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陀羅天使】(2)

作者:女巫艾達
    【曼陀羅天使】2

    作者:女巫艾達

    29年3月16日

    字數:5461

    「你怎么回來了?」看到上星期剛被強迫破了處,現在卻安然無恙的羅小曼,

    許陽問道。

    「我上星期請了病假,現在病好了回來上學呀。你的額頭是不是流血了?」

    羅小曼關切地說。

    她這是怎么了?許陽以前從來沒聽羅小曼一口氣說過這么多話。

    「你又被欺負了吧。我帶了碘酒和創可貼,讓我給你處理一下吧?!姑壞刃?br />
    陽回答,羅小曼用纖細的小手抓著許陽的胳膊,帶他坐到座位上,自己則坐到旁

    邊。許陽心驚膽戰地坐著,不知她要唱哪一出,會不會是想用這個機會報復自己。

    羅小曼果真拿出了碘酒,用棉棒沾了一些,輕輕地為許陽擦拭著傷口。教室

    里的幾個同學都充滿驚訝和好奇地看著這一幕。

    「疼嗎?」羅小曼問。

    「還行?!?br />
    羅小曼把傷口清理好,拿出創可貼給他貼上。

    許陽想起了媽媽。三歲的時候,有一次許陽磕破了腿,媽媽也是如此溫柔地

    為他處理傷口的??墑譴絲搪杪樅叢對諤轂?,許陽已經七年沒有見到她了。

    「謝謝你,可是……為什么?」許陽問。

    「你說呢?」羅小曼罕見地笑了一下,露出參差不齊的牙齒。

    她真的很難看。許陽想??傷男θ菔悄敲次氯?,觸動著許陽心里的某種東

    西。

    「我不知道?!剮硌裟灸鏡廝?。

    「我喜歡你?!孤扌÷鶩房醋判硌?,兩只眼睛亮晶晶的。

    這丫頭是不是被他們折磨瘋了?還是……還是被我破了處,失心瘋了?許陽

    心頭一驚。

    「哎呦呦,我們的大明星回來啦!」陳瑋帶著一伙人進了教室,看到羅小曼,

    晶晶率先發難道。

    「快看,她和許光腚坐在一起哎?!鉤卵馨似諾廝?。

    晶晶看到這種情況,覺得很是新鮮,示意陳瑋和小弟們先回座位,自己帶著

    陳瑤朝二人走過來。

    「你們兩個坐在一起干嘛呢?」晶晶問。

    「我給光腚哥哥上藥呢?!孤扌÷ψ?,臉上浮出一絲緋紅。

    「啊哈哈哈哈……這都叫上光腚哥哥了。我看你是想嫁給他吧?」陳瑤差點

    笑岔氣。

    羅小曼羞澀地笑了笑,臉更加紅了,還拉住了許陽的手。許陽嚇得想掙脫她,

    沒想到羅小曼瘦長的小手卻十分有力。

    「我還成媒人了?」晶晶皺著眉頭一臉懷疑地打量著他們,擔心他們在聯手

    策劃什么陰謀。

    放學之后,陳瑋帶著小弟把羅小曼和許陽扔到了男廁所里。

    「聽說你倆好了?」陳瑋瞪著他們。

    「沒沒沒有……這娘們兒她她他……好像瘋了?!剮硌艨醋歐璺桉柴駁穆扌?br />
    曼,說話都結巴了。

    陳瑋讓小弟們抓著兩人,自己走到小便池前撒尿,手里還拿著一個杯子。

    「瘋了?那也是被你操的,你不對她負責任?」陳瑋問。

    「不、不是這樣的……」許陽還想解釋,又不知道怎么說,如果說「她還不

    是被你們折騰瘋了」,又難免挨揍。

    陳瑋用杯子接了一杯自己的尿液:「你們倆人是我做的媒,成了咋也不請我

    喝喜酒?來,我請你們喝上一杯!」

    「哥,這是尿啊,這……怎么著也喝不下呀?!剮硌艄蜃?,求陳瑋放過自己。

    「呵呵,不喝別想走!」陳瑋堵住了他們出去的路,「或者讓你媳婦兒喝也

