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房花燭朝慵起】完

作者:女巫艾達
    【洞房花燭朝慵起】

    作者:女巫艾達

    于29年3月16日首

    字數:15270

    正文

    一、洞房花燭

    暖暖的春日照在桃李村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健壯的農夫們牽著耕牛,推著犁

    車,開始了一年的耕作。

    村長陶大樹坐在一個破舊的木頭板凳上,呆呆地望著屋頂。屋頂上,兩只發

    情的貓正在交配。

    「哥!」弟弟陶小樹一臉激動地跑進院里。

    「嚇死俺了,咋的了?」

    「咱爸臨走給咱買媳婦的錢還在么?」

    「在,你要拿去做啥?」

    「哥,咱村來了個人販子,帶來個女子!」

    「真的?女子?」大樹眼前一亮。

    桃李村人重男輕女,生出女孩不愿養活,全都賣到城里,送人,或者溺死。

    因此成年男性娶媳婦成為了村里大難題。老村長老陶臨死之前,拿出畢生積

    蓄3000塊錢,讓兩個兒子務必買一個媳婦,為陶家傳宗接代。陶大樹今年30歲,

    小樹27歲,正是想媳婦的時候,得知村里來了人販,分外激動。

    見到人販帶來的女人,大樹和小樹都瞪大了眼睛,難以相信。這個女人長得

    如同仙子下凡,皮膚白皙,光潔如玉,小巧的瓜子臉上,嬌俏的小嘴粉紅粉紅的,

    盡管里面被塞了東西,卻還是不住發出哽咽的聲音。一雙清澈的大眼睛含著淚,

    眼眶紅紅的,楚楚可憐。最讓他們著迷的是她細長的雙腿和那對誘人的乳房。

    女人穿著一條天藍色短款連衣裙,手腳被麻繩綁著。陶大樹一把解開了她的

    連衣裙扣子,看到了她褐色的乳暈和下面黑色的陰毛??吹窖矍傲礁瞿腥擻免?br />
    的目光看著自己的身體,她流下了屈辱的淚水。陶大看得呆了,兩只眼睛直勾勾

    地盯著女人的乳房,張著嘴,口水都流了出來。

    「哥,哥?!固招∈魍屏送聘綹?,「人家問咱買不買呢!」

    人販要價4000,兩兄弟還了價,最后兩人問同村李胖子借了200,買下了這

    個女人。

    大樹和小樹一起抬著女人,把她抬回了家。女人掙扎了一路,怎奈兩兄弟力

    氣大,她沒法掙脫。到了家里面,兄弟二人把門鎖得死死的,這才給她松了綁。

    「哥……放了我吧……求求你們了……」女人哭著,趴在地上,流著淚,不

    住地磕頭、乞求。

    「我花了將近兩萬塊錢買你,你想讓我放你?我們又不傻!」陶大樹一腳把

    女人踢倒在地。女人哭得更兇了。

    「哥,別打她,打死了我們就沒女人操了!」陶小樹拉住了大樹,在他耳邊

    悄悄說。

    挨了一腳的女人不敢再說話,只趴在地上,纖細的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如同一根狂風中的葦草。

