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王系列短篇(2)游戲測試員的一天

作者:Arandis
    狂王系列短篇(2)游戲測試員的一天

    29-03-16

    紫晴愜意地躺在白鴉葡萄園的吊床上,深深吸了一口氣。清新的空氣涌入紫

    晴的肺中,將濁氣一掃而空。距離上次被大齡熊孩子葵希羅搗蛋,建造了一半的

    半位面「雅楠小鎮」被直接拿去給那個什么克拉麗絲女公爵當成升魔祭品已經過

    去了好幾個月。雖然逮住葵希羅一頓「愛的鞭笞」,但無奈也只能將原先的計劃

    廢棄了。

    著手制作新的半位面過程中,紫晴想起了穿越前玩過的游戲《巫師3》。相

    對于「惡意滿滿」的巫師世界,《血與酒》里源于精靈古國的陶森特無疑讓紫晴

    非常喜歡。說干就干,很快紫晴就把新的半位面打造成了陶森特的模樣。不過出

    于對上一個「冒險類」半位面「雅楠小鎮」毀滅的晦氣,這一次紫晴打算把半位

    面「陶森特」做成一個經營葡萄酒莊園的游戲。為了測試「游戲bug」,紫晴還

    特意制作了一個化身進入了半位面,來確保打造一個「優秀的游戲」。

    紫晴翻身跳下吊床,天空一片碧藍,偶爾飄過幾片白色的云朵,葡萄園附近

    的村落里繚繞著冉冉炊煙,這片親手打造的半位面就像一副美麗的描繪田園牧歌

    的油畫。葡萄園內經過精心的布局,白色的磚石房屋配合周圍綠意盎然的葡萄藤

    頗有一種童話風格??吞?、餐廳、臥室、客房等錯落有致,貯存釀制紅酒的地窖

    更是必不可少。墻壁上掛著來自名家繪制的油畫(用魔導照相機配合渲染功能照

    的),精美的鎧甲靠墻而立(純粹的裝飾品),地板上鋪著厚厚的手工地毯(紫

    晴本體用自己的力量一個念頭制造的「手工」地毯),訓練有素的樂師們站在屋

    角演奏著優美的田園樂曲(毫無心智的人形傀儡演奏儲存好的音樂)……白鴉葡

    萄園幾乎將溫暖和舒適這件事做到了極致(點頭)。

    「??!真是太美麗了!」看著自己親手打造的半位面,紫晴伸了個懶腰感慨

    道。突然間一根火柱從紫晴腳下拔地而起,將她吞噬進去,火光很快散去,但烤

    肉的香味已經彌漫了整個葡萄園。

    「??!??!??!我為什么要在自家的莊園里搞那么多魔法陷阱??!拆掉拆掉?!?br />
    魔力掀起一陣威風,瞬間在葡(復)萄(活)園(點)重生的紫晴揮了揮手,原