    行?!?br />
    許陽看了一眼羅小曼。羅小曼垂著頭,默默不語。

    「快點兒喝!要是一會兒涼了你們還沒喝下去,老子請你們吃屎!」陳瑋威

    脅道。

    「我來吧?!孤扌÷焓?,接過杯子。

    「瞧瞧,你還不如一個娘們兒爽利?!鉤絡庾ё判硌艫畝?,強迫他盯著羅

    小曼喝尿。

    羅小曼一只手捏住鼻子,一揚脖兒,「咕嘟嘟」幾下喝完了杯子里的尿液。

    「好喝嗎?」陳瑋還嫌對羅小曼的羞辱不夠,又壞笑著問她。羅小曼皺著眉,

    搖了搖頭。陳瑋帶著小弟大笑著離去了。

    許陽的心里忽然暖暖的,有種無法言喻的喜悅。這么多年了,沒有人?;す?br />
    他,關懷過他。而眼前的這個女孩,雖然自己身體瘦弱,卻勇敢地站了出來,保

    護著他。許陽從口袋里掏出一張皺皺巴巴的衛生紙,哆哆嗦嗦地給羅小曼擦了擦

    嘴。

    「這么說,你是接受我咯?」羅小曼忽然問。

    要不要和這個女孩交朋友呢?三個念頭飛速地出現在許陽腦海里:,這

    瘋女人雖然長得丑點,小穴還是蠻舒服的。第二,自己一窮二白,初中畢業只能

    在家種地,能娶上媳婦兒就不錯了,那還有挑三揀四的資格?第三,這女人好歹

    是把次給了自己,如果自己不要她,她也不好嫁人。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好,我接受。不過現在你不許親我?!剮硌裘潑頻鼗卮?。

    兩人在學校的日子并不好過。羅小曼的破處視頻被傳閱了多次,她走在路上

    總要被人指指點點,更別說她和許陽一起出現的時候,幾乎人人都會吹口哨、起

    哄。有人拿石頭丟他倆,有人對著他們吐口水。有些女生把用過的衛生巾貼在羅

    小曼背上,有些男生甚至會悄悄把精液射進羅小曼的水杯。更別說陳瑋晶晶等人,

    一言不合就對他們拳打腳踢。

    從這天開始,羅小曼算是纏上許陽了。上學放學都要喊他一起,下課就坐到

    他旁邊和他聊天,連每次被霸凌的時候都硬要拉著許陽一起挨揍。許陽也不知從

    哪里得到了勇氣,總是把羅小曼護在懷里,自己去承受那些堅硬的拳頭。

    「你這是在報復我吧……」許陽無奈地說。兩人剛剛又被毆打欺凌了一頓,

    這時候正一起走在放學路上。

    「我一個人害怕嘛。有你?;の?,我就不那么害怕了?!孤扌÷僮拋烊黿?,

    顯得更加難看。

    「傻丫頭,我連自己都?;げ渙?,還?;つ??——還有,老子叫許陽!」

    「不是全校同學都叫你光腚嘛……你不說,我都快忘了你叫什么?!?br />
    「老子可是你未來的老公!你還準備這么叫我一輩子?」

    「嘻嘻,那我叫你老公吧?!孤扌÷ё⌒硌艫母觳?,纏著他甜甜地說。

    「一邊兒去!沒見過女孩子這么沒羞沒臊的?!剮硌粑蘅贍魏蔚乜醋潘?。

    「那我走啦~再見光腚哥哥!」羅小曼調皮地邊跑邊說。

    「呵,臭丫頭,看老子不弄死你!」許陽追著羅小曼打。兩人追打著,到了

    河邊的葦子地里。

    盡管兩人都因為缺乏營養而瘦瘦弱弱的,許陽還是比羅小曼力氣大些。他把

    羅小曼按在蘆葦叢中,然后把兩只手都伸進她衣服里,捉住她的兩只乳頭,使勁

    一捏。

    「哎呦~饒命饒命!」羅小曼蹬著兩條小細腿求饒。

    「誰稀罕捏你的胸,真是一點點兒都沒有?!剮硌舴趴四笞怕扌÷橥返?br />
    手,「你讓我捏捏下面兒?!?br />
    「不要不要,你一弄就好疼?!孤扌÷柚沽誦硌粢嚴濾闋擁氖?。