    陶小樹在女人身邊蹲下來,輕輕撫摸著女人的長發,像摸小羊羔似的。許久,

    女人大約是哭累了,才安靜下來,用哀求的目光望著陶小樹。

    陶小樹勸道:「你看,哥哥們用爹一輩子的積蓄買了你,肯定是不能放你走。

    你乖乖給我們日,以后再給我們生個幾兒子,我們保證你吃飽穿暖!」

    女人聽到「日」這個字,嚇了一跳,捂著自己的臉,躲到了墻角。

    「我好言好語勸你,如果你不聽,那我也沒有辦法,只能讓你嘗嘗我哥的拳

    腳了!」陶小樹見利誘不成,出言威脅道。

    女人抬頭看了看人高馬大的大樹,嚇得一哆嗦,勉強止住了哭泣,瑟縮在墻

    角,像一只無法逃離捕食者的小鹿一樣,用恐懼的眼神看著眼前的兩人。陶大樹

    長濃眉大眼,膀大腰圓,皮膚黝黑,一看就是下地干活的。小樹稍微瘦一些,皮

    膚也是一樣的黝黑,性格比哥哥更加沉穩。

    「哥,你先來吧?!剮∈魎淙灰埠芟朐謖飧讎松砩蝦煤梅⑿掛環抻?,但

    是還是謙讓地對哥哥說。

    猴急的陶大樹走到墻角,一把抱起這個女人,扛進屋里,扔在床上。然后自

    己壓過來,不顧她的掙扎,粗暴地撕開她的連衣裙,把她脫得光溜溜的,摸遍了

    她全身。女人又白又大的乳房露在外面,棕色的乳頭不停顫抖著。陶大樹用粗糙

    的大手掌使勁捏著女人豐腴的胸部。

    「不要,不要碰我!救命,救命!」女人哭喊起來,尖厲的聲音劃破了漆黑

    的夜空。

    「啪!」一個結結實實的耳光落在女人白嫩的臉頰上,在臉上留下紅腫的手

    印。

    「老實點,沒人會救你的!」大樹說著,從褲襠里掏出他黑乎乎、臟兮兮的

    雞巴。

    「嗚嗚……」女人知道自己難逃被侵犯的命運,閉上眼睛,絕望地啜泣起來。

    大樹早已饑渴難耐,肉棒硬的如同鋼鐵一般。他用兩只手掰開女人的雙腿,

    看到她濃密的黑色陰毛,下面是兩片柔軟肥美的屄肉。女人認命地躺在床上,失

    去了所有力氣和勇氣。大樹也不管女人的下體是否濕潤,狠狠把硬挺的肉棒插了

    進去。

    「啊……」女人吃痛地哼了一聲,陰戶一縮,她的小穴很緊,把大樹的雞巴

    緊緊裹住。次碰女人身體的大樹差一點就立刻射出來,卻強行忍住,不顧女

    人因為痛苦而緊皺的黛眉,自顧自地抽插著,舒服得直哼哼。

    「這娘們兒屄真緊,真受活!」

    「求你了,快停下!」女人幾乎是哭叫起來。

    大樹整個身體壓在女人身上,一邊抽插,一邊捏著她的奶子。

    一旁的小樹早已看得春心蕩漾,輕輕抓起女人纖細白嫩的小手放在自己勃起

    的肉棒上。

    「呼……這個女人太騷了,我射了?!勾笫骰故敲揮腥套?,不一會兒就繳械

    了。當他拔出雞巴,看到床上并沒有血跡時,頓時火冒三丈。

    「媽的,老子花一萬七買了個敞口子貨?」大樹死死掐住女人,幾乎要掐斷

    她的脖子。

    「操,他媽的,你被人弄過?」正準備騎上去操這女人的小樹也憤然質問道。

    剛剛被虐打侵犯,現在卻因為不是處女而被掐得無法呼吸的女人,嚇得面色

    慘白,用乞求的目光看著兩個侵犯者。

    「就是個婊子!賤貨!裝你媽的屄!」在女人即將斷氣的時候,大樹終于放

    開手,左右開弓,給了女人十幾個巴掌。女人的臉霎時間腫起來。

    「哥,買都買了,就湊合用吧?!剮∈骷弊旁諗松砩戲⑿掛環?,勸住了憤

    怒的哥哥。

    「這個敞口貨,還他媽逼的有臉哭,呸!」大樹朝著女人臉上啐了一口濃濃

    的唾沫。女人痛不欲生地捂著臉,恨不得馬上死去。

    李胖子是個土財主的后代,家里還算有點積蓄,只是人丁不旺,剩了他一個

    獨苗。他生的肥頭大耳,丑陋不堪,滿臉橫肉,還長了一顆大的嚇人的黑痣。今

    年四十歲,還沒有娶上媳婦。知道陶大樹和陶小樹娶媳婦兒,他竟然三更半夜跑

    到陶家窗下聽房。聽到女人哭喊,他已經被那清脆的女聲迷的硬了起來。后來實

    在受不了,把陽物從褲中拿出來,想象著君君曼妙的身姿,在陶家窗戶底下下自

    慰起來。

    「哥,讓我上去弄弄吧?!剮∈骷鼻械叵胍媾飧魴侶虻耐婢?。

    「弄弄弄,你使勁弄!弄死這個敞口子的賤貨!」大樹罵道。

    小樹騎上去,掰開那女人捂著臉的手,看著她流滿眼淚的紅腫的臉頰。

    「乖,聽話?!剮∈靼哺Я艘幌屢?。女人并沒有受到安撫,反而更加慌亂

    地顫抖起來。

    女人的陰道本來就很干,剛剛被大樹一番肏搗,早已紅腫了起來。小樹看到

    腫起的兩片陰唇,頓時欲火中燒,從褲襠里掏出他黑紅色的肉棒,對準那剛剛被

    哥哥探索過的洞穴,狠狠一插。

    「不要弄了,求求你們殺了我吧……」女人用嘶啞的聲音哭著說,同時身體

    更加劇烈地顫動。不幸的是,這種顫抖卻激起了小樹更加強烈的性欲。

    「呼……小女子,你的逼真舒服……以后乖乖聽哥哥們的……哥哥們不會虧

    待你……」小樹一邊說,一邊趴在女人身上,一下一下地抽送。由于以前沒有做

    過這樣的事,他動得很笨拙,像抽羊癲瘋似的。

    女人一開始還在不斷顫抖、掙扎、求饒,過了一會兒,她已經木然了,像尸

    體一樣躺在床上,一聲不吭,任憑男人在她的身上侵犯她。

    「啊……好舒服……我出來了?!?br />
    李胖子聽到這里,想著女人的美貌,不覺悶哼一聲,射在了陶家后院的地上。

    「總有一天我要弄一下這個小騷貨?!估釓腫有睦錙趟愕?。陶小樹正把一股濃濃

    的精液射進女人的肉穴,也未察覺窗戶外面的異樣。

    事后,兩兄弟把女人栓上了狗鏈,和自家的看門狗一起鎖在院里。

    二、發情神藥

    第二天清晨,小樹早早醒來,發現女人光著身子,蜷縮在狗窩里,緊挨著看

    門狗睡著。小樹走過去喚醒女人。女人看到小樹,嚇得又是一哆嗦。

    「小女子,別怕,你叫什么?」小樹像摸狗似的,撫摸了一下女人的頭。

    「我、我叫君君……」女人用畏懼的神情看著小樹,結結巴巴地回答。

    「君君,昨天晚上哥哥們弄得你舒服不舒服?」小樹笑著問。

    女人驚恐地搖了搖頭。

    「你以前有男人?」小樹不肯放過女人,又接著問。

    女人點了點頭。

    「不管你以前怎么樣,你是我們買來的,你以后就是我家的,你得讓我和我

    哥操,得給我家傳宗接代,你懂嗎?」

    「不、不……」女人劇烈地搖著頭,躲閃著小樹,抗拒著自己的命運。

    小樹狠狠一拽狗鏈。女人連滾帶爬地滾到了小樹腳下。

    「你渴不渴?想不想喝水?」小樹問。

    女人又可憐巴巴地點了點頭。

    「想喝水就得聽話!你愿不愿意聽話?」小樹拽著女人的頭發問道。

    女人愣愣地看著小樹。小樹眼神冷漠,嘴角帶著一絲嘲諷的微笑,像是一只