    本遍布莊園的魔法陷阱與「焦尸」一起灰飛煙滅。

    「所以說那些游戲里的大boss們沒事在自家老巢搞那么多陷阱干什么?又不

    是自家陵墓?!溝Я說砩喜淮嬖詰幕頁?,紫晴消除了這個「bug」。

    拿出一個筆記本,記錄下了這個「bug」后,紫晴在葡萄園里閑逛起來。

    「種植方面都,沒什么問題了,再來檢查一下銷售環節?!?br />
    ————分割線————

    饑渴充斥著它的靈魂,多久沒有進食了?她記不清,可能已經超過千年了吧。

    作為魔王大人親手締造的魔物,她是作為有智慧的高階魔族,但現在它寧可什么

    都不想。自從魔王大人被那個可惡的「狂王」封印以來,不知為何被強行陷入沉

    睡的她就一直饑渴著,就算在沉睡中也一樣。

    等等,我從沉睡中醒了?啊,是那個「狂王」的氣息……現在居然如此虛弱

    ……她猛的睜開赤紅的雙眼。

    「孩子們,開飯了!」普通人無法聽見的聲響蔓延開來,名為「暗影長者」

    的吸血魔物喚醒了它的大軍。

    ————分割線————

    餐廳長木桌上擺滿精致的食物,銀質餐具在塔型燭光下褶褶生輝。紫晴懶散

    地靠坐在餐廳的椅子上,抓著香噴噴的烤面包咬了一口。一輪皎潔的明月靜靜地

    懸于空中,淡淡的月光灑滿葡萄園中,描述出一副美輪美奐的夜景。紫晴放下面

    包,拿起一個盛了些許紅酒的高腳杯抿了一口。相比于打打殺殺的游戲半位面,

    果然還是這個這個更舒心。不過既然是經營類游戲,要不要讓玩家需要雇傭傭兵

    ?;ど搪??

    天空變了,血色染透了那輪月亮的銀邊。血月升起,陰冷的色調侵占了整個

    半位面。

    葡萄園外樹木的影子仿佛獠牙般在夜幕下伸展,招搖的黑暗于天際飄搖扭動,

    仿佛群魔亂舞。烏云遮住了月色,但那不是云,而是無窮無盡的吸血蝙蝠??躋?br />
    上游蕩的黑霧肆意閃爍,然后于月色下凝聚成一個個吸血魔物。屬于吸血鬼們的

    盛宴降臨了。

    「搞什么??!吸血鬼入侵?這可是非常嚴重的bug??!」紅酒杯被隨手扔在

    地上,滾過一段距離后停止了,醇香的紅酒如同血液一般灑在地上,讓吸血魔物

    們更加興奮了。d#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四頭吸血魔物從陰影中竄出。它們閃電般穿過空氣,數十根筷子長的利爪閃

    耀著寒光,一齊朝著紫晴狠狠抓去。但紫晴根本沒將它們看在眼里,她左手虛握,

    寒冰在側面飛來那頭吸血魔物身上浮現。自外向內冷氣穿透了它的脂肪層,瞬間

    抹去了生機!那個吸血魔物的翅膀失去升力,像塊石頭般從天空摔了下去,「嘩

    啦」一聲碎得滿地都是。下一刻,純粹魔力形成的利刃出現在紫晴手中,只聽見

    硁硁連響,夜空中濺起點點血光,撲來三只吸血魔物被全部一刀兩斷!

    「以『魔王』之名,給我停下!」趁著連斬四個吸血魔物的氣場,紫晴下大

    了命令。

    「你不是魔王大人……褻瀆者!」一個女性的聲音傳入紫晴耳中,充斥著刻

    骨銘心的仇恨。

    天空幾乎要被盤旋的蝙蝠群遮住,紫晴抬起左手,六枚白色的火球便憑空出

    現,環繞著分身旋轉。隨即紫晴將左手伸向天空,火球如同速射高炮般接連的飛

    出,連續轟進天空的「烏云」!

