肉縫中羞澀的露出粉色邊緣。隱約可

    以看到包皮中的小小陰蒂,只有綠豆大小。陰毛寥寥不多,像嬰兒的胎毛一般,

    細而柔軟。

    薛隊長看呆了,不停咽著口水,而萍萍已經接受了命運對她的玩弄,閉著眼

    睛抽泣,無力的等候接下來未知的痛苦。薛隊長再次俯在萍萍兩腿之間,伸出舌

    頭舔上陰唇,沿著肉縫舔到陰蒂,將嘴唇覆蓋在整個陰唇上用力吮吸,掰開大陰

    唇,舌尖舔吮小陰唇和陰道口的嫩肉,萍萍的陰道分泌的液體越來越多,每滴都

    被薛隊長吮入口中,微咸又有淡淡的騷香,薛隊長覺得這是人間最美味的瓊漿。

    「嗯……嗯……啊……嗯……」

    萍萍的小嘴微張,呼吸越來越急促,下身從未有過的酸麻讓她心跳加快,俏

    臉上浮出紅暈,她自己也沒意識到自己已經開始輕輕呻吟了!薛隊長感受到了少

    女身體的變化心中暗喜,同時加快了舌尖的運動,集中進攻陰道口的嫩肉和陰蒂,

    萍萍的腰部逐漸弓起,腳趾緊繃。

    第4章

    薛隊長停止舔吮,下身的勃起已經讓他無法忍受了,他脫下自己的褲子,露

    出布滿青筋的粗壯肉棒,堅挺的肉棒下意識的上下抖動。薛隊長抱起萍萍的雙腿

    膝蓋彎,向兩邊分開,跪在女孩和兩腿之間,肉棒逐漸靠近已經被口水和淫水沾

    滿的小穴。

    萍萍剛才被舔的漸入佳境,舌頭舔吮的突然停止讓她一下子從云端墜入空虛

    之中,她已經開始享受那種酸麻酥軟的感覺了!萍萍不禁睜開眼睛,挺著一根粗

    大駭人陰莖的薛隊長,嚇得她心頭一驚,向床頭縮去,奈何雙腿被薛隊長抱住,

    雙手又被皮帶捆著,只能無力的扭動身體。

    薛隊長挺動后腰,肉棒頂上萍萍的陰唇,龜頭撐開大陰唇抵在陰道口來回磨

    動。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不要??!叔,我還是姑娘啊,您放過我吧,真的不行長官!求您別壞了我

    身子,我以后還得嫁人呢叔叔,求求您了!」

    萍萍哭訴著,祈求著,她已經明白了接下來薛隊長要干的事,雖然剛才薛隊

    長的舔吮讓她入升云端,但是她怎么也不能想象那根可怖的肉棒怎么能插入自己

    下身緊窄的小穴,那一定會把自己撕裂的!

    薛隊長不理會萍萍的哭求,龜頭感受著少女陰道口肉芽的包裹,火熱而濕潤。

    「妹子別怕,哥這就給你開苞!」

    話音未落便后腰一挺,將肉棒插進萍萍的陰道之中!

    「??!」萍萍一聲痛吟。下身撕裂般的痛楚讓她弓起上半身,痛的感覺使她

    好一陣子無法呼吸,陰道下意識收縮以阻止異物的入侵。

    「小娘們的逼可真緊??!」

    薛隊長本以為水到渠成,沒成想由于女孩兒過于緊張,剛才的一擊僅僅將陰

    莖插入了不到三分之一就受阻無法前進了,被處女的陰道緊緊包裹,陰莖甚至有

    些吃痛,想將陰莖拔出來再戰,竟被夾的無法抽身。僵持了幾秒,薛隊長好勝心

    再起,總不能就這樣敗下陣來!