    貓在玩弄自己即將吃掉的老鼠。半晌,女人緩緩地點了點頭。

    小樹給女人拿了一些水和剩飯。從此,這個叫做君君的女人就成了陶家兩兄

    弟的寵物。為了防止君君逃跑,兩兄弟白天一直用狗鏈拴著她,晚上才把狗鏈解

    開,滿足兩人的性需求。兩兄弟在她身上發泄過之后,她又被栓上狗鏈,扔進了

    狗窩里。君君不哭也不鬧了,只是平時總是默不作聲,被插入的時候,神情總是

    很痛苦,還和尸體似的一動不動。這使得陶家兄弟十分不滿。

    直到有一天,村里來了一位老中醫。大樹和小樹聽說這人買的藥很靈,治好

    了村里好多人的頑疾,便去請教君君的事情。

    「呵呵呵,好說好說?!估現幸皆謁嬪淼哪競兇永鋟朔?,找出一顆藥丸,

    「這是我家的祖傳秘方,給女人喂上一粒兒,保證纏著你讓你弄,不弄都不行。

    只是這價格嘛……要十五塊?!?br />
    「這藥真有這么神?」小樹有些懷疑。

    「你們若是不相信我,我就賣給別人。這藥在我們村里那都是搶手貨,不愁

    賣不出去?!?br />
    大樹聽了這話,一咬牙一跺腳:「買了!」

    回到家,大樹迫不及待地把那顆藥給君君喂了下去。等了許久,卻不見君君

    像老先生說的那樣「纏著你讓你弄」。

    「我就知道那老頭子是個騙子!媽的,咱找他去!」小樹氣得跳腳。

    倆人跑出去追,可那老中醫早沒影兒了。

    晚上回到家,兩人照例把君君抱到床上玩弄。大樹脫下君君的褲子,卻發現

    今天與往日不同。君君臉頰緋紅,呼吸聲比平時要重,陰道里流出一股濕濕滑滑

    的液體。

    「操,那老頭兒沒騙咱們!這個騷女子發情了!」大樹驚喜地說。

    大樹察覺了君君的異樣,興奮不已。他先把手指伸向君君的下體,摸著她流

    水的小穴。君君竟然沒有任何抗拒。大樹又脫了褲子,把硬挺的肉棒插入君君的

    小穴里。君君濕潤的小穴很容易插入,「噗嗤」一下,大樹的肉棒就滑到了深處。

    「騷貨。發情的母豬一樣?!勾笫饕槐咼啪娜櫸?,一邊在濕熱的小穴

    里大力抽送著。

    「嗯~啊~」君君咬緊了自己花瓣一樣的嘴唇,努力抑制著自己的情欲,卻

    不能自已地發出了嬌喘。

    「賤貨母豬,這下你舒服了?」大樹感覺到君君夾緊了下體,想要把自己的

    肉棒留在身體里面,那淫水像決堤了似的,不斷從她的下體流淌出來。

    「不……我沒有……啊啊~」君君絕望地看著自己流出的淫水。難道吃了這

    藥,我連自己的身體都不能控制了嗎?雖然我以前吃過更糟糕的……可是……

    「別裝了,你個敞口子貨天生就淫賤,還和老子裝!」

    「嗚嗚……」君君咬著唇發出悲鳴。算了……就這樣沉淪吧……享受吧……

    和過去一樣……

    大樹把君君的腿掀起來,整個人壓在君君身上,插入了君君陰道的最深處,

    每一次插入都直搗花心,君君在這樣劇烈的刺激之下,漸漸地受不了了。

    「啊~求求你輕……哦~哦~……輕一點……啊~~」君君的眼神漸漸變得迷

    離,唇齒間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媽的,叫得真浪!」在君君不住的呻吟聲的作用下,大樹一下沒忍住,射

    在了君君的陰道里。

    「哥,你看她騷逼里面,流的水真多,尿床了似的!」小樹看著君君的小穴,

    那里還不斷有淫水混著大樹的精液流出來。小樹看得情難自已,也跨坐上去,插

    了君君幾千下。君君整個身體都酥軟了,只任由他肏搗。

    兩兄弟見君君身子酥軟無力,知道她不會跑,也就沒有鎖她,倆人把她夾在

    中間睡覺。

    第二天一早,兩兄弟醒來,發現君君還在酣睡。大樹正要叫醒她,小樹卻壞

    笑著攔住了哥哥。

    小樹小心翼翼地把君君面朝上放平,雙手輕輕逗弄著她的乳頭,等她下面濕

    潤之后,又給她擺了個姿勢。

    「君君,醒醒!你瞧瞧你干嘛呢?」君君在小樹的呼喚聲中醒來,發現自己

    平躺在兩兄弟中間,露著兩個奶頭,一只手摸著自己的小穴,中指插進小穴里,

    另一只手握著小樹的陰莖。

    「呀……」君君滿臉通紅,連忙把手拿開。

    「來不及了,你剛才的樣子我們可都看見了?!剮∈骰敵ψ?,「昨天晚上你

    夢見什么啦?是不是夢見哥哥們操你啦?」

    「沒……」

    「裝什么裝,你看你下面濕的?!剮∈髦缸糯采系囊惶?。君君頓時羞得

    翻過身,把臉埋進被子里。

    小樹看見這情景,哪里忍得了,肉棒硬得像石柱子似的,又抱著君君求歡。

    「哥,你到這邊來?!咕鞫磣?,撅起屁股,示意小樹從后面插入,

    「這樣弄受活?!?br />
    「呦?」小樹沒料到女人這么快就變得乖順了,「你現在樂意讓哥哥弄了?」

    「嗯?!咕毓房醋判∈?,撅著小嘴,可憐巴巴地點了點頭。

    「那你把哥哥的雞巴扶進去?」小樹開心地說。

    「好?!咕鄖傻匕咽稚斕繳硨?,握住小樹勃起的陰莖。然后,她用另一

    只手從下面分開自己的兩片肉穴,讓小穴張開,等待肉棒的插入。她小心翼翼地

    把龜頭對準肉穴的位置插入進去,然后,順著陰道把整個肉棒沒入。

    「真乖!」小樹感嘆道,開始屁股用力,抽搐一樣地抽插著。

    「嗯……哥,你腰部用力。不要動你的屁股?!咕氯岬刂傅甲判∈?。

    小樹試著用腰部用力,果然插入得更加爽快。君君又拉著小樹的手撥弄自己

    的乳頭。

    「我這樣動果然更受活!媽的,你真是個騷逼?!剮∈髁刑咀?。

    「嗯~嗯~這樣……很舒服……」君君也扭著腰配合小樹的抽插。

    「騷逼!騷逼!騷逼!」小樹一邊罵,一邊狠狠拍打著君君的屁股。君君的

    小穴里水越流越多,晶瑩的淫水淌下來,滴在床上。

    被折騰完之后,君君整個人癱軟在床上。小樹像安撫小狗一樣摸了摸她的長

    發,說:「以后我們不給你拴狗鏈了,不過你要記住,你要是敢逃跑,被我們找

    回來就是個死!你得給我們干活,每天公雞叫聲的時候,你都必須起床,去

    村里的公共廁所倒我們昨天用的便盆。之后收拾好屋子,再把臟衣服拿到河邊去

    洗。洗完衣服之后要去廚房燒火給我們做飯,如果我們在下地干活之前和中午休

    息的時候吃不上飯,或者衣服洗的不干凈,你是要挨打的,懂嗎?另外,以后你

    可以和我們一起吃飯,不過我們這邊女人不能上桌吃飯,你得坐在那個小木板凳

    上吃我們剩下的……」

    小樹講完之后,君君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說:「好,我都依你們的?!?br />
    三、村民公娼