    「敬酒不吃吃罰酒……」火球點燃了蝙蝠身上的絨毛和油脂,著火的蝙蝠尖

    叫著逃走,在蝙蝠群中橫沖紙張,將蝙蝠點燃?;鴯飩煒杖競?,燒焦蝙蝠

    尸體鋪天蓋地的從天而降,將葡萄園地面埋了厚厚一層。

    火光照亮了一個有著鮮紅長發的女性,她身穿精致的貴族服裝,戴著古老的

    金銀配飾,肌膚白皙,容色如畫。紅發女性推了推掛在鼻梁上金絲眼鏡,皺著眉

    頭掃視著手中的卷軸,手指優雅地在空中揮舞,澎湃的魔力將一個個精美的符文

    印刻在空中。如果不看那雙仿佛被歲月浸透的血紅雙眼,那平靜而又有條不紊的

    樣子看起來就像是一位優雅的學著一般。一股莫名的波動以那個女性身影為中心,

    很快擴散至整個葡萄園,天空中的火焰隨之熄滅,紫晴手中由魔力凝聚的利刃也

    崩碎了。中斷的法術讓紫晴肚子一陣翻騰,差點吐出一口鮮血。

    「禁魔領域?」紫晴揉了揉肚子,如果是本體自然不會受到影響,但這終歸

    只是個化身。

    「『暗影長者』從未讓魔王大人失望過,今天也一樣,褻瀆者!」被稱為

    「暗影長者」的紅發女性揮了揮手,新的一批吸血魔物圍了上來。

    「說實話,這個場面讓我有點懷念。那時我還不是『狂王』,不會魔法,孤

    身一人身陷重圍……」紫晴用懷念的口氣說著,身體突然化作一團血光,曲折著

    連續穿過十幾只吸血魔物后,在農具庫前,血光重組了紫晴的身姿。那十幾只吸

    血魔物猝然摔倒,鮮血瘋狂的噴射飛濺,肢體四分五裂。紫晴看都沒看紅發女性

    一眼,雙手撿起兩把用來做農活的鐮刀,隨手舞動了幾下:「那一次如果沒有伊

    斯貝爾嬤嬤,我就死定了。這一次我想再試試?!?br />
    紫晴絕美的面容上滿是躍躍欲試的表情,手掌上的鐮刀閃過血色的光輝,倒

    影著吸血魔物們的身影。鮮血化為無數血色巨蟒,暗紅色的血氣帶著朦朧的光芒,

    將一群魔物纏住,瞬間絞殺。

    「控制鮮血,是我最早領悟的能力……這不是魔法?!棺锨緄難嚎擠刑?,

    心臟開始澎湃地跳動,如同華美的圣歌。僅僅是隨手一擊,一個巨大的吸血魔物

    便被斬斷了首級,拋飛的頭顱在夜色中灑出赤色的軌跡,將紫晴染上一層赤色的

    光芒。升騰的熱血在紫晴身上融合,將周圍渲染出一片詭異的紅色。周圍的霧氣

    緩緩灌入紫晴的體內,籠罩著葡萄園的哀鳴和嚎叫消散一空。紫晴提著銀月般的

    利刃在這血雨中緩緩站起,看向了那些嗜血的怪物們。紅色的符文扭曲了空間,

    世界逐漸變為血色,紫晴就如同曾經在印斯茅斯的夜色中那樣,呼吸都帶著血氣。

    不知何時,天空中被厚厚的烏云覆蓋,交錯的黑云就像在嘲笑無知者的愚蠢

    一般。周圍逐漸繚繞起謎一般的血色霧氣,詭異的哀鳴聲此起彼伏。訓練有素的

    身姿在這霧氣中開始的絕色的舞蹈,不是沒有吸血魔物突破了紫晴的防御在她身

    上造成傷害,但紫晴毫不在意以傷換傷將之斬殺。

    周身遍布被利爪翻卷的傷痕,一道橫跨臉頰的傷痕帶來血色的魅力。紫晴的

    小腹被長槍刺穿,留下一個巨大的創口。但很快,隨著紫晴深沉的一次呼吸,鮮

    紅的血氣從周圍匯聚而來,凝聚成一道道赤色的血流,灌輸到紫晴體內,讓她的

    傷口逐漸恢復,就連那件晚禮服也恢復如初。滿身的傷口就此消失殆盡,只剩下

    血光中魅力四射的紫晴在這光輝中揮舞著鐮刀跳起的艷舞。

    鮮血在「暗影長者」身邊匯集,凝聚成紫晴的身軀。一股無可抗拒的巨大壓

    力,鋪天蓋地的從頭頂壓了下來,紫晴右手撫上「暗影長者」的下顎,輕輕吹出

    一口氣:「好像沒有當年在印斯茅斯打的盡興啊,我現在可是欲火纏身,咱倆來

    玩點有趣的游戲?」

    #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一口香氣撲鼻,眩暈感向著「暗影長者」襲來,隨后從未有過的浴火緩緩燃

