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女的噩夢】(1)

作者:女巫艾達
    作者:女巫艾達

    于29年3月17日

    字數:7309

    微弱的光線從天窗照進來,打在獄中少女俊俏的臉頰上。

    睡夢中,少女纖長的睫毛在微微顫動。

    少女隱隱約約看到,一個身材矯健,英姿颯爽的女戰士,騎著馬向她走來。

    女戰士身披金甲,腰上挎著奈爾法皇室的寶劍,昂首挺胸,目光堅毅而自信

    ,鮮紅的戰袍在她的身后隨風飄揚。

    耳畔響起了勝利的號角,和人們的歡呼聲。

    「阿西斯姐姐?」

    少女抬起頭望著馬上的戰士。

    「阿莉亞,快上馬!」

    女戰士向少女伸出手來。

    少女牽起了女戰士的手,被女戰士一把抱上了馬。

    少女和女戰士一樣長著一頭澹粉色長發,與堅毅剛強的女戰士的相比,少女

    的臉上多了些溫柔可愛,她微笑著看著她們的子民。

    夾道歡迎的人們仰望著馬上兩位高貴美麗的皇女,向她們灑花瓣,送去祝福。

    人們競相親吻著阿西斯的寶劍和阿莉亞的戒指,感謝她們攜手為人民帶來了

    平安和富足。

    「姐姐,我……好難受……」

    少女突然感覺嗓子冒煙,非常不舒服。

    「阿莉亞,你怎么了?」

    女戰士關切地問。

    「我喘不上氣來……我……咳咳咳咳咳!」

    少女劇烈地咳嗽起來。

    「你怎么了?我去給你找藥!」

    女戰士準備下馬,馬卻不聽話地亂跑起來,撞進了熱情的人群里。

    收到驚嚇的人們四散開來,頓時人流涌動。

    女戰士一個不小心,竟然從馬上摔了下去。

    「阿西斯姐姐!」

    阿莉亞尖叫道,感到身體一陣顫抖。

    阿莉亞睜開眼,才發現自己躺在冷冰冰的監獄里,身上壓著一個男人。

    就是這個男人肥胖的身軀,讓她喘不上氣來。

    而自己周圍黑壓壓一片,是無數骯臟的囚犯的臉。

    不久之前,阿莉亞還是高貴優雅的三皇女,穿著華美的衣裙坐在馬車里,這

    些貧民對她凹凸有致的身體望塵莫及。

    而此時此刻,被注射了過量麻幻藥的阿莉亞一絲不掛地趴著,目光呆滯,精

    神被麻幻藥所支配,神情充滿了渴望。

    奈爾法第二監獄里的囚犯,有乞丐、小偷、強奸犯。

    他們衣衫襤褸,常常吃了上頓沒下頓,餓得面黃肌瘦。

    他們在監獄外面連妓女都玩不起,而在這里,他們卻有機會玩弄一個皇女,

    興奮不已。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政治犯夾在中間,以前他們可能是商人或者官員,由于

    貪污受賄、販賣麻幻藥等緣故被關在這里。

    他們對阿莉亞除了玩弄,還有仇恨。

    而此時,所有囚犯們的臉上都帶著得意、猥瑣的微笑。

    他們正圍在一起,阿莉亞被圍在中間,正像狗一樣趴在桌子上,臉貼著地面

    ,澹粉色的長發垂到了地上,原本柔順亮滑的長發上此時卻沾滿了精液,污穢不

    堪。

    富有彈性的圓屁股翹得高高的。

    一個囚犯正用他熊掌般的雙手按著阿莉亞圓潤的翹臀,用他的大肉棒在從背

    后侵犯著她。

    阿莉亞身上已經布滿了精液,看起來疲憊不堪,可是她仍然不停地扭動著腰

    肢,噘著屁股迎合男人肉棒的抽插。

    「啊~啊~」

    在身后犯人的抽插之下,皇女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真不愧是皇女,被干了這么多次,居然還這么緊?!?br />
    身后侵犯著她的犯人一邊狠命抽送,一邊贊嘆著。