    「我就摸摸?!?br />
    「不要不要不要?!孤扌÷ぷ派磣鈾?。

    「我是你以后的老公,你還不讓我摸摸了?」

    「中考完再說嘛。現在要安心學習?!孤扌÷槐菊廝???墑怯捎諤噶?br />
    愛(在村里其實不算早戀,大家結婚都早)和被霸凌的緣故,羅小曼的成績已經

    成了全班倒數,許陽實在想不出她還有什么可學的。

    「我就摸摸,就摸摸?!剮硌舨揮煞炙蛋崖扌÷叢諑乩?,把手伸進她

    褲子里,撫摸著她稀疏的陰毛和窄窄的小穴。

    「你的小嫩逼摸著真舒服。我要把手指放進去試試?!?br />
    「不要……哎呀討厭!」羅小曼抱怨著,小穴的嫩肉卻把許陽的手指緊緊裹

    著,許陽感受著羅小曼小穴富有彈性的內壁,舒適極了。

    「真軟真舒服,我硬了,你給我夾一會兒,就一會兒!」許陽說著就要扒羅

    小曼的褲子。

    「不要不要!」羅小曼忽然作出了激烈的反抗,把許陽推到一邊。許陽一驚,

    打了個趔趄,差點摔個狗啃泥。

    「哼,又不是沒做過,你裝什么矜持!不想理你了?!剮硌舳鈉崖扌÷?br />
    得更遠。

    「我怕懷孕嘛……你別生氣好不好,我用手給你弄?!孤扌÷吹叫硌粽嬪?br />
    了氣,連忙服軟道。

    「你會么?」許陽有些懷疑地看著她。雖然自己也曾經看過色情雜志,然后

    對著里面的女人自慰,但是讓女孩子給自己「按摩」可是次。

    「我試試唄?!孤扌÷琢訟呂?,溫柔地解開許陽的褲扣。

    許陽堅硬的肉棒一下子就從褲子里彈了出來。羅小曼小心翼翼地捧著它,觀

    察著包皮上淡紫色的紋路,像是在研究什么科學問題。

    「吶,你用手幫我弄吧?!箍醋怕扌÷秩險嫻謀砬?,許陽笑了笑,摸著

    羅小曼枯黃稀疏的頭發,催促她幫自己自慰。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羅小曼瘦得像雞爪一樣的小手握住了許陽的肉棒,開始來回撫摸。羅小曼的

    手指細膩柔軟,許陽一開始很舒服??墑侵笏頭⑾?,羅小曼的動作毫無章法,

    一會兒從上到下,一會兒轉著圈,還不時使勁甩一下這根東西,像手里抓著蛇似

    的不知所措。再加上接觸的地方比較干燥,許陽被弄得很疼。

    「停停停!」許陽連忙喊停,「你弄得真疼,我給你示范一下,應該是這么

    弄?!?br />
    許陽用自己平時自慰的姿勢,上下套弄著自己的肉棒。羅小曼抓著自己的細

    瘦的胳膊跟著學,很快也掌握了章法。

    「還有,這太干了不舒服,你沾點唾沫可能好點?!剮硌粲忠笏扌÷?br />
    手心啐了一口唾沫,握住許陽的肉棒,照著許陽剛才的樣子,有樣學樣地上下撫

    摸起來。許陽頓時感覺到很舒服,整個肉棒被羅小曼的小手不斷刺激著,硬挺挺

    的。雖然沒有女人陰道里那么舒服,也比自己自慰要爽很多。

    「好爽!我、我快要射了!」

    「哎呀,你要射在哪里?」羅小曼一下子慌了,想了想,從口袋里掏出一張

    衛生紙,放在許陽龜頭前面,「你就射這個上面吧?!?br />
    許陽連忙對準衛生紙的中間位置,把噴涌而出的精液射在了上面。許陽的精

    液噴射得很厲害,羅小曼的手上不免也沾上一些。

    「好奇怪的味道呢?!孤扌÷崍誦崾稚系囊禾?。

    「快洗洗手,該回家了。說定了,中考完之后要陪我睡覺哦?!剮硌襞牧伺?br />
    羅小曼的肩膀。

    「可以可以~」羅小曼洗著手,回頭對許陽嫣然一笑,竟然有點好看。

    之后的日子里,許陽無心看書學習,一心只想著考完試和羅小曼共度春宵。

    雖然平時被欺負被罵是常有的事,但是心里總是美滋滋的,因為裝了羅小曼。

    中考之后,許陽急切地去找羅小曼,發現她已早早地交卷回家了,手機也打

    不通。他焦急萬分,在羅小曼家樓下等她,卻從鄰居口中得知他們已經搬到城里

    了。許陽日復一日地撥打著羅小曼的電話,直到她?;?。他才知道,羅小曼的手

    機也換了號碼,各種方式都聯系不上。許陽以為羅小曼出了什么事,焦慮得寢食

    難安,卻又毫無辦法。

    直到兩個月之后,許陽在路上遇到了中學的老師,才得知羅小曼中考考了650

    多分,以全校的名次考上了省重點高中。這是晶晶都望塵莫及的學校。

    并且,羅小曼的父親在發現小三拿自己的錢包養了小白臉,生的兒子也并非

    自己親生。他后悔莫及,千方百計地把羅小曼和她的媽媽接走了。

    「人家上城里過好日子去了,以后沒準還會出國留學呢。你呀,就別惦記她

    了?!估鮮囁諂判牡厝暗?。

    許陽聽了,心一點點涼到了極點。原來,羅小曼只是拿自己當掩護,讓大家

    誤以為她早戀、不學習,對她放松警惕。其實她一直在鉚足了勁兒地準備中考,

    用優異成績對晶晶進行最好的報復。他是否只是羅小曼手中的一個棋子?羅小曼

    是否對他付出過哪怕是半點的真心?許陽越想越困惑,越想越痛苦。

    女人,到底是什么樣的生物?