    從這天起,君君就被允許外出去干活。出于對兩兄弟的恐懼,君君一時不敢

    逃跑??墑敲刻煸諭餉娓苫畹氖焙?,君君總能感受到村里其他男性如饑似渴的目

    光。他們和她搭話她從來不理,遠遠地看見男人過來她便刻意躲開??墑羌詞拐?br />
    樣也免不了時而被騷擾。

    桃李村里有個癩子,長著一頭癩瘡疤。家里窮的飯都快吃不起了,卻也成天

    想著女人?;褂幸桓雋躒私辛躒?,是個有名的流氓,見到女人就動手動腳,見到

    四五十歲的婦女也不放過。

    這天君君穿著半袖和長褲在河邊洗衣服,癩子走過來,看到她的模樣,不禁

    看得怔了,褲襠下頂起一個小帳篷。正好劉三路過,看到他這幅模樣,嘲諷道:

    「癩蛤蟆還想吃天鵝肉呢?」

    癩子以為是陶家兄弟,嚇了一跳,回頭看見劉三,罵道:「好你個劉三,嚇

    我一跳。這騷娘們長得太騷,送我我都不要?!?br />
    劉三說:「癩子,咱打個賭,你要是敢上去揉一把她的奶子,我給你五塊錢!」

    五塊錢對于癩子來說可不是個小數目。正好君君彎著腰洗著衣服,露出胸前

    深深的乳溝。癩子情不自禁地向君君走去。

    「陶嫂子……」

    「??!」君君一抬頭看到衣衫襤褸、一頭癩瘡疤的癩子,嚇得差點把正在洗

    的衣服掉到河里。

    「嫂子,呵呵,你讓俺……摸一下唄?」

    「別別別,你,你別過來!」君君徹底慌了神。

    「哎呦!」說時遲那時快,癩子的屁股上挨了一腳。原來小樹來喊君君回家

    做飯,正看到這一幕。

    「你個丑癩蛤蟆,敢打我家媳婦兒的主意?你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逼

    樣?」小樹說著又要打。癩子天天缺衣少食,哪里打得過小樹?嚇得他屁滾尿流

    地逃跑了。躲在石頭后面的劉三看得哈哈大笑,不料也被小樹看見。

    「笑什么笑!臭流氓!離我家君君遠點!」

    「不是,哥,俺啥也沒干呀……」劉三笑嘻嘻地說。

    「不想挨打就快滾!」小樹怒吼道。劉三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其實,村里打著君君主意的不止癩子和劉三,還有李胖子。李胖子自從那天

    窗下偷聽之后,一直惦記著君君。由于陶家兄弟沒有及時還他錢,他三番五次來

    陶家要錢,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想多看君君幾眼。

    陶家兄弟不堪其煩,商議著如何還他錢。

    「要不,把咱們的地押給他?」大樹說。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你傻啊,地給了他咱的糧食就不夠吃了?!剮∈魎底?,突然靈機一動,「