    阿莉亞的身體已經十分疲憊,但是仍然不由自主地夾緊了雙腿,緊致的小穴

    把男人的肉棒整個包裹住。

    這個犯人原來是一個貧民窟的小偷,剛被關進監獄不久。

    以前,他很喜歡站在名叫「雙腿間的粉紅」

    的妓院門口,看著一個個性感妖冶的女人搔首弄姿。

    只是,她們的小穴永遠是屬于達官貴人的。

    而此時,他卻有權去奸淫一個極品,一個高貴的皇女。

    他放肆地撫弄著皇女敏感的乳頭,聽著她放浪的呻吟聲,心中的自豪感油然

    而生。

    他感覺到皇女小穴里溫熱舒適,黏滑的淫水包裹著他的肉棒,皇女的花心一

    下一下刺激著他的龜頭。

    這是他從未有過的刺激體驗。

    終于,他怒吼一聲,把精液射入了皇女的陰道深處。

    肉棒離開了身體,阿莉亞感到一陣空虛。

    「啊,不,不要拔出來……阿莉亞……想要……」

    被注入了麻幻藥的阿莉亞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誰,在干什么,只是迫切地渴望

    著性的快感。

    一個高大壯實的犯人從后面把這個發情母豬一樣的皇女抱了起來,翻了個個

    兒,讓阿莉亞平躺在桌面上。

    然后分開她的雙腿。

    阿莉亞雙腿間的風景一覽無余。

    盡管被玩弄了很多次,她那兩片粉紅的陰唇仍然緊緊地夾著,小穴和處女一

    樣緊實。

    只是從這粉嫩的洞穴里,慢慢流出了大量白色的精液,那不知是多少個男人

    的精液。

    精液混著少女的蜜液流下,淌到桌面上,彷佛在告訴大家她早已不是一個處

    女,而是淪為了囚犯們的玩物。

    囚犯用粗糙的手指夾住阿莉亞粉紅色的乳頭,用力拉扯。

    「真不愧是皇女,乳房的彈性這么好?!?br />
    囚犯贊嘆著。

    「不,不要玩那里,很敏感的?!?br />
    此時阿莉亞俏臉緋紅,喘息漸漸粗重起來。

    「那你想讓別人玩你哪里???母豬皇女?」

    一旁的看守長格拉特譏諷地說。

    「不……」

    阿莉亞的神智恢復了些許,小聲拒絕著,卻難抵擋身體內一陣陣快感的誘惑。

    #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格拉特示意囚犯放開阿莉亞。

    「那么,我們今天就到這里怎么樣?你自己說不要的呢?!?br />
    「啊,不……不要停下來!」

    阿莉亞急得要哭出來了。

    她試圖保持清醒,卻仍然抵擋不了麻幻藥的作用。

    「你如果求我們,我會考慮讓他們繼續的?!?br />
    格拉特冷笑著說。

    「阿莉亞想要肉棒……嗚嗚……請你們……請你們……享用阿莉亞的身體吧!」

    阿莉亞痛苦地說,纖細卷翹的睫毛上沾滿了晶瑩的淚珠。

    「這樣才乖嘛?!?br />
    格拉特猥瑣的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示意壯士的囚犯繼續他的侵犯。