    起。紫晴嬌笑著伸出左手,慢慢褪去「暗影長者」的下衣,連褻褲也扯了下來,

    光裸嬌嫩的神秘圣地頓時暴露在紫晴的眼中。一叢嬌媚的赤紅光鮮亮麗,使得桃

    花源口若隱若現。紫晴玉手撫過,鮮紅的草地紛紛飄落,露出了潔白的溝壑。那

    冷涼的觸感,令「暗影長者」嬌軀顫抖,忍不住閉上了雙眼,不敢看接下來的景

    況。她的心中頗為掙扎,雖也不知在掙扎什么。

    紫晴伸出香舌舔過「暗影長者」臉上的血痕:「魔族翻上作亂,可是要受到

    懲罰的!」紫晴輕輕撥開「暗影長者」的桃花源口,將中指伸了進去,那層薄薄

    的肉膜讓紫晴更加興奮了。鮮血在紫晴手中凝聚,化為一顆小珠子,將它小心翼

    翼地探了進去。血珠小巧圓潤,雖是侵入了尚未開封的處女桃源,感覺倒不至于

    如想像那般難受,反而對鮮血渴望的本能刺激了「暗影長者」的欲望,讓她忍不

    住發出一聲呻吟。

    紫晴笑著一連制造了六顆推了進去,鮮血凝成的血珠時為液體時為固體,并

    沒有對那層代表純潔的肉膜造成絲毫傷害。紫晴緩緩翻過「暗影長者」的身子,

    輕輕撥開菊穴時。隨著紫晴的手指輕推,幾顆血珠緩緩進入了「暗影長者」的菊

    穴當中,幸好「暗影長者」以鮮血為食,菊穴中清爽干凈,沒有什么異味,可給

    這些血珠推了進來,異樣的感覺卻令「暗影長者」不由心顫神搖。

    紫晴哈哈一笑,一把把「暗影長者」架在肩上,走進了臥室扔在床上。在血

    珠的刺激下,「暗影長者」癱在床上,雙腿之間已淅淅瀝瀝地流了不少。紫晴一

    手摟住「暗影長者」的纖腰,張開小口封住了「暗影長者」嬌甜的櫻唇,吻的她

    神魂顛倒,雙手無力地摟在紫晴頸上,任紫晴的口舌恣意汲取她的芳香。紫晴尖

    銳的虎牙微微劃破「暗影長者」的嬌唇,香舌舔過一絲鮮血,發出一聲嬌喘。

    在紫晴的挑逗下,「暗影長者」一雙玉腿馴服地張開,輕輕地勾到紫晴腰間,

    讓那粉紅濕濡的桃花源完全敞開。紫晴雙手游走,緩緩移上了「暗影長者」會陰

    和后庭處的血珠,手指輕撥,兩串血珠滑出,留下點點蜜汁。血珠們相互融合,

    化為一個血紅色的雙頭龍。紫晴哼哧一聲,將雙頭龍的一頭緩緩插入自己花徑之

    中。

    在「暗影長者」的嬌吟之中,紫晴壞笑著開始了動作,雙頭龍的另一頭像條

    蟲一般輕輕地鉆營著,慢慢地把頭鉆進了花徑,隨即將身子也探了進去,不過動

    作極為緩慢,慢吞吞地將窄緊的桃花源漸漸撐開。雖說被初次開墾的桃花源頗有

    幾分痛處難免,但滿腔濃郁的情欲之中,「暗影長者」竟不覺怎么痛苦,甚至還

    挺著纖腰,雪臀輕輕扭動,一點一點地迎了進來,動作之間嬌軀汗水漸泛,那瑩

    白的肌膚美的猶似生光。

    「叫我魔王大人!」感覺觸及到了那一層阻礙,紫晴微微一笑,俯下身子伸

    出香舌在「暗影長者」微微帶血的嫩唇上輕舔了一口。血液組成的兵器已兵臨城

    下,正似有若無地點著那層薄膜,「暗影長者」桃花源深處的饑渴愈甚。她只覺

    體內愈來愈熱、愈來愈軟,幾乎已提不起力氣,可桃花源深處卻是酥癢難當,只

    待紫晴前往止癢。

    「不……你不是……不……你是……魔王大人!」軟語呻吟之間,「暗影長