    薛隊長無視萍萍的痛苦,狠下心來,抱緊她的大腿,再次狠狠一挺腰,肉棒

    擠開陰道內壁嫩肉的擠壓,整支插入萍萍的小穴之中,薛隊長的胯部壓在萍萍的

    大腿根,兩人的恥部緊緊貼在一起。

    「痛……好痛啊叔叔,快拿出來吧,求您了……」

    萍萍全身肌肉緊繃,承受著下身強烈的刺痛小聲哀求。薛隊長開始小幅度的

    緩慢抽動,處女的陰道十分干澀,對肉棒刺激感很強,肉棒在適應這種環境之前,

    薛隊長不敢掉以輕心以免走火。放下萍萍的雙腿,解開捆在她手腕上的皮帶,此

    時木已成舟,已經不需要這個了。

    剛剛被開苞的處女肉腔還沒有適應粗大的肉棒,加上淫水較少,薛隊長每次

    抽插都將陰道口的嫩肉翻出來,連帶著破瓜的處女之血也沾染在萍萍的陰唇上和

    薛隊長的肉棒上,鮮紅的處女血在粉嫩的陰唇上十分醒目。薛隊長將萍萍的小腿

    扛在肩上,腰部的動作沒有停歇,撫摸白色長襪包裹著的小腿,握著她的腳踝開

    始啃咬,從腳踝吻到穿著搭扣黑色布鞋的腳面,鼻子貼在少女的腳面聞著她的味

    道。

    薛隊長解開萍萍黑色布鞋的搭扣,將一只鞋子脫下,在萍萍小巧的腳丫上狠

    狠吸了幾口,隨后將她的腳趾含入口中細心的舔舐。萍萍哪料到男人竟如此下流

    的吻自己的腳丫,直羞的將腳趾用力彎曲。薛隊長用牙齒咬住白色絲襪,幾口便

    撕扯開來,又在女孩兒的白嫩腳丫上胡亂親吻,挨個吮吸嫩蔥似的小腳趾,舌尖

    在指縫里滑動。

    「別……別……癢啊……痛……輕一點……輕一點……好痛……好癢……叔

    叔……長官……別……求您了……」

    萍萍此時在陰道的脹痛和腳丫的酸癢中已陷入迷亂,嘴里胡亂的說著,陰道

    逐漸適應了肉棒慢慢開始松弛,薛隊長感受到了變化,肉棒在陰道中的抽查逐漸

    加快,幅度開始增大,整根肉棒拔出到陰道口,再狠狠插到最深處,少女的陰道

    用力的吮吸肉棒,分泌出淫水潤滑,陰道內壁的肉芽摩擦著龜頭。

    薛隊長扛著萍萍的小腿,壓在她的胸前,開始快速打樁運動,胯部一下下擊

    打在萍萍的臀部發出啪啪啪的聲音,木床也在隨著抽插的動作有節奏吱呀呀的搖

    晃,萍萍嘴里只?!赴  擰擰擰?br />
    的無意識呻吟,薛隊長大口的喘息,整個房間回蕩著淫糜的聲響。

    「要來了,妹子,哥要來了!你還小,哥哥不害你,放心,哥哥現在不會讓

    你懷上的,哥以后還要慢慢和你玩兒呢!」

    薛隊長感覺精關要松,加上萍萍初次破瓜承受不了太久的操弄,于是開始沖

    刺。萍萍幼嫩陰道受到的刺激瞬間加大,雙手用力抓住薛隊長的手臂,指甲陷入

    肉中。

    「呃……呃……啊……嗯……嗯……嗯……?。。?!」

    萍萍已經承受不住了。

    「來了,來了,妹子哥哥來了!」

    薛隊長奮力抽插一陣,猛地拔出肉棒,用手快擼幾下,一股濃精噴射出來,

    狠狠擊打在萍萍臉頰之上,隨后是第二股、第三股,噴射在萍萍的脖子上、乳房

    上、小腹上。

    萍萍像休克一樣無意識的癱在床上,下身和大腿根不時抽搐。薛君山做在萍

    萍身邊,看著少女清秀的面龐,將她臉頰和身體上的精液在皮膚上涂抹均勻留下

    印記,扯下她殘破的長襪將自己的陰莖清理干凈。萍萍逐漸恢復了意識,努力抬

    頭看了看自己被摧殘的一片狼藉的小身體,下身的刺痛還在一陣陣傳來,隨后是

    強大的羞恥感涌上心頭,她蜷縮坐到床的一角,抱著自己的膝蓋低頭悲傷哭泣。

    「妹子,去桌子上把煙給哥拿過來?!?br />
    薛隊長推了推萍萍命令到。

    萍萍生怕這個男人再做出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只能言聽計從,當她下床時

    卻差一點就摔倒在地,胯下的刺痛讓她好像控制不了自己的雙腿。薛隊長看著少

    女以一個奇怪的姿勢走到桌旁拿了煙返回,一把將她拉到懷中又是一陣愛撫,少

    女癱在男人懷中大腦一片空白。

    「妹子,哥以后會好好照顧你的!」

    薛隊長抱著萍萍嬌柔的身體,點上煙對她說到。薛隊長不知道的是,此刻他

    的家中也發生著一些事情……

    (待續)</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