    囚犯將阿莉亞的雙腿掰得很開,向身后的同伴們展示著皇女雙腿之間的名器。

    囚犯們看著這美麗的蜜縫,議論紛紛。

    「早就聽說皇女殿下雙腿之間有一個名器,果然名不虛傳?!?br />
    「是啊,沒想到被干了這么多次,殿下的小穴還是那么緊,害得我剛剛沒忍

    住,幾分鐘就射了。真想再干她一次!」

    「別急,以后有的是機會?;逝釹祿掛謖飫錒睪芫媚??!?br />
    高大壯實的囚犯不理會同伴們的議論,脫下褲子,將自己硬挺的肉棒插進了

    阿莉亞流著蜜液的洞里。

    「啊……好痛!請你輕一點?!?br />
    下體被突如其來的巨物一頂,阿莉亞吃痛地呻吟了一聲。

    「真不愧是阿莉亞啊。其他的女人如果被這么多人輪奸,早就對肉棒一點感

    覺都沒有了,你居然還覺得痛?!?br />
    格拉特贊嘆道。

    高大的囚犯并不理會皇女的請求,粗暴地干著阿莉亞緊實的蜜穴。

    「哈,哈……好舒服!皇女的蜜穴干起來就是不一樣?!?br />
    囚犯一邊抽插,一邊捏住阿莉亞的一直乳房,用力揉搓著。

    「請不要這么用力……阿莉亞……受、受不了了……啊啊啊啊??!」

    在格拉特長期的調教之下,阿莉亞的尿道變得松弛,雖然平時還可以勉強控

    制住自己不失禁,但是在高潮的時候,就變得難以控制。

    在犯人們一次次的撫弄和插入之下,阿莉亞面色潮紅,眼神變得迷離,呻吟

    聲越來越大,終于,在囚犯的喝彩聲中,她達到了高潮。

    只見阿莉亞的肉穴像中電似的,不自覺地一開一合,一股透明的尿液從她的

    尿道里噴射出來,熱乎乎的尿液濺了囚犯一身。

    圍觀的囚犯一陣哄笑。

    「媽的,居然尿在我身上!」

    阿莉亞身上的囚犯罵了一句,雙手以一種更加暴力的方式蹂躪著阿莉亞的乳

    房。

    「這倒是讓我想到了一個主意……」

    格拉特自言自語道。

    「咳咳,聽我說,」

    格拉特一邊說,一邊從口袋里拿出一個東西。

    吵吵鬧鬧的囚犯們頓時變得安靜下來,「鑒于我們的母豬皇女現在幾乎沒有

    能力控制自己的排尿,我希望你們更加努力地把她干到失禁。所以現在我宣布,

    凡是今晚把皇女干到失禁的,獎勵麻幻藥一管!」

    格拉特說著,把一管麻幻藥遞給了剛剛把阿莉亞干到失禁的高大囚犯。

    囚犯中立即爆發出一片歡呼聲。

    阿莉亞麻幻藥上癮是大家都知道的事,誰手中有了麻幻藥,阿莉亞就會任憑

    他擺布。

    格拉特又拿來一桶水逼著阿莉亞喝了下去,這樣一來,阿莉亞失禁的幾率就

    更大了。

    接下來的囚犯們更加賣力地玩弄著阿莉亞的身體,不但挑逗她的敏感部位,

    還用力壓迫她的小腹,甚至把手指伸進她的尿道,促使她失禁。

    「求求你們……不要插那里,好疼的?!?br />
    阿莉亞無力地請求道,可是,連她自己都知道,沒有人會聽她的請求。

    在這個地方,沒有人把她當成皇女,甚至沒有人把她當成人來看。

    她只是一個肉便器母豬,一個活的玩具……當一個肥胖的犯人用他肥厚的大

    手夾住阿莉亞敏感的陰蒂逗弄著的時候,她的尿道再一次控制不住,噴出了尿液。

    肥胖的犯人露出勝利般的微笑,拿著格拉特給的麻幻藥在阿莉亞眼前晃了晃。

    「皇女殿下,想要這個嗎?做一天我的侍女吧?!?br />
    犯人淫笑著說。

    想到自己未來的悲慘命運,阿莉亞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想要嗎,皇女殿下?」

    第二天吃飯的時候,兩個犯人拿著兩管麻幻藥在阿莉亞面前晃來晃去,就是

    不給她。

    「不,你們離我遠點!」

    阿莉亞咬牙堅持著,忍耐著自己身體強烈的對麻幻藥的渴望。

    「只要你像侍女服侍主人一樣服侍我們,我們就可以把藥給你呦。吶,現在

    去給我們盛飯倒水吧?!?br />
    身為尊貴的皇女,阿莉亞向來是被服侍的對象,現在卻要像侍女一樣服侍這

    兩個不知是犯了奸淫還是盜竊罪的囚犯,簡直是奇恥大辱。