    誒,我記得爹留下個箱子,裝著點雜七雜八的鐵家伙,要不咱找找有沒有什么值

    錢的東西?」

    「也是,打開那箱子看看吧?!?br />
    兄弟倆正欲拿出箱子,只聽外面李胖子罵罵咧咧地走進來。

    「他媽的,小崽子,你以為你是村長我怕你??!就他媽兩百塊錢,四個月不

    還我!」

    小樹笑嘻嘻地迎上去:「嘿嘿,李叔,您再寬限幾天,過幾天我們一定……」

    「不行!今天如果還不上的話,我要和你們買的媳婦兒睡一覺!」

    小樹依舊陪著笑臉說:「您這是哪兒的話?君君要給我家傳宗接代的,要是

    陪您睡一覺,那孩子就不知道姓陶還是姓李了嘛?!?br />
    「別找借口,你們今天還不上錢,老子今天就要操了那騷娘們兒!」

    「媽的,找死!」大樹再也聽不下去,揪起李胖子的領子就是一拳。小樹也

    幫著哥哥,三個人就在院里動了手。最后,李胖子被陶家兄弟倆打了一頓,倒在

    地上動憚不得,直到傍晚,才鼻青臉腫地爬回到了家。

    之后的一個月,每次他出門,總有幾個小孩子跟在他后面叫:「李胖子,大

    個頭,被陶家打得屁滾尿流~」他一回頭,小孩都跑得無影無蹤。所有人看他的

    目光里都帶著嘲諷。李胖子恨毒了陶家兄弟,心里盤算著一定要好好報復他們。

    報仇的機會終于來了。一天傍晚,李胖子去公廁解手,看見君君獨自一人還

    在廁所旁邊坐著刷馬桶。他一把抱起君君兩只肥大的手掌就在她身上胡亂摸起來。

    「李叔,別這樣,李叔……啊??!救命?。。?!」君君大聲喊著,卻沒有任

    何人來救她。

    此時已是夏末,麥田里的麥子都長得老高。李胖子用衣服堵上君君的嘴,把

    她抱到田里,強行扒下了她的褲子。兩個光溜溜的屁股蛋跳到了李胖子面前。李

    胖子哪里忍得住,不顧君君絕望的哭喊,將早已硬的不能再硬的雞巴急急忙忙往

    里送??墑橋腫傭親猶?,雞巴太粗,又不得章法,半天沒插進去,急得他出了

    一身汗。

    「著火啦!著火啦!」遠處傳來幾個村民的聲音。胖子吃了一驚,怕自己的

    家著火,連忙丟下君君跑出麥田?;氐醬謇?,聽人說道:「陶家著火了,兄弟兩

    個都燒死了。那個漂亮媳婦兒不知道干什么去了,不在家,幸免于難?!?br />
    「陶家兄弟倆欠我錢不還,還侮辱我,結果被一把大火燒死了,真是報應??!」

    李胖子一聽,又跑回了麥子地里。君君在麥子地里慌亂地逃竄,卻跑不過李胖子,

    被他一把抱起來,扛回了家里。

    當天夜里,李胖子帶著癩子和劉三一起進了君君的房間。

    「陶家兄弟忒小氣,娶個騷貨媳婦兒自己玩,不給別人玩。我可和他們不一

    樣。今天,這小騷貨咱們三個!」

    君君早已被李胖子扒得光光的,仰面朝天,四肢被綁在四個床腳上,渾身止

    不住地哆嗦。癩子見了,餓虎撲食一樣撲上去,狠狠捏住她的兩個光溜溜的奶子,

    在手中把玩著。劉三也不甘落后,直把手伸進她張開的兩腿之間逗弄著。

    「陶家嫂子,你不是貞潔烈女嗎?不是不讓摸不讓碰嗎?」劉三嘲笑道。

    「哥哥們,求求你們不要……」

    「哥哥?」李胖子皺了皺眉頭,「你得管我們叫大爺!」

    「對對對,叫大爺!」癩子壞笑著附和道。

    「大爺……你們……饒了我吧……」君君哀求著。

    「饒了你?怎么可能?!估釓腫幽ψ?,「從此以后,你就是我李胖子的玩

    具啦。張嘴!」

    說著,李胖子脫下衣褲,露出長滿厚厚的黑毛的胸部,圓滾滾的大肚子和一

    身的肥膘。他舉起肉棒對準了君君的嘴,正當君君以為他要要求自己為他口交時,

    一股尿被胖子撒進了君君嘴里。癩子和劉三哈哈大笑起來。

    「嗚嗚……」君君被綁著動憚不得,只得含著淚咽下了胖子騷臭的尿液。

    「騷尿給騷貨喝,哈哈,過癮!李哥,你真會玩兒!」劉三奉承地說。

    「還有更好玩的呢?!估釓腫鈾底派狹舜?,跨坐到君君身上,手伸到君君屁

    股下面摸了摸。

    「小騷貨,你的屁眼兒給人玩過嗎?」

    「別!求求你,不要!」

    「哈哈,今晚絕對給你的菊花開苞。不過現在還不著急?!估釓腫詠飪笞?br />
    君君手腳的麻繩,「來,張開你的騷腿,握住大爺的雞巴,插進你逼里去?!?br />
    胖子在君君的眼中看到了恐懼、無助與屈服。有了之前違抗陶氏兄弟的教訓,