    者」只覺嬌軀愈發火熱,就在她纖腰輕扭、羞不自勝時,紫晴猛力一挺,她只覺

    桃花源一疼,那撕裂般的苦楚甚至壓過了遍體的快樂,忍不住纏緊了紫晴,生怕

    紫晴再動一下,朦朧的美目淚眼汪汪。

    紫晴腰身用力,在「暗影長者」的桃花源中緩緩抽插,「暗影長者」只覺桃

    花源中的空虛被性玉一次次充實,又一次次地放空,這前所未有的滋味著實美妙。

    「暗影長者」在這刺激下無意識地拱腰迎合,時不時發出嬌吟。她的身子雖本能

    地輕扭著,但桃花源中的傷處卻是愈動愈痛,可里頭的濡濕卻也愈漸潤滑,痛苦

    和快樂一同涌起,讓這葡萄園的香閨中不住回響著歡叫聲。

    「小仆從,要為你的魔王大人獻上你的鮮血嗎?」冷不丁的,紫晴吹過「暗

    影長者」耳旁,咬著耳朵問道。

    「哎……好……好棒……獻上什么?隨便……隨魔王大人……」已經神志不

    清的「暗影長者」發出無意識的呢喃。紫晴露出一絲壞笑,露出兩顆纖細的小虎

    牙?;⒀廊繽胬呢笆諄啤赴滌俺ふ摺菇磕鄣牟弊?,鮮紅的血液緩緩流出,

    紫晴張開櫻桃小口緩緩吮吸起來。紫晴吮吸的如此美妙,快感像潮水般一浪浪淹

    沒了身下的絕色美女?!赴滌俺ふ摺姑難勖岳?,發出無意識的呻吟。紫晴霸道地

    在「暗影長者」的脖子上吮吸勾舐,靈巧的舌尖時不時劃過,加速了血液的流逝。

    原本以鮮血為食的「暗影長者」像個獵物被紫晴瘋狂的吸食著鮮血,生命力隨著

    鮮血緩緩流逝,窒息感慢慢包圍了她。

    下身的桃花源依然在被開墾,已經不知釋放過多少次花蜜,脖子上的鮮血緩

    緩流出,帶來一陣陣眩暈,「暗影長者」的意識開始模糊,只感覺心臟開始撲通

    撲通的狂跳,帶動著全身的血液都開始加速流動,身體變得更加敏感,雙腿開始

    交錯摩擦。很快,「暗影長者」的意識已經開始模糊,大腦已經無法正常思考,

    無邊的快感不斷沖擊著她的靈魂。隨著時間的流逝,「暗影長者」的理智已經崩

    潰,臉上的皮膚因為缺少流失的血液變的蒼白。她小嘴微張,香舌已經不知不覺

    的露了出來,呼吸逐漸停止了。她面帶著著高潮時淫蕩的表情,雙眼翻白,嘴角

    微張,還留了不少香津在口邊。

    紫晴緩緩松開小口站了起來,擦去嘴邊殘留的血跡。

    「還是鮮血美味,比紅酒好喝多了……」隨著「暗影長者」的逝去,紫晴的

    化身完成了使命,也隨之破碎為一粒粒光粒子消失了。

    ————分割線————

    「唉唉唉……我的那個化身怎么回事?好好一個測試bug怎么又變成這樣了

    ??!」紫晴雙手抱頭哀嚎著:「葵希羅!你的力量就這么容易讓人精神錯亂嗎!」

    「當然咯紫晴姐姐,你以為我的思維黃昏是怎么回事?!箍B尥嶙磐范宰?br />
    晴露出微笑,手上紅色的血液扭曲著,很快為「暗影長者」的靈魂重新塑造了一

    個新身體。

    「死妮子,果然把魔王權柄給我是不安好心!」很快,魔王紫晴毆打前任的

    「日?!褂只獨值乜劑?。</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