    一定要保全自己。

    阿莉亞想起老管家格林的話。

    現在的暫時屈服是為了以后的反擊。

    阿莉亞這樣鼓勵著自己。

    如果這樣被麻幻藥控制下去,就意味著永遠墮落,再也沒有救贖的機會。

    一定要想個辦法戒斷藥癮才是。

    但是,如果格拉特強制注射麻幻藥給我,這可怎么辦呢?阿莉亞經過斟酌,

    覺得此時格拉特不想傷她性命。

    一來,自己二次審判的結果還沒有定論,如果此時她慘死獄中,自己的哥哥

    ,二皇子阿格爾就會向格拉特問責;二來,格拉特也很享受折磨、凌辱她她的過

    程,不想讓她馬上死去。

    麻幻藥素來是「三管必見天堂,四管必去天堂」,如果在白天拿到三管麻幻

    藥并且自行注射,在夜里格拉特絕對不敢再給她強制注射藥品。

    而自行注射麻幻藥的時候,便可以悄悄的逐漸減少注射量。

    現在的關鍵在于,要努力在白天拿到三管藥才是。

    阿莉亞拿起兩個犯人的碗,給兩人盛了飯,又拿水壺給兩人倒了水,恭恭敬

    敬地問:「主人,還有什么吩咐嗎?」

    「哈哈,堂堂皇女居然叫我主人,果然有了麻幻藥就可以讓阿莉亞大人屈服

    啊。嘛,蹲下來用你的小嘴兒服侍我的大肉棒吧?!?br />
    說話的正是昨天那個身材肥胖,面容丑陋的犯人。

    他一邊說,一邊從褲子里掏出自己的肉棒。

    阿莉亞乖順地蹲下來,男人肉棒的氣息讓她厭惡,可她還是把男人碩大的龜

    頭插入了她花瓣一般的雙唇之間,輕輕吮吸著。

    「再插深一點,再用力一點。用你的舌頭?!?br />
    犯人命令道。

    「好的,主人?!?br />
    阿莉亞輕啟朱唇,乖巧地用舌頭舔弄著男人的陽物,男人嘴里發出愉悅的聲

    音。

    一旁的格拉特看到阿莉亞服侍犯人的樣子,洋洋自得。

    他從未懷疑過麻幻藥的魔力。

    麻幻藥可以讓任何人做任何事,不是嗎?看吧,眼前這位曾經高貴典雅的皇

    女已經徹底屈服在了麻幻藥的魔力之下。

    「趴下給我舔舔腳?!?br />
    肥胖的犯人命令道。

    阿莉亞只好慢慢吐出嘴里又大又硬的陽物,俯下身,脫下男人的破鞋。

    男人好久沒有洗的腳散發出令人厭惡的氣息。

    阿莉亞皺了皺眉。

    「怎么,不愿意了?」

    阿莉亞厭惡的表情讓囚犯十分生氣,他一把抓起阿莉亞澹粉色的長發,把她

    的頭提了起來。

    「沒有,阿莉亞愿意?!?br />
    阿莉亞呆呆地直視著這個男人龐大的臉和小小的閃著兇光三角眼,心里一陣

    驚恐。

    「把你的衣服脫掉?!?br />
    犯人又說。

    「不要……求求你?!?br />
    身后另一個得到了麻幻藥的男人開口說話了:「你這個母豬皇女,裝什么矜

    持,你看看周圍這些人,誰沒見過你光屁股?誰沒干過你的小浪穴?快脫掉,我

    要從后面干你呢?!?br />
    男人的話又引起一陣哄笑。

    阿莉亞只得慢慢脫下囚服,露出了圓潤而有彈性的雙乳和下面的小穴。

    小穴周圍已經變得濕漉漉的。

    犯人們都圍了過來,等待著下面的好戲。

    「繼續舔我的腳,把屁股噘的高一點,讓大家在后面干你?!?br />
    肥胖的犯人笑道。

    「好,主人?!?br />
    阿莉亞可憐兮兮地看了囚犯一眼,光著屁股俯下身去。

    她白皙的大腿,圓圓的屁股和粉嫩的小穴都暴露在囚犯面前。

    圍觀的囚犯們都咽了口口水。

    格拉特看到這樣淫靡的畫面,忍不住走過來,制止了蠢蠢欲動的囚犯們。

    他走到阿莉亞身后,一邊漫不經心地用手玩弄著阿莉亞的蜜穴,一邊拿出記

    憶水晶審問她:「阿莉亞皇女,你是自愿服侍這里的囚犯的,對嗎?」

    「是的?!?br />
    #xFF44;#xFF49;#xFF59;#xFF49;#xFF42;#xFF41;#xFF4E;#xFF5A;#xFF48;#xFF55;#xFF0E;#xFF43;#xFF4F;#xFF4D;

    當前隨時可能失效,請大家發送郵件到diyibanhugmail獲取最新地址發布頁!