    君君不敢反抗,順從地張開修長的雙腿,小手握住胖子粗大的雞巴,送入自己的

    小穴內。胖子感到一陣爽快,肥胖的身軀壓在君君身上,快速抽動著。

    癩子和劉三看得如饑似渴。

    胖子腰上如有神功,抽插了幾百下,還沒有射精。胖子的肉棒粗大,再加上

    君君的身體已經十分敏感,高潮的快感讓她難以自持,被干的直翻白眼,雙腿像

    中電似的抽搐,強烈的快感侵襲了她的身體,終于,君君在連續的高潮中失禁了,

    「嘩啦」一聲尿了一床。

    「小婊子,爽了嗎?」胖子停下來問道。

    「……」此時君君恢復了理智,對自己剛才的表現又羞又惱。

    「你爽了,也不知道謝謝我?」

    「謝、謝謝……」

    「現在裝什么貞潔烈女!快趴下,讓我操你屁眼兒!」胖子命令道。

    「不……不要?。?!」君君絕望地大哭起來,在胖子身下掙扎著。

    「呵呵,小騷貨怕疼是吧?劉三,你幫我把門口凳子腿兒拿過來?!?br />
    劉三畢恭畢敬地遞上了凳子腿兒,胖子接過來,對著君君纖弱的身體狠狠打

    了下去。隨著「啪啪」兩聲,君君潔白的皮膚上多了兩處紅腫的痕跡。她下意識

    地躲閃著「還反抗?」胖子火了,又抄起凳子腿兒「啪啪啪」在她身上不停地打

    著。

    「胖子大爺……嗚!好疼!……求您別打了……君君……君君聽話……」

    「聽話?那你就趴下,把你的屁眼扒開求我操?!?br />
    君君只得撅起屁股,用兩只手分開自己的兩半屁股,露出自己的肛門等待胖

    子的插入。由于緊張,她的肛門還一張一合的動著??吹剿夥叱艿哪Q?,劉

    三和癩子不禁拍手大笑道:「真是解氣!」

    胖子舉起雞巴在君君的肛門口頂著,上下滑動,故意不插進去。君君緊張得

    發抖。

    「說兩句話讓你胖子大爺高興高興?!沽躒諗員咚擻磷?。

    「嗚嗚……胖子大爺……請插進來?!?br />
    「哈哈,這怎么行呢?!沽躒ψ?,在君君耳邊說了幾句悄悄話。君君聽得

    面紅耳赤,卻無法反駁。

    「??!大爺饒命!」君君突然大喊一聲。原來胖子趁她不注意,把粗大的雞

    巴一口氣插到了君君的肛門里。

    胖子好像很享受君君痛苦的樣子,故意狠命抽插,君君的肛門被插出了血。

    「啊啊,胖子大爺的雞巴好大,操的我好爽……我從今往后就是胖子大爺的

    玩具了,大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咕純嗟乇匙帕躒趟幕?。

    君君的肛門很緊,胖子看著她痛苦的樣子有很興奮,插了一百多下就射了。

    他拔出雞巴,卻讓君君保持著扒開屁股的羞恥姿勢。

    癩子和劉三這才看到她的肛門被操得紅腫紅腫的,白濁的精液從一張一合的

    屁眼里溢出來。他們終于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性欲,都脫下了褲子。癩子讓君君從

    床上下來,自己躺到床上,硬挺的雞巴指著天。劉三摟著君君的小纖腰把她抱起

    來,用她的小穴往癩子的肉棒上面套。套上去之后,癩子命令君君自己動。君君

    無可奈何地扭動著小蠻腰。劉三突然在后面用力一推,君君整個人趴到癩子身上,

    奶子垂下來,變硬的奶頭掃著癩子的胸。劉三自己跨到君君身后,把雞巴插進君

    君紅腫的肛門。兩個人以不同的頻率在君君體內抽插著。

    「嗚嗚……不要……一個一個來啊……」君君又流下了屈辱的眼淚。

    「君君,伸出舌頭舔舔你癩子大爺頭上的癩瘡疤?!沽躒誥硨笈拇蜃?br />
    她的屁股,戲謔地說。

    「嗯嗯?!咕律砣?,忍著惡心,伸出香舌輕輕舔舐著癩子頭上疙疙瘩

    瘩的癩瘡疤。

    胖子則在旁邊點了支煙,瞇起小眼睛,欣賞著這淫亂的一幕。

    「想讓大爺們快點射,就說點話讓大爺們開心!不然兩位大爺操死你!」胖

    子對君君說。

    「請大爺們操我吧?!?br />
    「不行,再淫蕩點兒!」

    「嗚嗚……大爺的雞巴好大,插得小騷貨好舒服~求大爺們狠狠干我的騷逼

    ~」君君認命地說起了淫言穢語。

    「好乖,好乖。我射啦?!柜穎瘓械檬娣?,舔得快意,不一會兒就射

    了。劉三又抽插了一百多下才射。

    第二天早上,胖子起來,看到誰在旁邊,眼前掛著淚痕的君君。他一把抓起

    她的陰毛,順手拔了一根。

    「??!」君君驚醒了,「胖子大爺,你、你這是干什么?」

    胖子見身下的女子已經屈服了,得寸進尺地說:「你整個人都是我的了,拔

    你根毛你還敢頂嘴了?哼,把你逼蓋子伸過來,我拔上二十根解解氣?!?br />
    君君果然岔開雙腿,把長滿陰毛的陰部伸到胖子手邊:「請胖大爺懲罰我?!?br />
    胖子拔了五十多根陰毛才停手,君君的陰道前已經紅腫了一片。

    從此以后,胖子家里就開起了窯子。村里的男人只要給胖子送些糧食,就能

    干上君君一次。由于這些男人覬覦君君的身子已久,胖子家里的客人總是絡繹不

    絕,胖子也賺得盆滿缽滿。

    君君仿佛完全放棄了自己的尊嚴,像行尸走肉一樣活著,對于那些男人也不

    再拒絕,偶爾還會配合他們的玩弄。

    直到有一天,胖子走過冰面的時候,冰面裂了一個口子。胖子掉進冰冷的河

    水里,那肥胖的身軀被河水吞噬了。

    四、放肆羞辱

    胖子死了之后,桃李村的男人們心里開始發毛了:這個君君雖然漂亮,卻克

    死了她的三個丈夫。全村的男人沒有一個敢娶她,卻都不愿放棄她美艷的身體。

    一天,幾個村里的小流氓聚在一起,談論著他們找君君尋歡的事。

    「這婊子讓那么多男人干過,逼還這么緊,真爽!」一個外號叫臭蟲的小流

    氓說。他不喜歡洗澡,所以身上總是有一股臭味,所以大家都叫他臭蟲。臭蟲矮

    矮胖胖的,大約十八九歲,正是性欲旺盛的年紀。他很討厭君君,因為君君在被

    他奸淫的時候總是不由自主地捂鼻子。

    「哈哈,上回我插她,她直夸我的雞巴大呢?!沽硪桓魴×髏ニ?。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她可能對誰都是這么說的?!鉤舫嫠?,「唉,可惜這騷婆娘現在守寡了,