    媽媽說,媽媽愛你,不會離開你的。

    羅小曼說,你是我未來的老公。

    原來這些都是假的……我再也不能相信女人的話了。許陽暗暗發誓道。

    這就是關于許陽初戀的回憶。初中畢業后,許陽沒有再讀高中,一直在家務

    農。直到奶奶去世了,他才來到城里打工。他租的是最便宜的地下室,做的都是

    清潔工一類沒有技術含量的工作。城里商場中的奢侈品琳瑯滿目,名車一排又一

    排,妹子一個個膚白貌美,可是都和他沒有關系,許陽只能眼巴巴地看著——

    此時此刻,落魄的許陽正在辦公室里打掃衛生,不知不覺就打掃到了深夜。

    看到光潔整齊的辦公室,許陽滿意地擦了一把汗,放下了手中的抹布。

    第二天早上,許陽由于晚起了五分鐘,沒擠上公交車,遲到了一會兒。剛到

    辦公室,就看到了秘書小安的一張冷漠臉。

    「你怎么遲到了?」

    「額,不好意思,我……」

    「別廢話了!新來經理覺得你打掃得不錯,要當面表揚你呢。你去她辦公室

    吧?!剮“裁緩悶廝?。

    許陽戰戰兢兢地走進了昨天認真打掃過的經理辦公室。一塵不染的辦公桌后

    面,坐了一個女人。

    「羅小曼?」許陽驚訝地張大了嘴巴。

    二十七歲的羅小曼比十四歲的她漂亮多了。她長高了,身材變得豐滿誘人。

    臉色健康,白里透紅,雀斑都少了許多。以前淡淡的五官,現在顯得玲瓏精致。

    頭發烏黑濃密,完全沒有了之前營養不良似的稻草顏色。唯有細長的雙眼、白皙

    的皮膚和臉的輪廓,依稀看得出當年的痕跡。

    許陽的情緒仿佛火山一般噴涌而出,一時間,他想把他這些年的傷心、憤怒、

    思念和困惑都告訴這個女人??墑撬肆?,和中學的時候一樣,不敢為自己說一

    句話。現在,這個女人是他的老板,他的上司。一個下級再憤怒,又能對上級說

    什么呢?

    「真的是你啊,」羅小曼輕笑一聲,更顯嫵媚風流,「我以為是同名同姓呢?!?br />
    許陽目瞪口呆地看著她,不知所措。羅小曼見狀,熱情地招呼許陽坐下,給

    他倒了一杯熱茶。許陽拿起茶,手卻止不住地哆嗦,把茶水灑了出來,流在褲子

    上。

    「哎呦?!孤扌÷δ貿鮒澆?,幫許陽擦去褲子上的茶水,手不經意間伸

    到了許陽兩腿中間。

    「羅、羅總……」許陽躲閃著。

    羅小曼停了手,嘴角帶著一絲神秘的微笑,抬起一雙媚眼,玩味地看著眼前

    手足無措的男人。她彎著腰,許陽了看到她胸前一道深深的乳溝。這胸至少D罩

    杯吧……那個瘦小丫頭的胸什么時候發育得這么大了?許陽悄悄咽了口口水。

    「你覺得我現在的樣子,和小時候比如何?」

    「啊,羅總,真沒想到能在這兒見到您,您真是越來越漂亮了,當然您小時

    候也很可愛……呵呵呵……」許陽連忙拍馬屁道。

    「你記不記得我答應過你一件事情?」羅小曼說著,在許陽旁邊坐下來。

    「什么?」許陽一時沒明白羅小曼的意思。

    「就是我答應你中考之后要為你做的事?!孤扌÷嶙磐房醋判硌?,眼中帶

    著調戲的壞笑。

    「好、好像有點印象……」許陽想起了他和羅小曼的約定,卻不知道羅小曼

    現在提起這事是什么意思。

    「那我現在給你,你敢要么?」羅小曼輕笑道,紅潤的雙唇中吐著熟悉又誘

    人的香氣……</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