    阿莉亞小聲說。

    「你為什么要這么做呢?」

    「因為、因為阿莉亞想要……麻幻藥?!?br />
    阿莉亞的語氣中充滿了渴望。

    「嘛,阿莉亞果然是淫亂的皇女啊,為了麻幻藥擺出這種淫亂的姿勢讓大家

    享用?!?br />
    格拉特說完,滿意地收起了記憶水晶。

    身后的高大囚犯早就迫不及待了,用手扒開阿莉亞的屁股,把肉棒插進了阿

    莉亞的蜜穴。

    肥胖丑陋的犯人也很變態地把雙腳的拇指都塞進了阿莉亞的檀口之中。

    「嗚嗚嗚……」

    在男人的抽插之下,阿莉亞想叫卻叫不出聲。

    「用你的舌頭把我的腳清潔干凈,我就給你我的麻幻藥?!?br />
    肥胖男人說完,拿著麻幻藥又在阿莉亞眼前晃了晃。

    阿莉亞只好忍住惡心,用舌頭慢慢舔著囚犯骯臟不堪的腳。

    刺鼻的味道熏得她都要哭出來了。

    舔干凈了兩個大拇指,她又用舌頭清潔了犯人腳趾之間的污穢。

    「哈哈,皇女舔腳的樣子真有趣,我要射了?!?br />
    身后雙手抱著阿莉亞胴體的犯人一邊抽送一邊看著阿莉亞被熏得直流眼淚,

    嘲諷地笑道。

    后面的犯人剛放下阿莉亞,另一個前夜拿到了麻幻藥的囚犯也走了過來。

    「阿莉亞皇女,我也有麻幻藥哦,你想要嘛?」

    犯人明知故問道。

    「嗚嗚……嗯!」

    阿莉亞的嘴里還含著肥胖男人的腳趾。

    「自己用手扒開屁股,讓我享用皇女大人的肛門吧?!?br />
    剛剛結束了高潮的阿莉亞一邊繼續舔弄胖男人的腳趾,一邊雙手伸到后面,

    輕輕掰開了自己的屁股。

    粉嫩的菊輪和剛剛被插入過流著精液和淫水的蜜縫就這樣暴露在囚犯面前。

    身后的囚犯不管不顧,直接把自己的肉棒插入了阿莉亞緊實的菊花之中。

    「嗚嗚!」

    阿莉亞痛得一下子哭了出來。

    「別哭,馬上就有麻幻藥給你了,你給我舔舔腳心吧?!?br />
    胖男人有些于心不忍,拔出阿莉亞嘴里的腳趾,用手擦了擦阿莉亞俏臉上的

    眼淚,但隨即又把她按到了自己的腳下。

    「嗚嗚……好疼?!?br />
    阿莉亞哭道。

    阿莉亞嬌弱的哭聲讓她身后的囚犯更加激動,啪啪打了兩下阿莉亞的屁股,

    更加勐烈地插入她的肛門。

    阿莉亞擦了擦眼淚,低下頭,像小狗一樣乖順地舔著胖男人的腳心。

    身后第二個男人射精的時候,阿莉亞已經舔完了前面男人的腳跟。

    三個男人心滿意足地把手里的麻幻藥都給了阿莉亞。

    阿莉亞偷偷地把三管麻幻藥都灑到了無人注意的墻角,換成了鹽水。

    晚上,阿莉亞故意在格拉特面前把三管麻幻藥都注射進了自己的身體。

    阿莉亞知道自己被注射了麻幻藥之后渾身發熱,丑態百出的樣子,這讓她無

    地自容,簡直想要放棄了。

    更要命的是,今天的阿莉亞并沒有注射麻幻藥,卻要裝出這種淫蕩癡女的模

    樣,這對于一向矜持的阿莉亞來說,著實有些難。

    格拉特早就準備了繩子,把阿莉亞的雙手綁在一起,掛了起來。

    「怎么樣,想要肉棒嗎?」

    格拉特心里其實早就已經有了答桉。

    「要……阿莉亞想要肉棒?!?br />
    「想要多少呢?」

    「一百根……不,兩百根……越多越好!」

    阿莉亞扭動著身體,做出迷離的表情。

    「哈哈,聽到了嗎,我們的皇女陛下想要肉棒呢?!?br />
    白天沒有操到皇女的囚犯們馬上圍了過來。

    「啊……啊……我要……肉棒……請大家……操我……」

    阿莉亞面色潮紅,喘息一聲比一聲粗重。

    粉紅色的乳尖翹了起來。