    我娘說寡婦那兒不能總去,總管著我?!?br />
    「也是,得給這婊子找個丈夫?!顧禱暗牟皇潛鶉?,正是村里的落破戶癩子。

    「誰敢娶這個災星?她嫁一個死一個?!?br />
    「哎,你們覺得那二傻子怎么樣?」臭蟲靈機一動說道。

    二傻子是村里的一個傻子,他四五歲的時候父母意外死亡了,又生了一場病,

    腦子燒壞了,現在長到二十多歲,智力卻仍然停留在四五歲的樣子,只能天天淌

    著口水在村里轉悠,找一些別人倒掉的剩飯剩菜吃。

    「好主意,我現在就去找她說這事?!柜鈾?。小流氓們都拍手叫好。

    「二傻子?我可養不起他?!咕誦×髏サ幕?,抗議道。

    「你少裝可憐,你每天接這么多客,難道沒錢?前幾個丈夫的遺產也夠你花

    了?!?br />
    「可是……我要伺候那傻子,怕沒時間伺候大爺們呀?!咕誄鲆桓泵奶?。

    「別啰嗦,我們就是要你當著你丈夫的面伺候我們!你個克夫的寡婦,嫁人

    還挑什么挑?聽大爺們的,明天就過門兒!」臭蟲無賴地說。

    第二天,全村的男人都跑來,用看戲的眼神看著君君和二傻子的「婚禮」。

    這場婚禮都是臭蟲安排的。

    「一拜天地!」臭蟲對穿著紅衣服的新郎新娘說。

    「嘶!」君君彎下腰拜天地,不料后面的褲子裂了一條縫。大家驚異地發現

    君君里面沒有穿內褲。圓圓白白的屁股從褲子的裂縫里跳出來,露在眾人面前。

    這當然也是臭蟲安排的。滿院的觀眾都大笑起來。

    「二拜高堂!」臭蟲接著說。君君轉向了幾個小流氓。

    「謝謝各位爸爸大爺們給女兒安排的婚禮?!咕璧廝?,接著對幾個小

    流氓磕了個頭,也拉著二傻子拜了一拜。

    「來給大爺們舔舔腳?!鉤舫嫠底磐蚜誦熗艘恢喚毆?。臭蟲一脫鞋,周

    圍的人都捂著鼻子。君君忍著惡心舔了舔他的腳趾,感覺自己快要吐了。其他幾

    個小流氓也紛紛效仿,讓君君當眾舔了他們的腳。

    「夫妻對拜!」臭蟲剛說完,只見二傻子坐到地上,「哇」的一聲哭出來,

    襠下早流了一攤尿。

    二傻子只有四五歲的智力,會經常失禁。臭蟲事先給他喝了很多水,確保他

    會當眾尿褲子,用這種方法來羞辱君君。

    「快看快看,新郎官激動的尿褲子了!」

    「娶到這么漂亮的新娘子,二傻子當然激動了!」

    「二傻子總尿褲子。新娘子,你以后就天天給老公洗褲子吧!」

    二傻子坐在那攤尿液上,蹬著腿哇哇大哭:「嗚嗚……尿尿……你們都笑話

    我……我是壞孩子,俺娘說壞孩子沒人陪我玩……嗚哇哇……」穿著開襠褲的君

    君不知所措地看著臭蟲。

    「你老公都哭成這樣了,你還不快去安撫他一下?」

    君君只好走上去,像哄小孩一樣的哄著二傻子:「老公,乖,不哭不哭~君

    君陪你玩,君君陪你玩……」

    二傻子看見漂亮的君君,頓時不哭鬧了,呵呵傻笑著抱住了她。

    「多恩愛的一對兒呀?!鉤舫嫦汾實廝?,「咱們快把他倆送入洞房吧?!?br />
    君君和二傻子的新婚洞房里擠了一群人。

    「新娘子,快脫了衣服,讓你丈夫看看你的大屁股!」小流氓們喊道。幾個

    急性子干脆過來親手把兩個人的衣服扒光,強迫他們赤裸相對。

    「看不出來,這二傻子,雞巴還挺大?!柜鈾?,「君君,快來伺候你老公!」

    君君看了看洞房里的眾人,無奈地爬到二傻子胯下,把他的肉棒塞進嘴里使

    勁嘬弄著。二傻子好像受到了驚嚇,不但沒硬起來,還尿了她一嘴。洞房里又響

    起了猥瑣的大笑聲。

    「不乖哦?!咕辶酥迕?,歪著頭看著二傻子。接著捧起自己那兩只圓圓

    的乳房,把二傻子的肉棒夾在雙乳之間,來回蹭著。終于,二傻的肉棒有了反應。

    「快看,傻子硬了!傻子硬了!」臭蟲在一邊看著說。

    「二傻子,這是你次硬起來吧?」癩子問。

    「老公,你舒服嗎?」君君紅著臉,小聲問。

    「好舒服?!顧惱煞蚰躺唐鼗卮?。小流氓們都笑了,你一言我一語地

    逗著傻子。

    「舒服吧?以后你媳婦天天用奶子給你夾?!?br />
    「哈哈,不過以后你得等你媳婦伺候完我們才行啊?!?br />
    「是啊,我們是你大爺,你媳婦得先孝敬完大爺們才能輪到你呢?!?br />
    「嘿嘿,二傻子,還不快跪下磕幾個頭,謝謝大爺們?」

    二傻子聽了,忙跪下給幾個小流氓磕了個頭:「謝謝大爺們?!?br />
    「不行,要帶響的。使勁磕?!柜鈾?。

    「大爺們,差不多得了,本來腦子就不好使,再磕壞了……」君君有些看不

    下去。

    「呵呵,現在就開始心疼你老公了?」臭蟲蹲下狠狠君君的屁股,「那看在

    你求情的份上就算了,你繼續給他日吧?!?br />
    二傻子的肉棒還硬著,君君把肉棒含入口中,來來回回吮吸著,舌頭圍著龜

    頭來來回回打著轉。吮了好一會兒也不見他射。

    「這傻子是不是射不出來???」洞房里的眾人議論著。

    君君沒有辦法,只得哄著二傻子躺在床上,把他的肉棒插進自己的蜜穴里,

    夾緊雙腿,扭著纖腰,嘴里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老公,你好厲害……哦……哦,快給我~」

    動了好一陣,君君才停下,告訴大家二傻子已經射了。

    「二傻子,干的好!」臭蟲一帶頭,洞房里的人都鼓起掌來,洞房里響起了

    一陣并不怎么善意的掌聲。

    「等著你媳婦兒給你生個大胖小子吧。不過,也有可能是我們的?!柜鈾?。

    新婚之夜的任務并沒有完成。這個可憐的新娘接下來還要伺候洞房里其他的

    人。他們讓二傻子在床旁邊坐下,看著他們一個又一個地爬到床上,奸淫著他的

    妻子。

    「二傻子,你瞧,你媳婦兒正在舔我的癩瘡疤呢?!柜右槐吒勺啪?,一

    邊對二傻子說。

    「二傻子,你媳婦兒今天晚上可要好好忙一夜啦?!?br />
    「你看著你媳婦兒被大爺們干,你開心不開心呀?」小流氓們仿佛熱衷于拿

    二傻子尋開心。

    二傻子只是坐著,目光呆滯,面無表情。

    輪到臭蟲了,他命令君君像母狗那樣趴下,自己從后面插她。抽插了一會兒,

    他覺得不夠刺激,取下皮帶,狠狠抽著君君的背部和屁股。

    「??!」君君被抽的慘叫一聲。

    不料,二傻子突然站起來,狠狠推了臭蟲一下,臭蟲一下子跌下床去。

    「不許欺負她!」二傻子剛說完,就被五六個人一起按倒在地。

    「二傻子,反了你了?敢打你大爺了?」臭蟲惱怒地說,「今天就讓你好好

    看看,大爺們怎么玩你媳婦兒?!?br />
    幾個人拿出了麻繩,把二傻子捆在凳子上,讓他看著君君受各種折磨。

    臭蟲脫光了衣服,把自己臭烘烘的內褲套到了君君頭上。然后,他們讓君君

    跪在床上,一群人把她圍得緊緊的,把自己的雞巴戳到她身上。君君的眼睛被內

    褲蒙著,什么都看不見,嘴里塞著臭蟲的陽物,左右手各抓著一個男人的陰莖,

    陰道和肛門也被肉棒插入,乳房、小腹和纖細的雙腿上,都有男人的生殖器來回

    蹭著。

    「嗚嗚~」君君發出了屈辱的悲鳴。

    不知過了多久,一群男人在君君身上發泄完了欲望,四面八方射過來的精液,

    沾了君君一身。

    臭蟲把滿身精液的君君帶到二傻子面前:「來告訴你老公,你爽嗎?」

    「唔唔?!咕懔說閫?。

    幾個小流氓都拿出皮帶,在二傻子面前狠狠抽著君君的身體。

    「小婊子,小賤貨!」

    「傻子媳婦兒,公共廁所!」

    「我家母狗都沒你賤!」

    人們在二傻子面前一邊抽打一邊罵著君君,二傻子被嚇得哇哇大哭。

    這種「刑?!菇崾?,流氓們拿出君君嘴里的襪子,對渾身傷痕的君君說:

    「快教育教育你老公!他再敢打我們,我們閹了他!」

    君君光著屁股,坐到二傻子懷里,用哄小孩的語氣對他說:「老公啊,大爺

    們打我,是為我好!君君被大爺們打得很舒服,也很開心!你以后不能再打大爺

    們了,好嗎?」

    「嗯?!茍底幽沮卮鷯α艘簧?。

    「來,我把你繩子解開,你快給大爺們磕幾個響頭,道個歉,謝謝他們讓你

    媳婦爽呢?!柜鈾?。

    二傻子果然跪下,「咚咚咚」連磕幾個響頭:「謝謝大爺!謝謝大爺!」

    「哈哈,二傻子果然夠傻,咱們對他媳婦兒又肏又打,他還直謝咱們呢?!?br />
    「是啊,君君嫁給他,以后咱們就可以隨便欺負了?!?br />
    「今天大爺們盡興了,改天再來肏你!」

    「君君,你快把你老公的褲子脫下來洗洗吧!大爺們走啦!」

    眾人終于離開了,君君脫下二傻子的褲子放進桶里。體力透支的兩個人沒精

    力管屋子里和君君身上的精液,在濃郁的咸澀味道里相擁而眠。

    第二天兩人都睡到正午才醒,君君洗了澡換了衣服,抱了兩人的衣物和床單

    去河邊洗。路上遇到男人,君君也浪笑著,任由他們粗糙的大手伸進衣服里亂摸。

    洗過衣服之后,君君開始生火煮飯。她和二傻子的日子開始了。

    二傻子原來只能吃些別人倒掉的剩飯,甚至是偷吃別人家的狗食豬食。現在

    有了君君每天給他做飯,還一勺勺喂他。他馬上愛上了這個漂亮的小媳婦兒。君

    君卻有了許多煩惱。

    「君君,你老公又光著屁股在村里跑啦!」

    君君連忙跑去把二傻子趕回家。

    「君君,你老公把屎拉在我家啦!快去收拾吧!」

    君君去了才發現那家門口是兩坨狗屎,可是那家人硬說是二傻子弄的,君君

    只能含淚收拾了。

    「君君,你快回家看看吧,二傻子拿著一把斧子玩兒呢!」

    君君三步并作兩步沖回家,奪下二傻子手中的斧頭。

    可是同時,二傻子對她的依賴,又讓她不忍心傷害他。他總是笨手笨腳地想

    幫她的忙,或是說幾句不連貫的話對她表示關心。

    村里其他的男性也會經常來他們的家里,當著二傻子的面奸淫和毆打君君。

    二傻子雖然一臉不高興,卻也聽話地坐著,看他們百般玩弄自己的老婆。

    一天,家里沒有人來,君君換上干凈的床單和衣服,哄著二傻子上了床。

    「二傻,你覺得君君好不好?」

    「好??墑俏也幌不賭闋芎退峭??!?br />
    君君嘆了口氣,抱住二傻子,在他的耳邊說著悄悄話:「傻子啊,你真是傻

    人有傻福。這村里的男人都活不久了,因為我的報復要開始了。

    「他們都不知道,我叫秦慕君,是個女間諜。完成任務之后,組織讓我在這

    偏僻的小山村里躲躲,免得當權者報復。沒想到村里這些男人這樣折磨我,強暴

    我。不過我的組織很快就要來接我啦。他們每個人都有槍,會把這里的男人全部

    殺死的。除了你?!?br />
    二傻子一臉迷茫地看著君君。

    「就知道你聽不懂。所以我才敢說。乖,睡覺啦。明天我給你做條尿布哦?!?br />
    君君莞爾一笑,給二傻子蓋上被子,沉沉睡去了。

    五、傻子獨白

    村里人叫我二傻子。因為他們以為我傻。

    四歲那年,有一個人闖進我家,奸殺了我的母親,又用斧頭砍死了我的父親。

    我在床底下看著這一切,瑟瑟發抖。這個人拿著斧頭,向四周看了看,沒有找見

    我,便離開了。

    為了活下去,避免被那個兇手斬草除根,我只能裝瘋賣傻,在村里以傻子的

    身份活了二十年。我假裝去別人家里偷吃、偷菜,竭力搜尋著兇手的蹤跡,卻一

    直沒有找到。

    那個女人的到來,讓我一瞬間明白了,這個村里的所有人都稱得上是兇手。

    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所有人都可以喪盡天良。

    后來他們把那個女人嫁給了我,因為我好欺負。我們一起住進了李胖子的房

    子。在這個房子里,我意外地發現了殺害我父母的斧子,和我媽以前的項鏈。我

    可以肯定,李胖子就是那個兇手,可惜他已經死了。

    那女人對我很好,我好幾次想對她坦白,卻不知怎么說。有一天,我終于下

    定決心,準備向她攤牌了。沒想到,她卻先告訴我,她是個女間諜。

    幸虧我沒先說。我被她的身世嚇得不輕,但是也沒想去舉報她,畢竟她為我

    報了殺父之仇。我只好繼續假裝傻子,繼續和她過日子。

    直到有一天晚上,那個女人在廚房做飯,一個蒙面男人走進來,腰上別著一

    把手槍。

    「慕君,這里的男人們是不是欺負你了?我給你報仇?!?br />
    「你終于來了?!咕芬膊換?,繼續做飯。

    「喬海龍政府垮臺了,唐波上任了。我們贏了,跟我回家吧?!鼓腥慫檔?。

    「把全村男人都給我殺了,留下屋里那個傻子?!咕敵ψ趴醋拍歉鏨衩?br />
    的男人。

    「好?!?br />
    當天晚上,槍聲、哭喊聲、慘叫聲響徹了整個村莊。那個女人帶著她的組織,

    血洗了桃李村。她殺了村里其他的男人,卻沒有殺死我,反而給我留下了一些錢

    和糧食。

    我換了一個村子,以一個正常人的身份,過起了正常人的生活。偶爾還是會

    想到那個女人。希望她也能以一個正常人的身份,好好活下去。</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