    囚犯們馬上圍了過來。

    最前面的一個囚犯抱著阿莉亞修長的腿把她抬了起來。

    看著她小穴里流出的蜜液,他忍不住抬起阿莉亞的屁股,把嘴湊上去吮吸起

    蜜液來。

    「真不愧是皇女,蜜液也這么甜?!?br />
    囚犯一邊舔一邊說。

    阿莉亞感覺到囚犯的胡茬刺激著她的敏感部位。

    囚犯的舌頭在她的陰蒂和陰唇之間游走,她感到羞恥、惡心、想吐,卻只能

    忍著,還要假裝享受著犯人的侵犯。

    「啊啊~」

    阿莉亞閉上眼,紅著臉呻吟著。

    囚犯看到阿莉亞舒服,舔的更快了。

    突然,只聽「嘩啦」

    一聲,阿莉亞的尿道里噴射出一股尿液,流了犯人一臉。

    犯人尷尬地抹著臉。

    「哈哈哈哈,吉姆,誰讓你非要搶先,誰讓你舔我們皇女的屁股?皇女的尿

    滋味怎么樣???」

    圍觀的犯人你一言我一語嘲笑著這個叫吉姆的囚犯。

    「媽的!」

    這個叫吉姆的犯人抹了一把臉上的尿,憤怒地看著阿莉亞,「居然敢尿在我

    臉上,看我今天不操死你!」

    原來,在犯人的威逼之下,阿莉亞每天都要飲很多的水。

    所以只要稍微一刺激,她那被改造的松弛的尿道就會憋不住流出尿液來。

    犯人兩只手抓住阿莉亞的胸,不斷蹂躪著,還不時用指尖狠狠掐著她的乳尖。

    阿莉亞粉紅色的乳尖被他掐的流出血來。

    「嗚嗚,好疼,求求你不要掐了……」

    「哼,你尿了我一臉,還不讓我掐你,那你讓我這么懲罰你呢?」

    「肉棒……阿莉亞想要肉棒。請大人用您的肉棒……懲罰阿莉亞吧?!?br />
    阿莉亞流著口水,一臉渴望的表情。

    看到美麗典雅的皇女現在嬌媚誘人的樣子,原本準備折磨阿莉亞的囚犯立馬

    精蟲上腦,不再追究剛才的事,用硬挺的肉棒插進阿莉亞流著淫水的小穴之中,

    享受著這個名器帶來的舒適。

    阿莉亞心里雖然厭惡,身體卻很敏感被他操得渾身燥熱,嬌喘連連,臉上的

    紅暈久久不能褪去。

    「嗯,深一點,再深一點……」

    阿莉亞像個癡女一般在囚犯耳邊囈語。

    個囚犯很快射完精,接著第二個囚犯又插了進來。

    身上的囚犯換了一次又一次,阿莉亞媚態百出,白皙的雙腿緊緊纏著一個個

    男人的身體。

    她的內心充滿痛苦和羞恥感,還很累,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須堅持。

    如果自己不能保持精力,被操暈過去,格拉特又會給她強制注射麻幻藥,這

    樣的話她的戒毒計劃就完了。

    所以,阿莉亞決定在自己精力渙散之前,盡量消耗犯人們的精力。

    「給我,快給我……」

    阿莉亞伸出雙手,同時為兩個囚犯服務。

    「真沒想到,皇女不僅僅有個名器,她這雙小手也真讓人舒服?!?br />
    犯人把肉棒放在阿莉亞白皙嫩滑的手里,享受著她的套弄。

    「哈哈,母豬皇女,你的小嘴是不是也能為我們服務一下呢?」

    另一個犯人問道。

    「啊……」

    阿莉亞嚇了一跳,有些猶豫地看著這個犯人粗壯的肉棒。

    「猶豫什么,快給我舔!」

    犯人粗暴地把肉棒插入阿莉亞的小嘴里,直搗她的咽喉。

    「唔唔……」

    阿莉亞被嗆得流出了眼淚,卻沒有把肉棒吐出來。

    看到這淫糜的場面,格拉特得意地笑了。

    皇女在犯人們身下呻吟乞求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呢?</P>【本站新網址:www.shubaozu.com書包族】